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卡里前妻谈痛苦过往 称教会未能帮助重建跌倒牧师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7年02月3日|06:05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熬过2009年与已故丈夫大型教会牧师扎卡里·蒂姆斯(Zachery Tims)离婚之痛,里瓦·蒂姆斯(Riva Tims)谈到扎卡里死后的生活,以及教会如何能更好地帮助跌倒的牧师。据悉,扎卡里最终因毒品和滥交在2011年断送了自己的生命。

里瓦·蒂姆斯
(图片:基督邮报/MAJESTIC LIFE MINISTRIES)
佛罗里达州宏伟人生教会(Majestic Life Church)教会的牧师里瓦·蒂姆斯(Riva Tims),她与已故的前夫扎卡里·蒂姆斯(Zachery Tims)共同创建了宝娜·韦特(Paula White)带领的新命运基督徒中心(New Destiny Christian Center)。

蒂姆斯在新书《When It All Comes Together》(暂译为“当走过这一切”)中分享了痛苦的康复过程,以及作为单身母亲养育四个子女的挑战,她有一个儿子是脑瘫患者。

她还谈到失去一度受欢迎新命运基督徒中心(New Destiny Christian Center)的痛苦,现在该教会由宝娜·韦特(Paula White)带领,这是她与已故的前夫共同创立的,以及神如何使用这些事件催生了现在她在佛罗里达州带领的有着1700名会友的宏伟人生教会(Majestic Life Church)。

“这本书是在经历七年极度可怕的考验之后才出来的,”蒂姆斯周一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解释说。

Like us on Facebook

这是个续篇,她曾在2012年出书《When It All Falls Apart》(暂译为“当这一切崩溃”),她在那本书中详细谈到因“可卡因和海洛因急性中毒”最终导致前夫意外死亡以及随后蜂拥而至的媒体。

“没有一件事——我意思是说——我人生中没有一件事时按我所期待发生的。我本应该是医院管理人员,高高兴兴地嫁给了我的丈夫会计师扎卡里·蒂姆斯。我从来没有想过扎卡里和我会成为牧师,但神差遣我们在奥兰多建立教会,”她在新书中写道。

“所以,难道我们不应该结婚,不应该建立城市命运(City of Destiny)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带领‘家庭教会以满足家庭需要’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参与到孩子的每一个里程碑时刻,一起白头偕老吗?我的生活一点也不像我所期待的。但就像保罗说的那样,我选择竭力向前,做一切我知道需要做的,不管环境如何。”

蒂姆斯坦率地谈到了有时看重职务而非事工的教会政治,以及这个过程给她造成的伤痛。她提到,她认为宝娜使用不当的手段,宝娜现在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属灵顾问,带领新命运基督教中心,以及如何靠着神的帮助从这个痛苦的考验中走出来。

“宝娜发布新闻稿,称她会成为新命运的新主任牧师。我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他们一直告诉我教会在寻找一名已婚的牧师,而且她是遴选委员会的成员。我的心很沉重......”蒂姆斯写道。

蒂姆斯告诉基督邮报,她希望和扎克里破镜重圆。她相信如果没有离婚,丈夫今天很有可能还活着,但当时她没有得到教会合适的支持,这部分要归咎于教会政治问题。

“我在2006年底发现丈夫不忠,我们直到2009年才离婚,因为我一直在为我的婚姻争战。那时我们都在接受辅导,”她说。

“造成最终离婚是他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行为(背叛),我的健康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我的心智健康,类似这样的事。所以,我到了不得已的境地,为了照顾我自己和家人,必须离开,”她解释说。

