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教堂炸弹袭击幸存者重新站立,现正帮助他人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10月4日|09:43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巴基斯坦白沙瓦诸圣堂
(图片:BRITISH PAKISTANI CHRISTIAN ASSOCIATION)
2013年9月22日,巴基斯坦白沙瓦诸圣堂(All Saints Church)发生炸弹袭击后,卡什玛拉·穆纳娃(Kashmala Munawar)抱着左腿,她的右腿在袭击中受伤。

一位年轻的巴基斯坦基督徒女孩,在2013年的教堂炸弹袭击中失去了一条腿,她在澳大利亚学会离开家人生活后,现在正努力帮助来自家乡的受迫害基督徒进入她所找到的避难所。

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21岁的卡什玛拉·穆纳娃(Kashmala Munawar)回忆起永远改变她一生的那天。2013年9月22日,当时她17岁。两名自杀炸弹袭击者杀害了127位无辜者、让超过250人受伤,当时这群人刚刚出席完主日礼拜,从白沙瓦市的诸圣堂(All Saints Church)教会离开。

“我正穿鞋子的时候,爆炸发生了。有几分钟时间内,我什么都看不见,然后,我看见我妈妈,我看见别人。他们在大哭,在流血。所以我也开始哭喊了。”穆纳娃通过通讯软件告诉基督邮报,“我的一个姐妹,她还在教堂里,她告诉我站起来。但我做不到,我告诉她:‘我腿上没劲’,她也开始哭了。有人过来,那人想要帮我起来,带我去医院。但他也无能为力,所以他又喊人过来,他们才把我送去医院。”

穆纳娃右腿上的伤非常严重,她的一个脚趾在爆炸后一周发生坏死,最后她不得不在膝盖以下截肢。

Like us on Facebook

“他们切掉了我半条腿,”穆纳娃解释说。

直到2014年2月,穆纳娃才有机会旅行到澳大利亚,并得到总部在墨尔本的一家非盈利儿童第一基金会(Children First Foundation)的援助,安装了假肢。

“情况就是当时我去了(巴基斯坦)最大的医院。他们带我去那里,然后医生们治不好我的腿。他们没有设备。”她回忆说,“不过在巴基斯坦社区里,有人联系了澳大利亚的巴基斯坦裔社群。”

穆纳娃和他的母亲来到墨尔本,让她接受假肢手术,再学习重新行走。在澳洲四个月之后,穆纳娃的母亲在压力下回国,穆纳娃一个人生活在了陌生的土地上。

“从来到澳洲之后,我就再没见过家人了。”穆纳娃告诉基督邮报。

在她重新学习行走的时候,穆纳娃和该慈善机构资助的其他孩子一起生活在农场里。她说自己花了10到11个月的时间重新学习行走。

“还有来自其他国家的孩子们。如果这些孩子在自己的国家得不到治疗,他们就来这里治疗。”穆纳娃说,“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在那里的时候,孩子们来来去去。有时可能是6个孩子,有时11个,有时15个。”

2015年,穆纳娃开始在澳洲上学。她现在是高中的最后一年,打算明年读大学,继续自己在人道主义、社工和商业管理方面的兴趣。

尽管很期待自己在澳洲的生活,穆纳娃最盼望的还是自己在巴基斯坦的家人们能来澳洲与她团聚,毕竟自己仍然在适应澳洲的生活,孤独感依然困扰着她。

她也想要自己的家人离开巴基斯坦,按照美国敞开的门(Open Doors USA)机构2017年世界观察报告,那是在基督徒迫害榜单上排名世界第四的国家。

“穆斯林不把我们当人看。好像我们是畜生。”穆纳娃说,基督徒在巴基斯坦就被这样对待,“对他们而言,我们什么都不是。”

“最好我家人都能来这里。我自己要求并不多,但我很想家人来这里,”她继续说, “然后,我会比现在更高兴了。”

穆纳娃告诉基督邮报,她最近为母亲向澳洲政府申请签证。然而,申请被拒绝了。

“情况就是,他们说,她无法把自己年纪还小的女儿们留在那里。”穆纳娃表示,“他们说:‘我们很理解,你女儿残疾了,但情况就是你无法撇下自己11岁和16岁的女儿来和这个女儿住一起。’”

穆纳娃等不及大学开学就开始做人道工作和社会工作了。她现在是英国巴基斯坦基督徒协会澳大利亚分会的主任,该协会的目标是支持巴基斯坦裔基督徒在澳大利亚定居。

卡什玛拉·穆纳娃
卡什玛拉·穆纳娃(左)与英国巴基斯坦裔基督徒协会主席威尔森·乔杜里(Wilson Chowdhry)。

英国巴基斯坦基督徒协会(以下简称BPCA)在9月28日向澳洲社群支持项目(Community Support Programme,以下简称CSP)递交了“特许动议组织”(Approved Proposing Organisation)申请。如果被接受的话,该组织将得到政府许可,通过自己的重新安置项目来支持到达澳大利亚的人道主义受助者,帮助受助者与当地的教会取得联系,帮助他们寻找住房、学校和工作机会。

按照BPCA主席威尔森·乔杜里(Wilson Chowdhry)的说法,该组织的目标是“弥合这些重新安置机构之间的鸿沟,我们将捐款维持其服务。”

“比如,任何想要支持避难者的教会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就能安排他们申请CSP。”乔杜里告诉基督邮报。

此外,该组织将支付类似导引服务之类的项目付费,也帮助教会节省开支。

穆纳娃说,她想要帮助在泰国数以千计的巴基斯坦基督徒寻求避难。

“加拿大政府正在接收泰国的巴基斯坦人。澳大利亚也打算做同样的事情。”穆纳娃说,“他们能帮助他们,把他们带到这里,给他们安排学校、房屋和别的事情。”

“如果我无法帮我家人过来,那我也要帮助别人,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机会。“她说。

BPCA发起了请愿活动,呼吁加拿大政府批准BPCA和澳大利亚非政府组织马卡姆巴之心(Hearts for Makamba)的“特许动议组织”申请。目前,492人在请愿上签名,其中也包括牧师亚斯兰(Arslan Ul-Haq),他是巴基斯坦萨特累季改革宗教会(Sutlej Reformed Church)的首席牧师。

乔杜里告诉基督邮报,最重要的是,澳洲公民要联署请愿书,而非澳洲公民可以考虑在网上捐款。

“我们呼吁全球基督徒为穆纳娃和我们的申请祷告,”乔杜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神能让山移动,愿他对这项目的旨意成就。”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