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出生是个错误吗?

ByChuck Colson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2年04月9日|01:1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Chuck Colson

我们都听说过“错误的死”的法律诉讼,但是一个医生能否被起诉错误的出生呢?最终的答案是:是的。

通常情况下,医生和医院对于没有能够成功地阻止病人死亡需要承担责任。但是最近俄勒冈州的一对夫妇胜诉案件的判例显示,医生也需要对未能阻止一个生命的出生而承担责任。

这对夫妇名为Ariel和Deborah Levy,来自于波特兰。他们本月获得了290万美金的赔偿,因为医生们没有预见到他们四岁女儿的唐氏综合征。Levy夫妇说,如果当孩子还在子宫里时,他们知道这个孩子的有这种疾病的话,他们会堕胎的。

作为一个自闭症青年的祖父,这个案件很深地刺痛了我的心。看到我的女儿艾米丽(Emily),我明白了抚养一个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意味着不能在公园散步。但是我也知道拥有那个孩子在我生命中的喜乐。不管情况如何,我的女儿会做正确的事情。但是这个自闭症的孩子Max带给我们的最丰富持久的快乐是,我们认为他是神给我们的一个难以形容的祝福。

当然,Levy夫妇表示他们非常爱自己的女儿,但是他们只是需要钱来更好地提供给他们的女儿。(我们想知道为什么医疗费如此飞涨!)

但是我禁不住思考,当他们说他们的女儿本来不应该出生时,比起其他有唐氏综合症孩子的父母经验的影响,他们更多地受到了我们的文化对待残疾孩子态度的影响。

Like us on Facebook

在美国,被诊断出有唐氏综合症的未出生的孩子95%都被堕胎了。但是根据最近由波士顿儿童医院所做的调查及MSNBC所做的报道显示,患有这种疾病的成年人99%表示“他们的生活是快乐的,”并且几乎同样数量的人说他们喜欢真实的自己以及他们的样子。

最值得一提的是,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孩子的父母中80%称“因为他们的孩子,他们对于生活的观点更加积极了……”

人的价值取决于生活质量的观点或许成为了这个时代最具有毁灭性的谎言,这是纳粹所渗透给我们的谎言之一。这种严酷的算术现在被用来为处理那些社会认为“不完美”的人而辩护;这是令人厌恶的,并且是对我们里面神的形象的攻击。

但是对于唐氏综合症的孩子的堕胎率的真正丑闻是出于这些统计数据。事实上他们并没有过着一个悲惨的生活,他们的父母也没有。

你们很多人可能记得几个月前在网络上迅速流传的一张照片。一个6岁的男孩子手里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巧妙地模仿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标语:

“我或许不完美但是我很快乐,”后面写着小波阿斯(这个孩子的名字)的签名的信息,“我是上帝的杰作,我刻印了他的形象。我是被祝福的。我是患有唐氏综合症而幸存的10%的孩子中的一个。”

这个小男孩和Levy夫妇的女儿从家庭中所分享的爱揭露了这个谎言:他们的生命没有价值,或者有一个生命是错误地出生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