大型教会牧师:特朗普的旅行禁令与福音不符

ByStoyan Zaimov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2月6日|05:2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纳什维尔基督教会(Christ Church Nashville)牧师丹·斯科特(Dan Scott)表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难民旅行禁令“与福音的精神相悖”。纳什维尔基督教会30%的会众是移民。

1

2

 

  • 抗议者
    (图片:路透社/TOM MIHALEK)
    2017年2月4日,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游行上,示威者举着标志牌抗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该命令暂停来自7个以穆斯林为主国家的难民和移民入境。
  • 示威者
    (图片:路透社/SHANNON STAPLETON)
    2017年1月25日,纽约。示威者聚集在华盛顿广场公园反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旅行禁令,以赛亚·杜普里举着一个抗议牌。

斯科特在电话采访中告诉基督邮报,田纳西州基督教会是“圣灵充满的基督教福音派社群”,多年来一直在帮助来自不同国家的难民融入美国生活。

基督教会,他解释说,长期帮助许多来自尼泊尔的人,以及一些来自非洲、亚洲国家和拉丁美洲的人学习语言,以及他们需要知道的重要事物,比如美国的金融体系。

“我们帮助他们一些事情,例如衣服,与他们做朋友,敞开教会欢迎他们,”使他们能够“成为会友,成为我们属灵大家庭的一员”,他告诉基督邮报。

Like us on Facebook

特朗普1月27日签署行政命令,暂停美国难民安置项目120天,无限期停止接收叙利亚难民,并连续90天暂停七个穆斯林为主国家的游客入境。

该旅行禁令周五(2月3日)遭到严重挑战,华盛顿西雅图的法官詹姆斯·罗巴特(James Robart)裁定,暂停实施特朗普的移民禁令。周日(2月5日),美国上诉法院拒绝了司法部要求恢复特朗普旅行禁令的请求。

斯科特批评临时禁令缺乏适当的解释,未给予人们准备的时间,至少要提前两个星期。

“我认为这是心胸狭窄,我认为这代表民族主义的上升,不符合福音的精神,”牧师说。

谈到基督徒对难民的责任,他认为永远应该是“开放和善良的”。

斯科特说,无论旧约和新约中,基督教的信仰“就其本身而论,并不承认国界”。

“这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国家,它本身就是一个国际性的国家,一个王国。所有的基督徒都有双重身份:天国的子民和地上的公民,”他继续说。

“作为神国的公民,我们应该看到所有人都是按着神的样式而造,有神的形象。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基督为所有人死,我们要向所有人见证,并善待所有人,为他们考虑。我们冒着可能会伤害自己的风险关心他人。”

另一个争议是特朗普上月在CBN新闻的采访中指出,美国政府将优先考虑基督徒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在美国寻求庇护。然而,类似优先考虑的言辞并没有出现在行政命令中。

一些大型教会牧师,例如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牧师罗伯特·杰夫里斯(Robert Jeffress)支持特朗普的临时禁令及优先考虑基督徒的建议。

“基督徒受逼迫最严重的前10国家中,有9个是穆斯林国家,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先生优先考虑叙利亚基督徒难民绝对正确,”杰夫里斯上周接受采访时说。

迫害监察组织,如敞开的门(Open Doors USA),对特朗普的意见表达了不一样的看法,肯定了他认识到基督徒受迫害的严重性,同时也质疑优先考虑基督徒是否是正确之举。

“加快对那些受到ISIS故意针对的难民,像雅兹迪教派、基督教徒和一些穆斯林团体的入境,似乎是恰当的。但是,优先考虑一种宗教只会加剧本已严重的全球宗教迫害趋势,”敞开的门CEO大卫·库里说,呼吁采取“按需求评定的方式,平等对待所有信仰群体,致力于全面加强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 ”。

斯科特告诉基督邮报,基督徒在中东一直是激进分子针对的目标。

“我认为,基督徒应该被加以考虑,我认为他们没有,”他说。

“我认为,世俗主义者往往不理解宗教迫害。”

这位基督教会的牧师认为,特朗普优先考虑基督徒的情感“可能会被不同地解读”。

他说,一个国家“有权利,甚至有责任确保其公民安全”,但同时指出欧洲和美国发生的独狼式攻击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来自蒙混过关的新移民,而是土生土长的恐怖分子。

斯科特补充说,有时“作为公民长大的人被激进化,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被边缘化,并在这些国家受到歧视。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但他们有这样的感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