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如何成长?神召会让福音派百感交集(2/8)

2017年04月27日|11:49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神召会(Assemblies of God)起源于五旬节运动(Pentecostal movement),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早期,有种说法是其诞生地在洛杉矶的阿苏萨街布道团(Azusa Street Mission)及其1906年的阿苏萨大复兴。无论起源究竟何时,可以确定是五旬节运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现在全球所有基督徒中有三分之一自称是五旬节派。神召会是该运动最大的宗派之一。据报道,2014年时该宗派在美国有3,192,112位成员,在全球范围67,992,330人。

敬拜
(图片:HTTP://IVARFJELD.FILES.WORDPRESS.COM)

几年前,我曾与一位神召会领袖交流,他问我一个问题。他本意并非要引发争议,只是想明白自己教会以及美南浸信会成长的原因。

他的问题是:“为什么美南浸信会在美国拥有将近1.6亿成员,在海外只有400万人而神召会在美国有将近400万人在海外反而有1.6亿?”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对具体的统计数据略有疑问,不过这个比例距离事实倒也并不远。最新的统计数据表明,这位领袖说神召会在美国的成员数量很准确,在全球范围则超过6.7亿了,而浸信会世界联盟(Baptist World Alliance)的全球成员人数是3.5亿。

  • 威廉·瓦格纳博士
    威廉·瓦格纳博士(Dr. William Wagner)是Olivet University环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Strategic Studies)主任。

这问题的答案很复杂,但基督教中的灵恩/五旬节派确实在南半球经历了现象级的增长。像神召会这样的年轻宗派,现在在国际范围内拥有这样的成长局面和会众人数增长率确实相当罕见。该宗派的成长集中在赤道之南,尤其是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他们在中东、亚洲大部、欧洲和美国所获有限。成长最集中的地方是绝大多数没有直接受到现代化和启蒙运动影响的地区。

有些人指责神召会只接触那些相对社会地位较低的人群,忽视了社会、经济较高的人群。尽管有些人视此为负面现象,但还是要记住,贫穷人口占了世界南方地区的大部分,因此这堪称一大成功。

嘈杂的敬拜仪式也是一些人批评神召会的原因之一。许多人将神召会的仪式视为受情感驱动,不过,在穷人中的成功已足以自辨。是否真有那么一群战略家运筹帷幄之中,把许多国家里的贫困者当成目标人群这点存疑,不过,传道人确实是来到人群中、宣扬简单明了的福音信息,并且这信息在那些需要福音的人中间得到了共鸣响应。

神召会扩展的策略内因外因兼顾。如果要问成长的理由,那答案就是他们“信靠圣灵做工。”确实,他们比其他大部分宗派更强调圣灵,但他们的成长依然有其他缘由在内。

《神召会愿景2000宣言》(the Assemblies of God Vision 2000 proclamation)是居于核心地位的重要文献。该宣言为各成员教会作为整体的未来成长与拓展绘就了蓝图。文献中的这段文字概括了神召会福音传播视野的关键:“该运动的每个成员、每项事工必须是去对抗人性的迷茫”。这句话,还有该文献后续许多其他反应类似观点的内容所传递的理念,就是福音传播世界的动力所在就是人的“迷茫”。

当前神召会的外拓战略包含四个独特部分:教导、植堂、培训与触动。他们在国内和海外的活动都包括这四个方面,每个方面都涵盖了非常丰富的活动。神召会建立了一套名为“国际函授课程”(International Correspondence Course,缩写为ICI)的远程教育系统很有效果,成功地让草根基督徒们得到了在教会中工作所必须的圣经训练。他们把触动这词的定义为寻求有创意、有表现力的手法,以此讲述耶稣基督的故事。这个术语在某种程度上只使用在改变信仰与福音传播领域。

植堂指的是启动、建造、建设教会方面的整个过程,这些都能被“启动教会”这词概括。神召会能在世界范围内启动多个教会,这显著增加了他们工作的成果。

培训这术语用来描述让新信主之人接受门徒操练,让他们成为本地教会的一部分,鼓励他们把自己在耶稣基督里获得新生命的事情告诉别人。

四部分内容的最后一部分是触动,这是传达“同情心教牧(compassion ministries)”的价值所在,该部分内容在愿景2000宣言之前部分有所提及。

研读神召会文献的时候,我很明显感觉到,他们很看重微观与中间方面的战略,但没有从任何现实的实践角度涉足宏观领域。话题回到神召会的成功上,他们在被称为发展中国家的地区非常成功,那些地区的人很看重人际关系,也以容易情绪化而知名。五旬节派教会以此关注内心的做法确实成绩斐然,而其他一些教派,比如更看重理性思考的浸信会,则在成长方面落后不少。

在北半球,浸信会与神召会的战略并没有太大不同。即便只用到了微观与中层领域的做法,神召会在南半球所取得的成功毋庸置疑,尽管在西方世界的成长很慢,其成功也有目共睹。也正是在这些地方,神召会的教会领袖们必须看到发展宏观层面战略的可能性,在宣教领域用上新的思考模式与新技术。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