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斋期为所有基督徒而设

ByAARON DAMIANI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3月1日|08:4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 亚伦·达米亚尼
    亚伦·达米亚尼(Aaron Damiani)是芝加哥以马内利圣公会教会主任牧师,著The Good of Giving Up: Discovering the Freedom of Lent(暂译为“舍弃的益处:大斋期中找到自由”)

常有这么一个误解,那就是基督教的大斋期(四旬期)只是为了其他一些基督徒而设:天主教基督徒、超级属灵基督徒和东正教基督徒,还有那些喜欢繁文缛节熏香缭绕的千禧一代们。

但大斋期并不只是给一部分基督徒预备的。实际上,所有基督徒都受邀参与到这个塑造灵性的季节——并不是为赚得他们的救赎,而是将救赎的意义内化到自己身心之中。我们需要一个属灵的春天来除残去秽,在我们灵魂中为福音扎根预留出空间来。

我没有从小守大斋期的习惯,从小到大,我学到追随耶稣的方式就是阅读圣经、遵循圣经,从来不提“大斋节”(Lent)这词。但沿着这条轨迹,我依然发现了一些大斋节的做法——圣经里的一些作者和人物曾强调在一段时间内要禁食、祷告、慷慨。这些人物包括摩西、以利亚和耶稣。我们的救主自己就在登山宝训(马太福音6章1-18节)中提到了这三项大斋节操练,并要求门徒在他复活之后禁食(马太福音9章15节)。

Like us on Facebook

耶稣自己就背负起这禁食、祷告并慷慨的轻省担子。这担负让他更亲近天父的爱与能力。他最早的追随者们也效仿这做法。

生活在罗马迫害下的基督徒也背负起这轻省的轭来亲近他们的救主。他们需要基督给他们的属灵压舱石,在祷告、禁食和慷慨中靠近他。不仅如此,对许多从异教背景中脱离而出成为信徒的人而言,这也是一种门徒操练的实践方式。当这些信徒们照顾寡妇、救助被丢弃所在城市陋巷里自生自灭的婴孩时,他们恩典的果效就大大增加。

出于这些以及难以言尽缘故,主后325年,来到尼西亚大会的神父、神学家们决定要求所有基督徒在复活节前40天禁食、祷告并践行慷慨。正是这群教会领袖为我们总结出了《尼西亚信经》,澄清了之前的种种珍贵教义,其中包括基督完全的神性,与父神永远并存的地位。

为何我们接受尼西亚神学方面的礼物却不接受其教牧指导呢?这两项都属于全部教会,并非“另一群”基督徒。

最后,大斋期也让我们用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与全球受苦难的教会相联合。生活在富裕西方的基督徒可以把大斋期当成与那些为信仰耶稣基督而受迫害的弟兄姊妹保持团结的一个良机。

国际敞开的门(Open Doors International)最近发布的一项报告指出,全球超过1亿基督徒因信仰受迫害。在斋戒期间放下一些舒适安乐,我们就能将自己的祷告和财富奉献出来,让无论是同城或海外受苦难的弟兄姊妹的苦难有所纾解。正如斋戒期间的其他做法一样,这种带着爱的团结能将善延展到复活节之外。

作为牧师,我很明白,没有谁喜欢被外力或者羞愧来强迫进行属灵操练。我当然不会这么做!所以,这只是一封通往充满喜悦朝圣之旅的邀请函,并非强行军。

我发现,大斋期很像是通往圣地的旅程,是让圣灵变得鲜活栩栩如生的属灵历程。40天的挣扎与悔改有助我们明白,救赎的历史并非观看旁人比赛一样,而是我们要受召参与其中的一场鲜活、生动的戏剧。没有哪个基督徒应该置身事外。

斋戒并非我们最终目的。复活的喜悦就在前头。东方传统的基督徒们喜欢论述“光明的悲哀”((Bright Sadness),这是标志着每个基督徒将经受住复活节前的黑暗。

在斋戒的春天中,冬天慢慢让位于夏天——生命、日出和盛宴就在不远处。每一天的光照越来越长。大斋之期如同描绘了基督徒之旅的画卷。这旅程从我们的释放延展到我们的天家。这是信仰与盼望的日子,是希望与期待的时刻。

操练斋戒的邀请函乃是发送给所有基督徒的,并非只有其中一部分。其方法都记载在圣经里,也都源自早期教会的实践。斋戒让我们更贴近受苦难的教会,让我们为复活节做好预备。愿这个大斋之期成为你的一个属灵之春,而非只是其余一部分人的。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