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自由:宗教自由

ByChuck Colson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2年02月15日|04:2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近来我一直谈论的是关于奥巴马作出的涉及避孕药的行政命令试图无情的限制宗教自由。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是天主教主教已经强烈的反对奥巴马的所谓“调节”来豁免宗教组织为堕胎相关事项付费,包括避孕药、避孕以及使不孕的器械及服务。

对主教来说是好的。总统所说的没有改变任何事情:宗教组织还是要为那些违背他们宗教信仰的服务提供保险费,虽然不是他们直接缴纳。

现在为什么这件事情重要呢?为什么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呢?行政机构希望你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避孕的,不是很多人关心的话题,甚至天主教的多数群体。但是这场征战是关于我们的最首要和最重要的自由--宗教自由的。

作为基督徒,我们知道自由是人类的自然条件,因为我们都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拥有完全的自由的神,尊重在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的自由。

甚至自然神论者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的起草者,他写道“全能神耶和华创造了自由的意志”。杰弗逊反对“所有通过暂时的惩罚和重担或者剥夺民主权利来影响宗教自由的尝试。”并且他承认虽然“我们宗教的伟大作者(神)”有权柄限制我们的自由,但是他选择不这样做。限制宗教自由是“偏离”神的计划的。

Like us on Facebook

我们的开国之父们--甚至那些不是基督徒的人也为争取宗教自由而奋争,没有宗教自由及良心自由,我们其他所有的自由都将成为一纸空文。如果政府能够命令我们相信或不相信的,或者是我们怎样活出或者不能活出我们的信仰,那么这意味着我们不是一个自由的人。

我这样说并不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我作为美国建国的一名学生这样说。我能够坦率的说美国开国之父们所说的。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第四任美国总统及“美国宪法之父”,他认为“我们对于创造主的宗教或者责任以及免除这种责任的行为,只能够靠理性和说服,不能够强迫或使用武力,并且也不能够通过命令其他人或者民主社会。”

我们国家的领袖们如此无情的漠视我们的历史、传统和权利,让我们感到震惊。我们不能再保持沉默。我们必须呼喊出来,将我们的邻舍和领袖们带回美国经验中的根基性的信仰。

今天,在我的“2分钟的警示”中,我鼓励大家浏览ColsonCenter.org网站,我将会邀请你们参加我们的“打破沉默的漩涡”会议,这个会议将在靠近华盛顿特区的一个退休会中心举行,请过来参加,学习并与我们一起讨论。将会有一大批优秀的讲员,其中包括Joni Eareckson Tada和Eric Metaxas。我们将不再保持沉默,因为我们的最珍贵的自由处于危险当中。

本文选自“BreakPoint”(意为:断裂点),2011年9月12日,版权2011,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意为监狱团契事工)。经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同意后重印。保留所有权利。在没有得到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的同意下不允许重新生产或分发。 “BreakPoint®”和“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是监狱团契的注册商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