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雷希导师追忆爱徒 分享教导他的第一和最后一课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9月22日|06:3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纳比勒·库雷希
2017年9月21日,休斯顿,图尔追忆基督教护教学家、作家纳比勒·库雷希(Nabeel Qureshi)。

34岁的基督教护教学家、作家纳比勒·库雷希(Nabeel Qureshi)上周末因癌逝世,他的两位导师、哀悼者追忆了库雷希短暂但极具影响力的一生,库雷希是一名穆斯林改信者。

护教学家、作家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过去四余年在撒迦利亚国际事工(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简称RZIM)侍奉期间辅导库雷希,并和他建立了个人关系。吉姆·图尔(Jim Tour)是莱斯大学化学教授,库雷希去年被诊断患癌后开始辅导他。周四上午,他们在休斯顿第一浸信会Loop分堂举行的库雷希葬礼上致辞。

第一位浸信会牧师格雷格·马特(Gregg Matte)作简短发言,他告诉哀悼者以及数千在线观看库雷希葬礼的人说,库雷希总是在“追求真理”,“追求天堂”。

“这就好像耶和华最近抓住了他伸出的手,把他拉到了天堂,把他带回家了,”马特说。 “他一直在寻找,一直在接近,现在他与耶稣面对面了。”

Like us on Facebook

58岁的化学家图尔解释说,他在2012年才第一次认识库雷希。

“我记得当时他收到了RZIM的邀请信,同时也受邀在莱斯大学完成他的博士学位。莱斯大学很少提供宗教系的博士。他说:‘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我说,‘库雷希。我可以帮你。’他说,‘选什么?’我说,‘如果你不接受RAIM的邀请,你就是个傻瓜。成为巴拿巴和保罗一起旅行并学习这个。”

图尔说,库雷希与RZIM合作期间,他们保持联系。不过,去年8月,库雷希打电话告诉他,他被诊断患有晚期胃癌。

图尔解释说,库雷希去年回到休斯顿进行癌症治疗期间,要自己当他的导师。

“我只是拒绝了,说:‘你并不想要我辅导你。’过了一周,他说,‘我真的很想让你辅导我。’我说,‘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不是牛津训练的……’他说,‘我想让你这样做。”图尔回忆说,“所以我接受了,并告诉他,‘我会和你说一些不易接受的事。’他说,‘我准备好了。’”

图尔表示,他们每周一次或两次在图尔家见面。

然后,图尔告诉观众教库雷希的第一课。他说,这是库雷希从他学到最有益的一课。

图尔说第一课,他邀请库雷希悔改。

“我问他,‘你最近你在读哪卷书?’他翻给我看,我说‘你有什么收获?’他说,’我一直在批判这一点,在研究这一部分的相关性和真实性。我说:'神对你说了什么?’他说,‘好吧,真的不多,我只是在批判,”图尔回忆说。

“我说,‘那是你的问题,库雷希。这本书中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圣经中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神成就他的话。我很高兴你得到教育,但记住这本书中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你读过葛培理的见证。直到他跪下说:‘主啊,我把这本书中的每一句话都当成真理,’他的事工才爆发,”图尔接着说,“我说:‘你需要一些悔改。’所以我们在厨房里跪下,他悔改没有把神的每个字看作是真实的。那天晚上他发短信给我,他说:‘就像我起初得救一样。耶和华透过这节经文对我说话。”

图尔最后教库雷希的是参与“新约的挑战”。

“我说,‘库雷希,没有一个人读了新约两遍还不成为基督徒的,从马太福音到启示录。他说,‘那是你的经历吗?’我说,‘当然。我参与过监狱事工,我和教授们交谈,我和大政客谈过——都是这样。我自己的母亲也是这样,”图尔解释说,“如果你第一次没有成为基督徒,那么你所做的就是打开新约,你从马太福音1章1开始读,说‘主啊,借着经文与我说话。如果这是真实的,如果这是神给我们的,那就对我说话。’”

“如果你一直阅读到启示录22章,如果你没有成为基督徒,你再次开始阅读,经文会触及你,”图尔继续说。 “你会说,'没有谁像耶稣基督,他是神的儿子。’”

图尔最后谴责“互联网的喋喋不休”,这些谣言说库雷希在死时放弃了信仰。

“这根本不是真的。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几乎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他一直都很坚固。我从来没有听到他抱怨病痛。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疼痛,”图尔说,“他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这发生在我身上?’他从来没有问过,一位多么不寻常的年轻人。”

撒迦利亚致主要悼词,说这位《寻求阿拉,找到耶稣》的作者是一位非凡的人,并且谦卑‘认识到他是瞎眼的’

“库雷希现在透过神的眼睛看这个世界。第一次,完全彰显给他,”撒迦利亚说。“他不再瞎眼了。他生而不凡,是一位有信念的人……他也不同寻常地被撕裂。”

撒迦利亚也解释了库雷希“最大的心痛”。

“他最大的心痛是(他的穆斯林)家人对他委身基督所感到的伤痛,他在我的桌子对面哭了起来、啜泣着。他对我说了很多,”撒迦利亚说,“我记得当我认识基督时的挣扎,就是他所经历的……他内心的激情在撕裂他——他对天父的爱以及他对地上父母亲的承诺。”

“我们都需要家人。这个世界正在攻击家庭。世界正在破坏家庭。世界正在疏远家庭。库雷希对家人的爱如此之深,”撒迦利亚继续说,”他是一位被撕裂的人,一位受伤的人,但他明白......‘与耶稣为我付出的相比,我所付上的不足介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