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练之痛胜过后悔之痛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没有什么比选择操练之痛胜过后悔之痛更好的感觉了。

你的选择——是操练的痛苦,还是后悔的痛苦呢?一个会带来极端的满足感,一个则与失败感相连。我们祷告求神来治愈而不是帮助自我操练来改掉恶习。如果你在这方面有所挣扎,那这两份讲道文也许有帮助。

通览圣经,我们都看到神会操练那些他所爱的人。诗篇94章12节说“耶和华啊,你所管教、用律法所教训的人是有福的!”我们也被鼓励来锻炼自己的身体。没有操练,我们也无法有效地被圣灵充满。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还说过:“真信仰从来不是被动的——而总是顺从的。”

自我否定的信息并不广受欢迎,但却很有力量。著名的足球教练汤姆·兰迪(Tom Landry)曾经有很好的发现:“足球教练的工作是要让人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这么做是为了让他们达成一直想要达成的目标。”我们也可以说:“牧师的工作是要帮助人们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这是为了让他们达成一直想要达成的目标。”

罗马书6章16节确立了这个原则:“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成义。”无论如何,我们都是奴隶——是神的奴仆或者是自己冲动和欲望的奴隶。提摩太后书1章7节说,圣灵不是要我们胆怯,而是给了我们刚强、仁爱和谨守。那些说操练是律法主义的人大错特错了。我们受召是要交托给圣灵并阻碍罪——但当我们向罪投降,我们就是要阻碍圣灵。

自控是领导力的必须。提多书1章8节还说领袖“乐意接待远人,好善、庄重、公平、圣洁、自持。”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要求禁食,以此让领袖们控制自己的胃口而不是让胃口控制他们。威廉·潘(William Penn)说过:“没有哪个连自己都管不好的人能去管别人。”在哥林多前书9章27节里,保罗说他攻克己身,以身服他自己,这样他就不会没有侍奉的资格了。未经操练的领袖这词本身就自相矛盾。

学习并操练自控的最好办法之一就是禁食。当耶稣指示我们做某件事,结果总归会对属灵和身体都有好处:“你们禁食的时候”(马太福音6章)。圣经并没有说“当你们犯罪并且如果你们禁食”,相反,圣经说的是“如果你们犯罪并且当你们禁食”。禁食不是可选项。禁食的显著成果是在属灵上的,不过身体也在这过程中有益处。你一边头痛、一边穿着太小的裤子、身体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时候去祷告、寻求神的效果会更好吗?当然不。

你放在嘴里(身体)和心里(灵魂)的东西会影响你的精神——当你喂养你的精神,那就会影响到身体和灵魂。举例而言,有人会说:“请为我的恐慌、愤怒和焦虑祷告。”我们可以这么做,但你也会想要终止自己对咖啡因、糖、尼古丁成瘾的习惯。身体也会影响到灵魂。

多年来,我见过的大部分治愈都是对身体好好管理的成果。美国儿童中有超过1200万人超重,还有比这更多几百万人则营养不良,讲述这题目的需求前所未有之大——咖啡因、可乐和垃圾食品助长了疾病瘟疫。我们祷告祈求神来治愈而不是来帮助我们自我操练以改变这些恶习。

没有谁是完美的,但我们受召是要来操练自己的身体并运用自己的智慧。神确实会以奇迹的方式来治疗,即便在我们无知的情况下也会如此,不过对此的期待却与规律不符。罗马书13章14节告诉我们“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我们必须采取行动,选择操练之痛以胜过后悔之痛。

禁食如同给房间大扫除。当肉体被控制,焦虑、恐惧、不信、疑惑、情欲、嫉妒、苦毒和愤怒都被最小化了。禁食对你有害的神话毫无依据,而且被多次证伪。从靠给人建议中获利的那些人那里获取建议时要小心。美国医药领域接近75%的临床实验由那些能因此得利的私人公司赞助。比如“咖啡对你有好处——越多越好”(这就是大型咖啡公司资助的)。“服用这药片可以减肥,”不用介意包括内出血、痉挛和恐慌在内的副作用。“吃这种儿童谷物吧——看看多有趣,”别去介意什么转基因、色素、添加剂、防腐剂和毒性成分。美国,醒醒吧!你就是你所吃的。禁食不会杀了我们,过度消费才会。除了禁食者本人,没有谁能从禁食中得利。

医学博士乔尔·福尔曼(Joel Fuhrman)说的很对:“身体拥有奇妙的能力,可以自我吸收、摧毁无用组织,比如脂肪、肿瘤、血小板和其他不必须的以及疾病组织,同时保全必须的组织,让禁食能够来恢复系统的青春活力。”绝大多数针对癌症与禁食关系的研究都支持这种恢复过程的存在。化疗的目标是阻止或者说减缓癌细胞的成长,不过身体有一种自然、神赐的方式来达成此目的,同时却不必伤害健康细胞——那就是禁食。疾病通常是病从口入——禁食则是解毒办法。当然,属灵健康和完全是禁食的目标,不过身体上的好处也是物有所值的。

你知道吗,当我们控制饮食,不再给疾病火上浇油,二型糖尿病就接近被消灭了。这并不一定是什么过程性疾病——如果你釜底抽薪,那依然有希望。从消除垃圾食品开始。绝大多数人发现几乎无法禁食的原因是在于对他们而言这是远离毒品和成瘾物质。教育你自己,需要的话要寻求医学帮助和咨询。不过要记住,绝大多数人不支持禁食的原因仅仅因为他们受的训练就是缓解病痛而非解决问题。

最后,操练和自我控制并非要让神更爱我们,不过我发现我确实更爱神了。没有什么比选择操练之痛胜过后悔之痛更好的感觉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翻译:尤里)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国加州兰开斯特“西部基督徒团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始人与主任牧师。他刚刚出版了他的第七本书《Desperate For More of God》。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