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来复兴的六个必备因素

ByShane Idleman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6年02月4日|08:1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
    (图片:Shane Idleman)

在一个政治正确和相对主义横行的文化里,我们很容易问出美国是否还有希望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继续滑坡下去,那真就希望渺茫了。除非全国性的属灵觉醒,要让这艘已受重创的泰坦尼克调头回去是很难的,问题已经从内部泛滥到了外面。但如果神带来复兴……如果我们再一次把自己的心思意念聚焦在神上……那依然有极大的希望。

在全美国的教会里,人们目标似乎是迎合、取悦大众,而非号召他们离开那些毁灭性的生活方式,尽管只有这样才能带来复兴和重生。以下是必须做的六件事情:

1.确认对真理的极端需求

绝对真理值得我们为之舍生取义。在战场上,为了打赢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攻克、坚守某几个关键要塞,这些就是需要“舍生取义”的地方。今天,绝对真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毁灭的武器已经瞄准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家人。相对主义/后现代主义不断挑战真理,直到其毁灭自身为止。攻击绝对真理就像向灯塔宣战。这不容置辩,也不能讨价还价或说三道四。

Like us on Facebook

当有些人、组织、宗派或运动脱离了绝对真理,因而也熄灭圣灵,使圣灵悲伤,那他们践行基督教的方式就徒具其形,失去了引导的能力。神的话语不再在他们“心里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只是相对而言、毫无能力,是一种可讨论的选项。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许多人并没有按照耶稣说的“用心灵和诚实”真正崇拜神。

不幸的是,拉响警报的基督徒们常常被贴上非理性、爱判断、老顽固、不容忍的标签。但如果我们不直面问题,我们又如何提出警报呢?我们并不是受召来让真理变得能为人所容,而是要来彰显真理。

2.确认对爱的极端需求

其他人会因为我们能把希腊文翻译得很好而认出我们是基督徒吗?或者是因为能翻希伯来文?他们会因为我们能引用许多经文、或者我们常常阅读圣经而晓得我们是基督徒吗?答案很明确:不!耶稣说,爱而非知识,才是真门徒的特质。

请别误会,我喜欢神学,但存在的情况也可能是“圣经教导”而非“圣灵带领”,那种直截了当明白无误的神学,却可能很空无一物——“那字句是叫人死,圣灵是叫人活”。这是当代法利赛人的沃土。有多少次,我们被教导要为智慧而禁食、祷告?又有多频繁我们被教导要自我打碎、悔改而非对希腊语识文断句——更关心硕士文凭而非来自主的认可?我们必须平衡真理和爱。

3.确认对圣洁的极端需求

圣洁并非假正经、过时的语汇。这意味着与仍然会导致我们犯罪的事情分开、隔离,无论是精神上(我们的心思)还是身体上(我们的行为)。圣洁从心而始。我们应该在自己一切所言所行中不断追求圣洁。“圣灵首先是一团道德之火。圣灵被称为圣灵并非是语言上的巧合,唯其如此,‘圣’意味着圣灵毫无疑问地带着道德纯洁性的意义。”(陶恕,Tozer)

为什么那么主动地就走进敌人的阵营?为什么熄灭神之圣灵使他伤心?如果我们反复地用那些悖逆神的东西来充满自己的心思,那要培养出对神的深层尊敬和渴望是不可能的。“肉体的吸引和圣灵的完满无法携手并行。”(叨雷,R.A. Torrey)“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马太福音12章34节)。进到人里面的也必然会显露出来。是时候确认对圣洁的极端需求了,就要从我们家中开始。

4.确认对祷告的极端需求

一个不祷告的基督徒就是一个无能力的基督徒。教会中那些拥有毫不妥协属灵力量之人都在哪里呢?当然,这样人依然有,我很钦佩他们,但从整体上说,教会缺少这样的人。

布德斯(E.M. Bounds)生于1835年,每天四点开始他每次3小时的例行祷告。对他而言,祷告并非前奏,而是首要的事情。爱德华·佩森(Edward Payson)曾在第二次大觉醒期间当牧师,据说他家的硬木地板因为祷告而留下磨痕。艾多奈拉姆·耶德逊(Adoniram Judson) 把自己在缅甸的传教成功经历归功于一生的祷告,这和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创始人戴德生(Hudson Taylor)一样。乔治·穆勒(George Mueller)在19世纪时向神请求数百万美元以资助自己的孤儿院。约翰·弗莱彻(John Fletcher)是循道宗运动的领袖之一,他“以自己的祷告的奇迹感染了房间的墙壁”,直到在1785年逝世。这些为神做了许多事情的男男女女总是祷告的人。

5.确认对能力的极端需求

圣灵并不是什么古怪、神秘的力量,圣灵是神三位一体中的一位。他让我们能够为义而如饥似渴,为基督勇敢而活。神之话语在不断在被圣灵充满的信徒人生里变得生动形象、积极主动。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说得极好:“没有抓着锤子的手,锤子能干嘛我们在没有神之圣灵的情况就能干嘛。”

穆迪(D.L. Moody)为他那时代的圣经教师感到深深的悲伤,他问:“为什么他们没能看到,圣灵的力量才是他们自己所需要的呢?”和今天的许多人一样,他们并没有看到自己需要圣灵大能的充满。

为什么那么多人看不到自己对圣灵大能的需求?也许最常见的答案就是骄傲。许多人并不想要承认自己缺少了什么。要为某样我们从未经历过的东西背书是很难的。我相信我们都有圣灵,但圣灵是否占有我们全部呢?这是体验到复兴的重要一步。

6. 确认对基督的极端需求

如果现在的统计数据是真的,许多人会继续拒斥基督,永不回来,或者说,他们接受的是一种化了妆的基督教,这两者结果都一样。人生如战场,并非游乐场!谁是耶稣?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会带来对和错、光明和黑暗、天堂和地区的区别。被问到这问题的时候,门徒彼得给出了正确的答案:“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马太福音16章16节)。耶稣自己认可了,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章6节)

耶稣说,信他的人都会(而不只是可能)感受到“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参看约翰福音7章38节)。这就是复兴。如果你没有感受到这种丰盛的生命,那是因为你并没有完全与属灵生命的真正源头连接起来。要完全交托出你今天的人生,去体验个人的复兴吧。

为什么我们感受不到复兴?这里有一篇布道,概括了让复兴发生的必要条件。

(翻译:尤里)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国加州兰开斯特“西部基督徒团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始人与主任牧师。他刚刚出版了他的第七本书《Desperate For More of God》。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