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都为同性恋的牧师:接纳并不表示赞成

ByMichael Gryboski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9月19日|03:02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卡尔滕巴赫
    卡尔滕巴赫(Caleb Kaltenbach),他是西米谷市发现教会 (Discovery Church)的主任牧师。

加利福尼亚州一位由三位同性恋父母抚养长大的牧师表示“接纳并不是赞成”。

最近,达拉斯神学院教授达雷尔·博克(Darrell Bock)在学校的播客中采访了卡尔滕巴赫(Caleb Kaltenbach),他是西米谷市发现教会 (Discovery Church)的主任牧师。

播客上,卡尔滕巴赫解释说,他相信“接纳和赞成”不是一会事,包括在讨论LGBT问题时也是这样。

“我相信我们受呼召要接纳每一个人。这并不指我们赞成某人做出的一切生活选择,”卡尔滕巴赫说。

Like us on Facebook

“每个主日,我证道时,任何人都可以走进我们的教堂参加礼拜。但我也知道,每个主日与我握手的人中有些人那周做出的人生选择是我不会赞成的,但这不表示我对他们的接纳会减少。”

卡尔滕巴赫还在播客中说,基督徒在参与其他人的文化,包括LGBT社区方面,有待提高。

“如果传教士到海外宣教,他需要在特定的文化环境中分享福音,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处境化。他们必须了解文化,”卡尔滕巴赫继续说。

“他们必须要参与文化——这不是淡化福音,而是将文化作为分享福音的工具,传递福音。而且我认为很多基督徒出于某种理由,对某个特定群体包括LGBT社区,不愿那样做。”

卡尔滕巴赫的父母在他两岁时双双出柜并离婚。他随后由母亲及其同性恋伴侣抚养长大。

成长过程中,卡尔滕巴赫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参加了许多同志大游行,并经历过来自基督徒抗议者的恐同言论和敌意。

“我记得在一次游行结束后——再次说明,这是在八十年代 ——到处都是举着标牌的基督徒,上面写着'上帝恨你们。走开。走开。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如果这还不算冒犯,他们往人身上洒水和尿液。”

“你感到真实的敌意。而且你看到我们,在某些情况下,被称为是最糟糕的人,”卡尔滕巴赫在播客中指出,“你从基督徒接受谴责……他们对同性恋的生活方式抱有敌意。“

卡尔滕巴赫在高中期间成为基督徒,当时他受邀参加一个学生带领的圣经学习,他参加原本是打算去攻击他们的信仰。

“我只是一直参加,我才发现耶稣不像街角的人。使徒保罗不像街上那些举着标牌的人,”卡尔滕巴赫说。

“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我今天仍然坚持的结论,上帝设计的性亲密是在一男一女的婚姻内。”

他说告诉父母他成为基督徒,就像有青年人告诉他的基督徒父母他出柜了。

“我还是青年,然后作为基督徒出现在三位父母面前,”他说。 “他们恐惧的是来自基督教社区的拒绝,现在担心我的拒绝,因为现在我是‘他们、那些人中之一’,他们也给我同样的拒绝。他们害怕说出这样的拒绝,因为这是个充满情绪的话题。”

卡尔滕巴赫在他2015年的书《Messy Grace: How a Pastor With Gay Parents Learned to Love Others Without Sacrificing Conviction》(暂译为“凌乱中的恩典:父母为同性恋的牧师如何学会爱他人并不妥协自己的信念”)中记录了这一属灵转变以及教会与LGBT社区之间需要更好的对话。

“在基督教中,很少有问题像教会接纳LGBT团体这个问题一样如此引起分裂。作为一位牧师以及心爱的家庭成员过着同性恋生活方式的人,迦勒不得不以勇气和恩典面对这个问题。”这本书在亚马逊上的描述中说。

“凌乱中的恩典向我们表明,耶稣‘爱邻舍如同自己’的命令中并没有同性恋邻舍——或者其他任何我们可能觉得很难相关的‘邻舍’——例外的条款。耶稣爱这些人,同时也坚持他的信仰。你也可以这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