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五百年:我们是否忘记其教导了?

ByRichard Land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11月1日|03:0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五百年前的今天(10月31日),马丁·路德把自己的《九十五条论纲》钉在了维登堡大教堂门口,点燃了宗教、政治和文化改革的熊熊烈火,西方文明发展的路径自此改变。

印刷机一旦问世,“宗教改革”就不可避免了。中世纪式天主教不符圣经、超出圣经那些做法得以幸存的唯一可能就在于绝大多数欧洲人从来没有用自己能明白的语言听到圣经。他们所听的是拉丁语弥撒,几乎没有人能明白,而把圣经翻译成各地方言比如德语、英语、法语或意大利语在欧洲绝大地方都是大逆不道的死罪。

  • DR. RICHARD D. LAND
    (图:基督邮报漫画家Rod Anderson)

一旦印刷机为大规模生产图书提供技术可能,最终爆炸引发链式反应带来宗教改革,其实只是时间问题了。

Like us on Facebook

宗教改革的导火索发生在德国的维登堡,马丁·路德博士,这位被个人负罪感折磨得不堪忍受的奥古斯丁派修士完全为使徒保罗致罗马人的书信所折服,他在属灵上辨析明白:救赎只在于基督,只因着恩典,只通过信心。

对路德而言,上帝的神圣话语是最终、至高无上的权威——唯独圣经——超出其余所有权威。教宗的命令、教会会议、忏悔告白、教理问答都无法匹配圣经独一无二、压倒一切的权威。圣经本身信仰、良知的终极权威。

路德很快就奠定了后来成为个人良知领域“宗教权利法案”的基础论述。1521年4月18日,沃木斯会议(Diet of Worms)上,马丁·路德被要求摒弃自己的“异端”观点,拒绝的话则很可能面临极刑。

“既然教宗陛下和各位大人们想要寻求一个简单的回答,那我就给出这个答案吧……除非圣经的证言说服我,或者有其他明显的理由(因为我既不相信教宗、也不相信主教会议,众所周知他们常常犯错而且自相矛盾),我相信我所引述的圣经,我的良知只服从于神的话语。我不能也不会收回任何东西,因为违背良知既不安全也不合理。愿神帮助我,阿们。”路德说。

对路德而言,圣经真理至高无上。自然而然,路德想要尽可能把翻译成德语的圣经尽快给更多的德国人。历史学家们研究发现,在3个月内路德所翻译、出版的德语圣经,成为16世纪他本国的最畅销书籍。

当我们在全球庆祝、纪念这宗教界大事的五百周年时,虔诚的新教基督徒们很有理由忧心忡忡。比如,最近一项皮尤(Pew)调查发现,大部分自称新教徒的美国人现在已拒绝了作为宗教改革运动基石的新教教义:唯独圣经、唯独信心。皮尤调查表明只有46%的美国新教徒相信拯救只来自对基督的信仰,10个新教徒里只有3个同时相信唯独信心、唯独圣经的教义。

既然如此,最近另一项皮尤调研的结果说美国人中属于“无神论、放弃信仰者或毫不在乎”的人群在过去六年中从18%上升到了25%还有什么意外吗?可能是因为新教衰弱的确定性,相对主义、不可知论、无神论在社会中上升的原因吧。要说这些趋势各不相干,我很怀疑。

在宗教改革500周年时,所有继承了宗教改革传统之人都应该为马丁·路德和其他宗教改革家而感谢神。我们将自己、家庭和教会完全献身于这些基础之上,宗教改革的伟大复兴正是在这些基础上建立起来,也推动了基督教在全世界的传播。这就是能够承载我们这国度亟需启动那属灵复兴的坚实基础。

从一个更加个人化的角度而言,让我们都来向这位无与伦比的基督徒,马丁·路德献上钦佩与感谢吧。

几年之前,妻子给我一幅马丁·路德的肖像,相框里还有这位伟大改革家的签名真迹。妻子说:“我可是在路德、加尔文和司布真三位里面挑中的这一个。我选的对吗?”

我回答:“绝对正确。路德是宗教改革中无与伦比之人,是不可替代的。”

感谢你,马丁弟兄。

(翻译:尤里)

理查德·兰德博士(Dr. Richard Land)是美南福音派神学院(Southern Evangelical Seminary)校长和基督邮报执行主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