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如何成长?福音派能从对照组里学到些什么?(1/8)

ByDr. William Wagner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4月24日|07:19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许多基督徒常常思索教会在执行耶稣所说“使万民作我的门徒”这命令方面做得如何。确实,基督教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在世界许多地方,教会都在成长。然而,还有许多人担心,在中东和西方世界里教会似乎处在衰弱之中。

敬拜活动
(图片: CIRCUIT RIDERS)
洛杉矶大体育场南草坪从周三至周五连续举行三场祷告与敬拜的活动。2017年4月7日星期六,超过11万5千人将聚会在体育场内参加“今日阿苏撒”(Azusa Now)活动。

我们需要做什么才能让教会再度能在人数上、在对西方世界的影响力上有所增长呢?

  • 威廉·瓦格纳博士
    威廉·瓦格纳博士(Dr. William Wagner)是Olivet University环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Strategic Studies)主任。

唐纳德·麦克高兰(Donald McGavran)博士是1970年代我在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学习时的导师之一。他在与我谈论他的哲学时,常常提到教会与其领袖无法坦诚面对自己,这些人所宣扬的成长、成功都并不存在。获得好结果的压力是许多人夸大数字的原因所在。当下的情况向我们表明,教会成长运动(Church Growth Movement)方兴未艾,但其存在的理由并未改变。

Like us on Facebook

不过,这问题依然存在:麦克高兰对那些正面结果报导的怀疑在当代传教领域是否依然存在呢?

他曾写到:“一组奇怪的因素让我们的教会无法成长,让教会成长的领袖们无法测度实际情况到底如何……”

他还说:“许多牧师、传道人被这些含混的东西所包围,他们执行项目、布道讲道、做被布置的工作、增加预算、管理各个部门,给新信徒施洗,教导学校里的孩子们与新同工。但只是偶然中——当疑云出现时——他们才会简要地看看教会成长的情况究竟如何。”

通常情况下,我们都相信每个人都知道、都理解战略规划,也愿意为神试着去做那些伟大的工作。

在我研究教会成长的课题时,我也常常想为什么有些邪教、灵异团体、运动比基督教成长要快。好几次我都花时间研究像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会这样的组织,他们在当代世界的成长让我印象颇深,然而当我与福音派领袖们探讨这些问题时,他们要么告诉我别去关心这些东西,因为那些只是邪教,要么就说这些组织并没有成长,或者,这些教派成长的原因在于其内部独裁式的组织结构,我们无法复制。换言之,这些领袖只是对研究其他教派如何成长毫无兴趣。

我对此继续深入研究,决定以宗教世界中七个正在成长群体的策略为题写一本专著。这些群体中,我更想深入研究的对象之一就是伊斯兰教。作为美南浸信会教会成长运动国际传道委员会中东与北非地区的顾问,我觉得很有必要为他们改变世界的计划写一本有理有据的著作。必须承认,他们的计划以及他们确信在2080年时能覆盖整个世界的信念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更有意思的事实是,我在研究中了解到,传道策略制定者科尔万·穆拉尔(Khervain Mural)称伊斯兰在三个方面运作。他是这么描述的:

1.微观层面:个人与小团体层面。

2.中间层面:大规模群体、机构与组织结构层面。

3..宏观层面:整个伊斯兰世界(乌玛,Unmah)以及穆斯林社群与国家层面。

随着研究深入,我想以这三个层面为参照,看看其他六个群体是否在这三个层面上都发挥作用。结果让我惊奇,发现其中只有三个在宏观层面上发挥作用,而其他四个则几乎只在两个较低级层面上运作。

我最大的失望之一则是我自己的教派,美南浸信会,在宏观方面几乎没有建构性战略可言。下一个问题似乎很重要,如果福音派开始从宏观方面有所思考,而不只局限在中间和微观领域里,那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

在接下来几篇文章里,我将向读者介绍,如果我们开始拓展自己的期望,不仅仅是要改变个人,同样也要为基督改变整个社会,这么做的话会发生什么。

为了真正理解如何从宏观层面改变社会,重要的是理解我们所要改变的那个社会结构如何。

许多年前,在一次非正式会议上,一些富有创意的基督徒领袖们开始讨论这个问题,努力理解当下的文化。他们抵达了被称为文化的七座巅峰。他们称任何文化都有七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艺术与戏剧、商业、教育、家庭、政府、媒体和宗教。该观点认为,如果战略要真正深入到一种文化的基础层面,那这个就必须触及该种文化里所有这七个部分。

这些领袖们发现了基督教会制定策略时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当我研究这七座山峰,我在其中还加了三项,把总数提升到了10个。我加的三项内容是军事、体育和技术。

由此,在我们的计划中加入宏观领域的策略,必能让我们也关注到文化更大的组成部分。如果要制订一个宏观方面的策略以改变一种文化,让其中作为个体的人们明白耶稣基督的救恩,就必需考量这种文化的构建模式。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