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忱2016:护教学家撒迦利亚称美国歌让他走向圣经

ByAnugrah Kuma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6年01月5日|02:3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热忱2016:护教学家撒迦利亚称美国歌让他走向圣经
(图片:热忱大会提供/BOBBY RUSSELL)
2016年1月3日,周日,基督教护教学家及作家拉维·撒迦利亚在亚特兰大飞利浦体育馆对数万名年轻人发言。热忱19年的历史中,休斯敦的学生们首次可以透过直播收看撒加利亚的演讲。

护教学家及作家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现身乔治亚州与德克萨斯州举行的2016年热忱大会(Passion Conference),对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发言,讲述了上个世纪60年代他正在迫切寻找真理时,美国人写的一首歌引导他走向圣经。

撒迦利亚在亚特兰大飞利浦体育馆(Philips Arena)发言,和会众讲述了他归向基督教的旅程,这始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一系列问题,当时他还在印度新德里生活。

热忱运动(Passion movement)发起人,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热忱城市教会(Passion City Church)牧师路易·纪里欧(Louie Giglio)主持这次为期三天的大会,大会于周一落下帷幕。参加大会的学生大多在18至25岁之间。

撒迦利亚是传统福音派护教学家,他继续说道,他躺在医院病床上时,在赛昂收音机上收听艾德·艾姆斯 (Ed Ames)的歌《谁来回答》(Who will answer)。

Like us on Facebook

这位印度出生的加拿大裔美国护教学家背诵了这首歌的歌词:从脑海中,/ 我们游荡着,盲目地被绊倒/ 经过常常纠结的迷宫/ 在没有星光的夜晚和没有阳光的日子,/ 寻求一些线索/ 或道路带我们走向真理,/ 但谁来回答?

两个人并排站着/ 一起宣誓,手牵手/ 这爱深刻在他们心间,/ 但很快空虚的感觉开始了/ 淹没他们空荡的生命,/ 当他们寻求如何和为什么时,/ 谁来回答?

在陌生而遥远的山上,/ 年轻人躺着一动不动。他的手臂再也不能抱他的孩子,/ 因为子弹疯狂袭来/ 把他打倒在地。现在我们哭了,“亲爱的神,哦,为什么,哦,为什么?”/但谁来回答?

高高地站在孤独的岩脊上,/ 一个人踉踉跄跄走近岩脊,/ 人群在聚在下面嘲笑/ 怂恿他继续,“去吧,天啊,去吧!” 但谁会问,什么在引导他/ 在他个人的末日,/谁又能回答?

.....我们的希望在核桃壳里吗/ 在脖子上戴着庙铃里吗,/ 还是挂在与世隔绝的修道院墙上/ 蒙面人在大厅的什么地方祷告?在碎裂书籍躺着的布满灰尘的书架上,/ 或者在我们的星星上,还是在我们自己心里,/ 谁来回答?

“如果灵魂黑暗/ 因为恐惧不能说,/ 如果头脑困惑/ 当规则不适合比赛时,谁来回答?谁来回答?谁来回答?”

撒迦利亚说,有两件事让他对这首歌感到惊奇。一,唱这首歌的是美国人,他会认为,他不会有他所有的问题,直到他有机会搬到西方国家,他的生活变得舒适起来。二,这首歌的措辞方式,特别是关于谁来回答。

他很快求助于圣经,向耶稣祷告,求问他是不是就是自己认为的那样,那么他将尽一切努力寻求他。

“年轻人,真理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撒迦利亚告诉会众说,并问道:“真理对你是否重要?”

他说,在政治活文化领域,以及如此众多的其他追求中,这似乎并不重要。

然后,他把青少年的吸引力引向耶稣的话,“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撒加利亚补充说,有三件事可以证实真理:逻辑一致性,经验充分性和体验相关性。

这位护教学家集中讲述了体验相关性,他说我们可以看一下耶稣对人类状态的描述。“没有人比耶稣能更准确地描述你的心和我的心,”他说。

撒加利亚谈到人罪恶的本性时,他提到了20世纪40年代希特勒纳粹政权利用毒气室进行大规模屠杀,说“罪恶的问题是如此普遍,如何强烈,但事实上这也深植在你我心中。”

