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位师母都需要朋友

ByJEANA FLOYD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8月15日|04:1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Jeana Floyd
    珍娜·弗洛伊德(Jeana Floyd)是罗尼·弗洛伊德博士(Dr. Ronnie Floyd)的妻子,她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母亲、祖母和乳癌幸存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珍娜·弗洛伊德是罗尼·弗洛伊德博士的妻子,也是母亲、祖母、作家,对抗乳癌27年,并活了下来。

那是1990年。一月我被诊断出罹患乳癌,因此三月那场为牧师及其妻子举办的会议,我是带着破碎的心与罗尼一同前往的。出席的女士当中我知道一些人的名字,但会议室里一个熟人都没有。

结下一段特别的友谊

Like us on Facebook

然而会议期间发生了一件事,至今已持续27年的友谊就此萌芽。最后仅限女性参加的活动要我们从篮子抽出一位牧师妻子的名字,并承诺在接下来一年为她祷告。坦白说,我甚至不记得我抽到谁……我人在那里,却心不在焉。不过抽到我的人真的有为我祈祷,将我的名字贴在她的冰箱上一整年。

不要低估与你的先生参加聚会时认识当地工作人员和教会以外的牧师妻子的机会,因为那次经验展开的友谊对我意义非凡。

友谊就是互相分享生活点滴

27年前开始的那段友谊不断在人生路上鼓舞着我。我们一起分享生活大小事,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发洩、一起吼叫。我们经历了两人13个孙子女诞生的喜悦,走过父母渐衰与子孙需要祷告的担忧。她听我诉说那些绝望和快乐的日子中,看见上帝在我的生命和我们教会生活中工作。很少人了解我作为妻子、师母、母亲以及祖母每天的生活!

与另一位师母发展友谊

但我成为师母后,我渐渐明白师母之间姐妹情谊的价值,并心存感谢。没有人像我们一样了解彼此的生活,也没有人可以像我们一样对彼此的喜悦和挣扎怀抱敬意,并予以认可。

法兰西丝·罗博兹在《我灵深处》一书中写道:“想必祂已经赐给你守护天使,他们有时会以你朋友的身分出现。接受他们的帮助,如同接受上帝恩典一般,你得到的祝福就会加倍。反过来,你也可能以类似的形式被派去祝福别人。”这对师母来说是千真万确的。生活中我常需要守护天使前来相助,而那鼓舞的力量往往来自另一位牧师妻子。

为其他师母付出

三十年来,我(学年期间)每个月都举办午餐会,目的是增进教会工作人员妻子之间的关系。见面后我们会互相交流、互相鼓励。透过这样的餐会,我们能让平常忙得不可开交的妻子们彼此连络感情。

我们的话题很广泛,从鸡肉派的制作方式、对丈夫的爱到如何帮助与会者熬过艰困时期都可以聊。我们未必都是好朋友,但这餐会在我们之中建立友情和团结精神,提醒我们身处同一个团队,试图实践同样的目的──分享好消息、门训、陪伴我们从事神职的丈夫。我们之间的差异甚至跨越世代与种族。

当师母四十年,我发现自己需要会逗我笑、陪我哭、支持我、了解我的生活,还会跟我一起开牧师内部玩笑的朋友。最重要的是,我需要引领我更接近耶稣和祂的教诲的同伴。

每位师母的人生中都需要一个苏西‧霍金斯

这就是为什麽苏西‧霍金斯是我27年来忠诚又值得信赖的朋友,她是受上帝呼召的牧师O.S.霍金斯博士的妻子。霍金斯博士是指南石金融资源的的主席,该事工位于德州达拉斯。

成为其他师母的苏西‧霍金斯

请容我提出一项挑战,就是当其他师母的那种朋友。也许她在你的职员团队里,也许她住在别的小镇、城市或别的州。找时间跟她聊聊,发电子邮件或短信给她,和她分享你的生活——你也过着同样的生活——师母的生活。

我很感谢一段甜蜜的友谊在充满不太认识的师母的会议室里展开,感谢上帝在我人生中煎熬的时刻将苏西‧霍金斯带来做我的朋友。在这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需要这段友谊,然而现在我很庆幸我们一同克服困难,慢慢从陌生到熟悉,享受日常生活和信仰生活的快乐与悲伤。多么美好的祝福,做为牧师妻子,我们能交到好姐妹是多么难得。

文本最初发布在RonnieFloyd.com

珍娜·弗洛伊德是罗尼·弗洛伊德博士(Dr. Ronnie Floyd)的妻子,她是一位作家、祖母,也是一位乳癌幸存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