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从》:谴责西方媒体对受逼迫基督徒的视而不见

ByChuck Colson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2年03月12日|01:4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Chuck Colson

过去多年来,尼日利亚北部的基督徒一直受到“博科圣地”(Boko Haram)这一基地组织附属团伙的谋杀和种族清洗。“博科圣地”这一名字的含义是“(圣经学习)是被禁止的”,他们宣称要杀死每一个尼日利亚的基督徒,在尼日利亚强制推行伊斯兰教法。

近日,尼日利亚安全部队对“博科圣地”的袭击给博科圣地带来了致命的挫折,但是却是在他们杀死了500名基督徒之后。这些基督徒成为了在“极端伊斯兰偏狭”的攻击中牺牲的基督徒中的一部分。“极端伊斯兰偏狭”是西方媒体不感兴趣的一种“偏狭”组织。

这就是阿亚安·希尔西·阿里(Ayaan Hirsi Ali)最近在新闻周刊上所写的一个故事。阿里,索马里人,因为电影《服从》(Submission)而出名,该影片揭发了伊斯兰社会对妇女的虐待。结果,他的合作者文森特·梵高(Theo Van Gogh)被谋杀,阿里躲藏了起来。

阿里是一个受到争议的人物,但是与她的文章无关。基督徒遭遇患难的程度在伊斯兰教中是证据充分的,并且应该被“断点”(BreakPoint,本文作者从事的一个事工)听众所熟悉。

除了在尼日利亚所发生的,阿里还引用苏丹政府针对南苏丹的基督徒而发起的种族灭绝战争。在世界还没有听说过达尔富尔这一地区以前很长时间,苏丹的基督徒就已经遭受了来自Cartoon的伊斯兰政权的残酷逼迫

在埃及,“阿拉伯的春天”为科普特正教会基督徒带来了一个残酷的冬天。

Like us on Facebook

有些时候犯罪者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者,有些时候则是埃及军队自身,但是在这两种情况中,信息都是一样的:比伊斯兰教更早出现在埃及的科普特基督徒在埃及已经没有安全了。

还有一些其他的例子在新闻周刊中被称为“伊斯兰世界中关于基督徒的全球战争。”阿里将它称为“一个主要的但是极少被报道的问题”是正确的,但是问题是“为什么会极少被报道?”

如果阿里所引述Nina Shea的话“很多穆斯林国家的基督徒已经失去了来自他们社会的保护”是正确的,为什么我们没有在西方的主流媒体中听到过关于这个问题的更多消息呢?毕竟,这些媒体报道了“阿拉伯的春天”及其之后的影响。为什么却没有报道基督徒所受到的攻击呢?

阿里暗示说这种“沉默寡言”有几个原因。其中之一是“挑起更多的暴力”的恐惧,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违反常情的:这就像告诉一个被抢劫的人说你想要帮助他,但是你害怕招惹抢劫他的人更加生气。

另外一个恐惧是被指控为“伊斯兰恐惧症”。这是更不合常理的。现在我们尊重希望和平生活的大部分穆斯林,但是现在激进分子正在以伊斯兰教的名义扩展恐怖行动。伊斯兰国家应该和我们一起谴责这些暴力。

让人痛苦的事实是西方国家及很多穆斯林国家对基督徒少数群体在伊斯兰教世界所受到的逼迫视而不见。

阿里和新闻周刊已经提醒我们现在正在发生的不应该是沉默寡言,最羞耻的服从只会产生更多的牺牲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