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并非“新常态” 勿要屈服于极端穆斯林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6月6日|02:1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恐怖主义并非“新常态” 勿要屈服于极端穆斯林
(图片:路透社/Hannah McKay)
ISIS称对上周六伦敦桥事件负责。

她曾是知名穆斯林,现在成了基督徒,她敦促西方摒弃伊斯兰恐怖袭击是“新常态”的说法,这种表述给恐怖分子壮胆,让他们继续肆虐。

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诺妮·达尔维什(Nonie Darwish)周日在文章《把伊斯兰恐怖袭击当作新常态?》(Accept Islamic Terror As The New Normal?)中解释说,绝不能使用这种说法,因为这表达了向他们的屈服,某些伊斯兰教教义依赖于这种方式征服人,达尔维什是《迥然不同:为什么我选择圣经价值观而非伊斯兰教价值观》(Wholly Different: Why I Chose Biblical Values Over Islamic Values)一书作者。

她指出,恐怖主义不仅用来袭击非穆斯林和西方国家,而且是管束“温和”、和平穆斯林的机制。

同样,巴勒斯坦裔美国人哈齐姆·法拉杰(Hazeem Faraaj)曾写作《穆罕默德、耶稣与我》(Mohammed, Jesus & Me),记录了他如何成为基督徒的故事。他认为西方处于重要的机会之窗,并在周一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表示,他相信40%的穆斯林在等待看到是谁赢得了这场文化之战。

Like us on Facebook

法拉杰说:“16亿穆斯林中有很大一部分人不希望与圣战组织和恐怖主义有关。”

他强调,反复的恐怖袭击及其他伊斯兰做法绝不是“新常态”,指出任何人都应该毫不犹豫地挑战暴力,或者质疑伊斯兰世界广泛存在的其他事情,例如童婚和荣誉谋杀。

法拉杰坚称,美国现在对打击伊斯兰恐怖有了“巨大的进步”,但这并非由于奥巴马和布什政府的花言巧语,他们称“ISIS是初中校队”,“伊斯兰教是和平的”。

法拉杰坚持认为,“我们现在的对话对历史大局很重要。”

他说,“因此,如果这违背我们的美国文化,绝对有必要抵制遏制我们喉咙的任何方式。在全球化和无国界的世界,我们不用为美国人有价值观和边界而道歉。”

“我对说这一点有信心,我经历过古兰经典籍、穆罕默德正典语录、历史证据和支持多个恐怖网罗的阿拉伯文化。”

去年,法拉杰在YouTube频道中解释了关于ISIS和支持这一点的伊斯兰教义根基的混淆。

他说,但是鉴于特朗普总统的决心、政府关键人物,以及怀有希望的穆斯林改革家和曾经的穆斯林群体,“这种说法正在转变”。

他指出,这种转变的证据已经在特朗普最近在沙特阿拉伯的讲话中体现出来,他在那里敦促来自50个国家的穆斯林领袖把极端分子“赶出”他们的领土,阿拉伯世界现在从海湾国家卡塔尔独立出来,该国长期赞助恐怖主义。

法拉杰说,即使在恐怖主义日益增加的危机之中,美国也“具有历史性、无限的”机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抵制‘习得性无助’,这是领导人和政治家灌输给我们的,”他补充说。

达尔维什在文章中详细阐述了伊斯兰教中圣战、扩展和所谓的“达瓦”——伊斯兰教的外展和宣教——的教义,这有赖于“大量使用恐怖和诱惑”。

她说,这被成为“Targhib wal tarhib”,大致可以翻译称“诱惑与恐怖”,这是他们用来“征服国家并迫使人民遵守伊斯兰法律、伊斯兰教法”的工具。

外展方式具有操控性,利用“人脑的本能部分,以快乐和痛苦极度相反的压力——奖励,然后是严厉的惩罚——给人洗脑,让人相信伊斯兰教”。

极端分子在线招募人员寻找新战士时,也采用这一策略。他们强调等待他们的荣耀“诱惑”他们加入进来,但后来新兵未能参与圣战,就会受到“恐怖”和被羞辱的威胁。

她说:“伊斯兰教一直使用这些‘快乐与痛苦’的洗脑手段,残忍和不寻常的惩罚,从起初到今天都是如此。”与圣经和西方犹太教与基督教传统不同的是,伊斯兰教扭曲“自我保护和生存的人类本能,打破人民的意志,给他们洗脑成为奴隶式的服从”。

然而,许多穆斯林人不知道这种教义,因为达尔维什是穆斯林的时候也不知道,当时她在埃及经历过这种影响。她说,但主流穆斯林牧师确实在媒体上宣传这种教义。

半岛电视台节目《伊斯兰教法与生活》中,穆斯林教长萨尔曼·艾尔·阿瓦达(Salman Al Awda)推荐采用这种极端措施 ,以“双向夸大……道德上和物质上的奖励与惩罚”。他说,根据伊斯兰教法,按照这种教义采取的恐怖行为是“合理的”。

达尔维什进一步哀叹,温和的穆斯林通常学会接受恐是生活的常态,很多人为此辩护或保持沉默。

她说,“当女人被殴打时,我生活的伊斯兰文化看起来是另一回事。当女孩被荣誉谋杀时,问题是‘她做了什么?’, 而不是‘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当基督徒被杀害和迫害时,许多人将他们在穆斯林手中的迫害归咎于基督徒。伊斯兰对于恐怖主义的正常反应变成:‘这和我无关。’”

她的说法似乎和英国《频道4新闻》进行的2016年4月民意调查吻合,1000名英国穆斯林接受了访问,并制作成《英国穆斯林的真正想法》(What British Muslims Really Think)的时事纪录片。

只有34%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他们认为他或她参与了叙利亚的恐怖主义活动,他们会向警方报案。

伦敦市长萨迪克汗(穆斯林)去年9月表示,恐怖行为是“大城市生活的一部分”,这一观点与主要大众传媒的观点一致。

西方政界人士和媒体发言人现在表示,人们应该将伊斯兰恐怖主义视为“新常态”,就像地震这样的自然灾害,这证明伊斯兰教义已经在他们的心智上起到了作用,达尔维什说。

她说:“伊斯兰教计划将每个人都变成‘温和的’穆斯林,当你旁边的人遭遇恐怖事件时,你最终会袖手旁观。”

法拉杰补充说:“现在要么屈服于对伊斯兰圣战组织这种怪兽的恐惧,要么采取唯一的理智回应,用爱抵挡。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我们是否勇敢地成为想成为的人,并且为已经失去的东西而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