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如何成长?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宏观战略(4/8)

ByDr. William Wagner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5月2日|11:34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同性恋议程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我认为他们打算描绘这样一个世界的图像,那就是一对快乐“结婚”的同性恋伴侣和两个收养来的孩子与异性恋邻居一家四口毗邻而居,毫无不适与判断。这个彩虹多元世界如同人间仙境,没有不适应环境的青少年、没有暴力,人与人间没有虐待伤害,因为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生活存在。

同性恋
(图片:路透社/JIM BOURG)
2015年6月26日,华盛顿最高法院门外,同性恋权利支持者在最高法院判决美国宪法承认同性恋伴侣结婚的权利而欢呼。法庭以5比4票裁定宪法授权对同性恋婚姻给予同样程序与平等的法律保护,这意味着各州无权禁止同性恋婚姻。

恐怕事实却会与他们所寻求的目标大相径庭。

可以认为在1990年代之前并不存在固定的同性恋战略。当时,两位哈佛大学的教授马歇尔·柯克(Marshall Kirk)和亨特·马德森(Hunter Madsen)开始撰写并发展一个战略。首先,他们发布了题为《颠覆美国异性恋观》(The Overhauling of Straight America)的文章,然后就出版那本名噪一时的著作《舞会之后》(After the Ball)。

Like us on Facebook

  • 威廉·瓦格纳博士
    威廉·瓦格纳博士(Dr. William Wagner)是Olivet University环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Strategic Studies)主任。

柯克和马德森所概括的各种目标里包括了取消对所有“在成年人之间,经其认可性行为”的歧视,以及向同性恋人群敞开“一切婚姻与家长抚养的标准权利”。

他们宣称达到这些目标的第一步就是寻求同性恋伴侣的权利与现有的民事权利接轨,让这些伴侣能填写报税单、得到夫妻配偶才能拥有的福利和雇佣好处,享受配偶才能拥有的继承权。在运动早期,他们很成功地通过一些手段获得了这些权利,这些手段包括对大公司施加压力等等。然而,他们很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议程居然如此轻易就被接受,因此他们将自己的目标从民事上的结合改换成了同性婚姻。

为了让自己的战略更明确,柯克和马德森在他们最初的著作中发布了六点战略,以获得尊敬和接受。这六点内容是:

1.尽可能频繁、高调谈论同性恋的人和同性恋本身。

2.把同性恋描绘成受害者,而非野心勃勃的挑战者。

3.给保护同性恋的人一个正义的理由。

4.让同性恋者看上去像好人。

5.让反对者看上去像恶人。

6.寻求金援。(这是让美国的公司和大基金会在财政上支持同性恋事业。)

他们不仅仅让同性恋看上去像好人,让批评者(包括基督徒)看上去很坏,更推动了美国公众在同性恋和同性恋权利问题上的去敏感化。

随着逐渐取得进展,他们创造出了那个我所谓宏观策略,从整体上去改变社会。在这个层面上他们取得了极大的成功。确实,他们也在微观和中层层面上也有运作,但他们真正想要改变社会的途径就是教科书。今天已经很少有人质疑他们在改变社会方面的成功了,他们成功的范围不仅局限于是美国,而是整个西方世界。

如我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里所说那样,宏观方面的策略需要在构筑文化的十大基石中发挥作用。我们来看看同性恋运动在其中达成了哪些成就吧。

教育

在2001年时,同性恋运动已经触及国家教育协会(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的顶级层面。那年在洛杉矶举行的年度大会上,有一份决议颇能引起思考。

这份决议的序言说:“国家教育协会认可了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们复杂、多元的需求,向学生们提出问题,而且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家庭与孩子们要求推动该议程,以促成一个安全、包容的环境。”

当时该决议并未通过,但今天,许多学校都有计划来推行同性恋式的生活方式,并修改了绝大多数的教科书,纳入了对同性恋议程的正面描述。

艺术与娱乐业

诺曼·莱奥尔(Norman Lear)的《一家子》(All in the Family)曾让人大跌眼镜,之后电视剧开始用幽默形式的荤段子嘲讽那些有同性恋倾向的人。时过境迁,这种幽默现在将目标指向了不那么开明的异性恋和被误导的基督徒。电影和电视越来越用正面形象描绘同性恋,其中的翘楚就是影片《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里同性恋角色。该片主演希斯·莱杰(Heath Ledger)因在该片中的表演获得奥斯卡提名。

商业

很早的时候,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下简称LGBT)议程就将目标对准了商业公司。他们的工具之一就是找到同情他们的董事会成员,然后慢慢运用此关系来作为桥头堡,影响董事会的领导人物们。这个策略非常成功,今天在商业世界中的强大支持者包括塔吉特百货(Target)、福特汽车、迪斯尼等。他们证明当同性恋运动寻求商业世界的顶级领袖的支持时,很有可能会获得成功,由此他们得到了渗透进商业世界的机会,也为自己的工作找到财务支持。

政府

在1990年代,很少有政治家公然支持同性恋或同性恋运动,因为害怕会在下一次选举中失利,但当同性恋议程的战略开始奏效,他们就感受到了成功,许多政客,包括奥巴马总统都改变了自己的论调,给同性恋们全力的支持。今天,情形完全倒转过来,很少有政客敢反对LGBT议程。

媒体

意识到自己需要友善的公共关系,LGBT创立了男女同性恋反污名化联盟(Gay and Lesbian Alliance Against Defamation ,缩写为GLAAD)。GLAAD是同性恋运动在媒体产业中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他们的一项策略就是使用司法诉讼来威胁任何对同性恋提出反面意见的媒体作品、个人。在许多情况下,他们汲汲于此的做法甚至变成了一种恐吓。

文化的其他山峰

文化其他的山峰还包括宗教、家庭、军队、体育与技术。在这每个领域中,都可以找寻到同性恋运动如何影响文化该重要组成部分的痕迹。在这项运动中,他们的所获得的成功反到数不胜数了,每个人都能看见一般人在每个层面上的迅速变化。因为该运动所选择的宏观策略,他们就能够拥有对美国社会许多领域的僭越式的影响力。

毫无疑问,同性恋运动在制定、执行战略方面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选择从整体上看待社会,并寻找到为自己的目标而施加影响的方式。

基督徒可以从他们这里有所学习,并不是说使用他们的策略,而是要寻找一些他们用过的工具。耶稣基督的教会在完成赢得世界这任务的时候,有不少更有效的办法可用。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