蒂姆斯说,她从未卷入名人的生活方式,称自己只是低调、节俭的“好管家”。她认为,她可以帮助到前夫,如果他让她帮助,如果教会领袖以不同的方式带领他。

“他去世前,他一直告诉人们,‘如果我接受良好的辅导,我的婚姻今天还在。我仍然与我的妻子在一起。’我们都相信那一点,”蒂姆斯说。

扎卡里·蒂姆斯
(图片:FACEBOOK/NDCC)
扎卡里·蒂姆斯牧师。

她解释说,跌倒牧师的恢复之路是非常复杂的过程,涉及诸多因素。有时教会并未为那一部分做好准备。

“这是一本我一直想写的书,如何重建人们回到基督的肢体里,”她说。 “有一些事情可以得到恢复,但你可能无法回到相同的位置,你可以用适当的方式得到恢复。

“我心里一直想做的事,我们想要做扎克里·蒂姆斯丰盛中心(Dr. Zachery Tims Enrichment Center)。疲惫不堪的牧师或者经历问题的家庭[可以得到帮助],”她说。她解释说,在这个中心,“家人一起得到医治”。

“通常情况下,他们把人分开。他们把家人分开,把孩子分开,在妻子挣扎的时候,他们把跌倒的牧师带走,而妻子是受害者。他们待[你]的方式好像你会没事,我们已经在处理这个家伙......他是大家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人,但他们忘记了神在看顾家庭。因此,通常破碎从起初就开始了,”她说。

谈到自己与前夫复合失败的经历,蒂姆斯说,她感到挣扎,因为帮助她家庭的做法并不适合他们的需要。

“你要知道,在恢复的过程中,我[结婚前]是处女,我只知道他,我不知道别的。我甚至不能理解不忠。当他说不忠,我只是想象他吻了别人。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想到比接吻更深的其他东西。而这真的冲击到我了,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才意识到,”她说。

“恢复”,她强调,“对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这不是千篇一律的的情况,我注意到,有时,当人们帮助一名牧师恢复,他们根据他所经历的,根据教会不同的类型,不同的人口分布帮助他。他们努力想恢复他……他们没有听从主的圣灵,不理解女人,一个离开了爸爸的家,来到丈夫身边的女人。”

“对她来说,这个类型的恢复甚至与一个未曾保守自己,后来得救并结婚的女人得到恢复的过程都不同。她的心态是不同的。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帮助恢复的方式适当,我们还会在一起,”她说。

蒂姆斯解释说,现有的资源缺乏,促使她写她这本书。

教会工作人员,她说,必须认识到神的教会绝不会依赖于任何一个人或其个性才能存在。牧师跌倒后,教会应该有一个体系,确保牧师得到他所需要的帮助。

“我总是说,教会不属于一个人,教会属于神,神会照顾祂的教会。祂的恩典会进来,在那个期间肯定有方法让教会继续增长,得到医治。

“我的计划是有其他人来接替,当他(前夫)完全离开,家人完全离开后,允许神带来医治、恢复和拯救。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她说。

她敦促教会确保有适当的问责制,来帮助保护牧师。

“通过问责制来管理。你可以有理事会,但如果这是‘凡事赞成的理事会’,那就不是真正的理事会。你需要得到管理。你需要有相互制衡,你的报酬是多少,有多少是你的收入,你在教会中担任的财务职能,”她说。

她说,宏伟人生有一个体系来管理财务。

“我不参与财务管理,因为我想专注在事工上,我们有管理团队来处理其他事物。我有住房补贴和汽车补贴,和一些牧师一样——有制衡,这不会让你拿的多过你所需的,”她说。

蒂姆斯警告要提防从信徒而来的偶像崇拜的诱惑。

“有时候,甚至不是牧师。人们这样做。人们开始更关心什么是牧师的想法,而不是神的想法。他们更关心取悦牧师,而不是神。作为牧师,你的工作是将他们指向耶稣,”她警告说。

“这是你的工作,将他们指向圣灵的带领、神和他的话语与他的原则。无论何时,他们将自己指向你,或者给你应得的更多荣耀,那么你就应该谦卑。说‘不,我要把你带向耶稣。’我认为这是关键。你不能一味地让人们待你,像对待神一样。而且我认为这就是让人们陷入困境的地方。他们享受比他们应得的更多荣耀,”她解释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