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如何成长?美南浸信会,逆转颓势(7/8)

ByDr. William Wagner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5月10日|07:3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今天,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s)称成员总数已接近1550万,是美国最大的新教教会。过去150年中,他们在带领福音派外拓事工和建立新教会领域颇有建树。许多人预期他们将使用在过去行之有效的方法让这种成长继续保持下去。然而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美南浸信会
(图片:COURTESY OF PAUL LEE)
2015年6月16日,美南浸信会的年度会议上与会者在敬拜。

事与愿违,在过去的一年中,该教派失去了236,467名成员,这是自1883年以来最大的损失。在同一段时间内,全部浸信会教派共减少了305,301名成员,大约每51名成员中就有1人离开。亮点是教会的数量上升了1个百分点,达到了46,449个,这来自于对植堂的特别强调。

经过一段时间对教会、运动兴衰存亡的研究之后,我发现一家教会(或者一个宗派)会经历七个阶段。他们是:

Like us on Facebook

1.异象

2.组建

3.聚合

4.巅峰

5.怀旧

6.极端化

7.死亡

美南浸信会看上去似乎正经历第五个阶段的存在。

在过去,美南浸信会是福音派、基督徒门徒操练和植堂领域的领导者。如果从微观、中层和宏观的角度来考量,那他们在方法上集中在微观和中间层面上。

  • 威廉·瓦格纳博士
    威廉·瓦格纳博士(Dr. William Wagner)是Olivet University环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Strategic Studies)主任。

美南浸信会的成功毋庸置疑。他们是有助于让自己预备好在多个领域表现更好的项目、方法的主要制订者。美南浸信会的生命之路基督教资源机构(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确保了优秀的项目能持续不断向三个领域集中。一直到最近,这方法依然证明自己对带领教会成长有积极作用。

不过,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美南浸信会的衰退呢?

必须把问题提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判断:过去行之有效的办法现在是否依然还能用。与时俱进的办法似乎不仅仅是要学习过去的技术,还要借鉴能带来成功的他山之石。

最近,一群美南浸信会的领袖们召集聚会讨论该会的衰弱问题。结果是发布了一纸文件,更加坚定地强调传福音、门徒操练、植堂的重要性,这表明他们相信老办法在未来依然管用。

请允许我谈谈自己的想法,这衰退其实可以追溯到四个原因上。

第一是美南浸信会信徒的出生率降低。有报道说1960年代,美国的出生率是3.7,2014年只有1.9。正如在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情况一样,如果平均每对夫妻养育的孩子降到2.1人以下,那么他们的人口就会减少。出生率不到2.1就意味着人口会慢慢消亡。最近的皮尤(Pew)调查发现美南浸信会正经历老龄化,成员年龄的中位数从2007年的49岁上升到了2014年的54岁。

不仅孩子的数量越来越少,我们还失去年轻人。汤姆·雷纳(Thom Rainer)最近进行了一项调研发现,去教会的青年人们,在18到22岁之间,或者说,在他们进大学学习的年岁时,有70%会脱离教会。该研究还说在大学一年级新生中,43.7%的人说他们经常出席宗教仪式,但大四毕业的前,这个数字下降到25.4%。

需要看到的第二个事实就是尽管发布的项目有很多,但既缺少必要的交付执行的体系和对这些出版物持续的使用。我本人作为福音派教授,有30个不同的项目,用于对个人传播福音而言,每个都很不错,很靠谱,但这些项目很少有被运用在教会中的。我们把旧的项目扔掉,创造出一些新的项目,却很少真正把这些内容传递到浸信会中实际能将其发挥作用的平信徒手上。

有一个很好的例子,1980年代早期有一项名为“塑造主生命”(MasterLife)的门徒操练项目,不妨看看这个优秀项目的介绍。在其早期阶段,没人能购买相关的材料,除非他们出席合作小组或自己就加入这项课程。项目获得了现象级的成功,但后来,项目方决定采用另一种形式,让任何人都能在书店里买到相关物料。今天,只有很少人还在使用这个项目,而生命之路带来了一项新的门徒操练项目。原先这个项目本来可以很容易让数百万从来没接触过该项目的人有机会参与其中,不过现在只是放在一堆别的旧项目之中。新的观念也许会更加强调发布体系,而较少考虑新项目的创新性。

第三,我们的领导层继续依赖原先那老三样内容:传福音、门徒操练和植堂。现在有一些新办法、新的、比我们过去做得更好的方式,美南浸信会到了需要有所突破的时候了,要学习其他正在成长的团体了、对更现代的方法技术,比如互联网,保持开放的头脑。

那句老话用在这里挺合适:“如果这不是我们的创意,那就不是我们要用的创意。”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许多教会和个人都在制作非常出色的新基督教题材电影。一旦获得成功,美南浸信会也会认可这些作品,但这些影片并非将人引入重生生命战略的一部分。美南浸信会所期望的新策略必须是以福音传播、门徒操练和植堂为主要目标的项目,不过,也应该考虑一下新式、更好的发布体系。

第四方面是缺少宏观方面的战略。确实,美南浸信会在微观和中间层次上做到极致,但他们很少有可称为宏观策略的东西。其他一些正在成长的团体正使用一些非常有效的新工具,比如互联网。还有一些则瞄准大学生,将他们作为传教对象,有些则进入大型商业公司,影响他们的董事会成员以此支持自己的目标,让商业公司在财务方面支持自己的计划。

看看其他那些为了自己的目标而要赢得世界的人会有很大好处,不近要学习他们在做的事情,更要学得比他们更好,让工作更有效。

论及美南浸信会正在衰退的新闻,一位该教会的研究者爱得·斯提策(Ed Stetzer)在博客上写到:“改变还为时不晚,逆转也将到来——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对美南浸信会的成员而言,放弃传福音、门徒操练和植堂就错了,但与此同时,如果他们打算重新进入一个成长周期,那他们按照那句老话去做了:“穷则思变。”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