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抱歉,凯特琳·詹纳不过是穿着裙子的男人!

By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2017年02月28日|06:2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我很抱歉,凯特琳·詹纳不过是穿着裙子的男人!
(图片:路透社/DANNY MOLOSHOK)
2016年2月28日,凯特琳·詹纳(Caitlyn Jenner)来到加州比佛利山庄名利场杂志奥斯卡晚宴派对。

我并不是随便写下这些文字,我说凯特琳·詹纳(Caitlyn Jenner)不过是穿着裙子的男人,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嘲弄,或者神所禁止的仇恨。

我不过在说浅白和明显的事实,现在这个事实可能政治不正确。这些天变性问题独霸新闻,考虑到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上周在全美电视节目中呛声民主党领袖扎克·佩特卡纳斯(Zac Petkanas)(具体而言,讨论与性别有关的问题),看起来现在是把事情说清楚的好时候。

  • 迈克尔·布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那么,为了避免所有的歧义:不,你不能选择你的性别;不,性别不是在你个人觉悟的水平上决定的(正如佩特卡纳斯所言);不,你的性别不能因为你宣布改变就改变了;不,允许人们更改出生证明上的性别认同并不是良好的科学。事实上,这完全和科学无关。

综上所述,我并不是一时轻视这些宝贵的小孩子非常真实的挣扎,他们为性别认同的问题深深苦恼,我也不是否认许多孩子(和成人)的报道,即他们异于生理性别会更稳定和满足。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并不是轻视布鲁斯·詹纳(或像他一样的人)所经历的创伤,我也不是声称能够个人性地与这些创伤联系起来。

而且我并不是要在属灵上论断那些挣扎于性别认同的人,好像这种挣扎不知怎么地让他们成为最可耻的罪人。为什么会这样呢?

同样,我的目的并不是贬低或诋毁,而是尽量最大声最清晰地,向那些成为变性人的你们所有人宣扬神的爱,提醒每个人耶稣为你而死,就像他为我死一样,神对你们每个人的生命有美好和敬虔的旨意。

你不比我更有缺陷,这个地球上的每个人都以某种方式破碎了,都需要伟大的医生。

但是,因为足够关心变性者群体,所以出来说话,即使我会被贴上“跨性别恐惧症”或者“偏执狂”的标签,我还是要在这里清晰、确信地说出这些事,提醒我们那个皇帝没有穿衣服(正如卡尔森上周在《福克斯》上所做的)。而且我鼓励父母和决策者,辅导员和牧师,教育者和活动家,还有所有关心变性朋友和家人的人:

1.没有确定的科学确定性别身份。

2.我们对大脑的运作仍然知之甚少,包括现在所谓的性别焦虑症(以前称为性别认同障碍或GID)。

3.研究继续显示,绝大多数确定为变性人的孩子过了青春期之后就不会这么做了(甚至很多后来确定为同性恋的人)。

4.肯定有比现在更好地方式来处理性别焦虑症。

5,把不到1%的人的挣扎强加给其他人,这不公平,特别是强加给易受影响的孩子身上。

6.人们应该庆祝和欣赏性别差异,而不是冠上异性恋等名号。

让我对CNN的克里斯·科莫(Chris Cuomo):先生,一位父亲不希望女儿在学校看到男孩的阴茎,这并不是不包容。这就是所谓的做一个好爸爸。

我在这个最新视频中谈到了这些问题(以及更多),包括詹纳、卡尔森和佩特卡纳斯的视频剪辑,还有科莫和加州公立大学一些令人震惊的声明。

请花几分钟时间来观看和分享视频(不到7分钟),然后做三件事:

1.祷告以新鲜和真实的爱去爱那些在性别认同中挣扎的人。

2.触及那些变性人,并真诚地请他们对你讲述他们的故事。

3.帮助他们在主里找到完整。

请记住:凯特琳·詹纳不是女人,就像瑞秋‧铎雷查(Rachel Dolezal)不是黑人一样。

这些都是事实,仅此而已。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2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