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结束:福音派基督徒该做什么?

ByRichard Land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6年11月15日|07:5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DR. RICHARD D. LAND
    (图:基督邮报漫画家Rod Anderson)

大选结束,尘埃落定,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再一次,选举呈现出来的只是一个深度而且更加分裂的国度。

很明显,有一半美国人如释重负,另一半则灰心丧意。据说,大部分美国人并不乐于看到自己必须面对在特朗普先生、克林顿女士和第三党候选人中做出选择、甚至所有这些候选人都不让他们满意。我也清楚,相比之前的任何一场选举,这次的投票让我最不乐观。在选举日已然确定的事情就是,随便哪个候选人获胜,他或她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不受欢迎的当选总统。

那么,基督徒该做些什么呢?

首先,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记住,无论有多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们都必须更爱我们在天上的父和他的国度。我们首要而且是永恒的身份乃是天国的公民。我们终极的忠诚和职责在天上。

Like us on Facebook

第二,我们必须为已当选的总统祷告,正如我们被要求的那样。我已经每天都为当选的特朗普总统祷告,就像我自奥巴马当选后就为他祷告一样。同样,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所侍奉的乃是全权的神,“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书21章1节)

第三,作为福音派基督徒,我们必须牢记福音派里有“福音”,这福音是神爱我们每个人、将他的独生子牺牲在残暴的十字架上,让我们每个人,只要接受耶稣作为救主和主,那现在就能拥有丰盛而又意义的人生,在将来得到永生。

所以,我们通过神子我们的救主,向上与神和好,我们受召要来做各样的见证,比如,为我们向上与神和好做见证。此外,因为与天上的父和好,我们也受召进行“和解的事工”(既向上去与神和好,也要平等地相互和好),并且作为“基督的使者”,担负起属灵领域和好的职分(参见哥林多后书5章19-20节)。

我们这些凡人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答案在于在基督里我们不再仅仅是凡人这一事实,神让我们成为新人而且独一无二。

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向外邦基督徒阐明,神废除了犹太人和希腊人之间的冤仇,“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以弗所书2章15节)。

在希腊语里,有两个字眼来表达“新”。第一个是“neos”,这个“新”仅仅是在某个时间点上的“新”,就像“新”扳手、“新”螺丝刀一样,它们其实跟成百上千万个在此之前被生产出来的扳手、螺丝刀一样。

第二个有新意思的希腊词是“kainos”,这意味着品质特性上的“新”——一个全新、独特的类型,有时意味着前所未有。使徒保罗在他写给以弗所基督徒的信中所写的就是这个“新”。每个基督徒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存在,神之圣灵居于其中,拥有自上而来重生的全新特质。

作为基督徒,我们受召要活出自己的新形象与我们所传承的样式,成为使者,既向上与神复合、随之也因着与神复合才可能与同胞间彼此复合。

所以,在接下来几天、几星期、几个月,我们需要满怀无私的爱去接触他人,这爱乃是由神因着圣灵在我们心中结出的果子(参见加拉太书5章22-26节),我们要努力成为和解的使者。

选举总有胜负。美国人已经用集体的行动来做出确定,他们相信有些政策比另一些更为谨慎。我们在礼貌端庄方面依然有许多共同之处,这也让我们能够拥有最基本的共识,那就是我们依然能够和而不同,也不必以诛心之论相互对待。

让我们都努力成为这个意义上的等级主义者:我们第一是基督徒,第二是美国人,第三是保守派、温和派或自由派,最后才是共和党或民主党人。让我们共同祈求神,赐我们智慧来依据圣经真理和标准而非以自我为中心或仅仅是政治算计的方式去评估一切立法和政府项目。

我的一位福音派朋友在选举后告诉我:“我不知道,福音派是否还在任何政党内有容身之处。”

我的回应是:“这是好事,我们本来就不该在任何一个党内安家。”

我们应该在两党内、在独立认识中间努力做盐做光,寻找认可我们信念、信仰和价值观的候选人、公务人员以及党派。仿照已故伟大的温斯顿·丘吉尔曾说过那样,让我们作为福音派基督徒,调整好自己的行为,如果神允许美国还存在一千年,那历史学家在回顾今天的时候能说:“这是最好的时代。”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