然后,撒迦利亚讲到耶稣复活的真理。

热忱2016:护教学家撒迦利亚称美国歌让他走向圣经
(图片:热忱大会提供/BOBBY RUSSELL)
2016年1月3日,周日,基督教护教学家及作家拉维·撒迦利亚在亚特兰大飞利浦体育馆对数万名年轻人发言。热忱19年的历史中,休斯敦的学生们首次可以透过直播收看撒加利亚的演讲。

他说,使徒彼得、多马和保罗看到了复活的基督,这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他们为他牺牲了生命。

然后,他背诵70年代初一名在越南的美国士兵写的诗。

“神啊,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话,/ 但现在我想说“你好”,你看到神,但他们告诉你,你并不存在,/ 我像傻瓜一样相信了 这一切。”

“昨晚我从炮弹坑中看到你的天空,/ 我当时想,他们告诉我的是谎言。如果我花时间看你做的事,/我会知道他们并不会实话实说。”

“我想知道,神啊,你是不是牵着我的手,/ 我总觉得你会明白。/有趣的是,我到了这个地狱般的地方,/我才有时间去看看你的脸。”

“我想真的没有更多的要说,/ 但我敢肯定,我今天遇到了你。我想零时很快就会到来,/但我不怕,因为我知道你的时候近了。/信号,好吧,神啊,我得走了,/我很喜欢你,我想让你知道。”

“你看,现在将会有一场可怕的战斗,/ 谁知道呢,我也许今晚会去你家。虽然我之前对你并不友好,/ 我想知道,神啊,你会不会在门口等我。你看,我哭了,我掉下眼泪,我现在得走了,神啊,再见。/自从我遇到你,现在就很奇怪,./我不害怕死亡了。”

撒迦利亚也分享了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的书《文明的故事》摘录:

“在人类记录中,没有比几个基督徒所见更伟大的戏剧性场面,被一系列皇帝嘲笑逼迫,顽强沉默地承受着所有试验,仇敌制造混乱前建立秩序,用神话语的宝剑争战,用希望得胜残暴,并且最终击败了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凯撒和基督在竞技场相遇,基督赢了。”

他最后引用了英国记者马尔科姆·马格里奇(Malcolm Muggeridge)的话:

回顾在历史,我们看到了什么?帝国兴衰,革命和反革命,财富积累消散。莎士比亚描写了日月交替,大国兴衰。

我回头看自己的同胞,曾几何时称霸世界的四分之一,他们大多都坚信,就像仍然流行的歌词,神会让他们强大起来,必使他们更加强大。我曾听一个疯狂、沙哑的奥地利人向世界宣告,德意志帝国将持续千年。

我曾看到一个意大利的小丑说,他自己掌权时,将停止并修改日历。我曾听说克里姆林宫里一个格鲁吉亚杀人强盗称,世界上的知识精英比所罗门更有智慧,比马可·奥里利乌斯更有人性,比阿育王更开明。我看到美国更富裕,军事武器装备上比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联合在一起更强大,美国人如此渴望,就他们征服的范围和规模来说,他们本可以胜过凯撒或亚历山大。所有人只有一生,所有人只有一生,都会消失,随风而逝。

英格兰只是欧洲欧海岸上的一个小岛,曾被威胁解体,甚至破产。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死了,只留下骂名。斯大林是被禁止的名字,他曾帮助建立政权,并统治长达30多年。美国担忧会用完让他们持续在高速公路上咆哮的珍贵液体,但烟雾袭来,越南灾难性战争的悲痛记忆历历在目,媒体直捣水门风车,取得了唐吉诃德式的胜利。所有人只有一生,所有人只有一生,都会消失,随风而逝。

热忱大会创立于1997年,旨在“敬拜和祷告中让学生团结一致,在这个时代带来属灵觉醒”。主题经文来自以赛亚书26章8节,“耶和华啊,我们在你行审判的路上等候你,我们心里所羡慕的是你的名,就是你那可记念的名。”

“虽然我们举办大型聚会,但热忱不只是场聚会,不只是场活动,不只是种感觉。热忱是你我告别无关紧要的事,来到耶稣面前,他的名超乎万名之上,”热忱大会在其活动网站上写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