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特利博士谈西非侍奉经历:这是神对我们的呼召

ByBenge Nsenduluka | 基督邮报记者
2015年07月24日|05:21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1

2

 

  • 布兰特利夫妇
    (图片:Gaylon Wampler Courtesy of Roslan & Campion Public Relations)
    布兰特利博士和妻子安布尔。
  • 在这张撒马利亚救援会发出的未注明日期的照片里,布兰特利·肯特博士(R)与利比里亚蒙罗维亚ELWA医院案件管理中心工作人员交流。
    (图片:路透社/撒马利亚救援会)
    在这张撒马利亚救援会发出的未注明日期的照片里,布兰特利·肯特博士(R)与利比里亚蒙罗维亚ELWA医院案件管理中心工作人员交流。

在利比里亚险些丧失生命一年后,埃博拉幸存者肯特·布兰特利(Dr. Kent Brantly)博士,谈论了为什么不后悔作为医疗传教士去这个西非国家。他还希望,他的故事能够激发其他人回应神的呼召。

2014年7月,布兰特利与撒玛利亚救援会的医疗团队在蒙罗维亚(利比里亚首都)侍奉,治疗患者时感染埃博拉(也被称为埃博拉出血热) 。他服用了实验性药物ZMapp并飞回美国,在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医院接受了三周的精心治疗。

尽管有濒死的痛苦体验,这名两个孩子的父亲最近告诉基督邮报,“从来没有后悔过”与妻子安布尔成为海外传教士。

“这是神呼召我们做的,”布兰特利告诉基督邮报。 而且在整个磨难期间,我们知道我们在正确的地方做正确的事,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没有后悔。”

Like us on Facebook

布兰特利夫妇,目前居住在得克萨斯州,2013年为回应神的呼召,带着两个孩子搬到利比里亚。但从未想过一年后,一切都不再一样。

布兰特利在治疗埃博拉患者时被感染,即使诊断让他悲痛欲绝,他说,“这是一个奇怪的平静的时刻。我想大家都感受到现实的沉重,当(他们)告诉我测试是阳性。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情绪化。我的意思是,我说的第一件事是'好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有什么计划,我应该如何告诉安布尔?'”

就在布兰特利诊断被感染前几天,安布尔和孩子已飞回美国参加一场婚礼。当布兰特利打电话告诉妻子,他感染埃博拉病毒时,安布尔心痛不已,感到无助。

“除了‘我很抱歉’,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这是我所有能说的话,”安布尔说。“我们哭了几分钟,然后他挂了电话,打电话给他的父母,兄弟和姐妹。”

这对2008年结婚的夫妻,在新书《生命的呼召:对邻舍的爱如何带领着我们走进埃博拉疫情》(Called for Life: How Loving Our Neighbor Led Us Into the Heart of the Ebola Epidemic)中,分享了他们面临的严峻考验。

布兰特利将感染埃博拉病毒后能保持冷静,归功于他的基督教信仰。他说,在那一刻因为记得最初为什么被呼召到利比亚,他内心感到平安。

“我能以这样的方式回应,真的是祝福,”他说。“如果换成其他一天,我可能无法能以同样的方式回应。”

他接着说: “……在我诊断出来那天,我有一些时间灵修和读经,并思考我们的处境。在诊断结果出来之前,我被隔离了三天。在这段时间,我明白了我们在那里所做的。我认为这是神赐予的礼物,完全改变了我对当时情况的回应,因此,当知道诊断结果,我说,‘神,我来这里是侍奉你;我只是想荣耀你。’我想他回应了我的祈祷。”

布兰特利夫妇上个月首次返回利比里亚,即使只是一种情感体验,他们感到压倒一切的感恩。

“我们希望人们会读[我们的书],这是一个关于勇气和希望的美好故事,我认为这将是对人的一种鼓励,”安布尔说,布兰特利补充道,“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故事会挑战人们询问尖锐的问题......我们希望它会挑战人们问,‘回应神对我的呼召是什么样子?’我希望它挑战人们打破我们对其他人的成见,并公开对话和交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