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萨伊德牧师离婚 涉婚外情与阴谋指控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7年04月17日|12:4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萨伊德·阿贝迪尼家庭
(图片:aclj.org)
萨伊德·阿贝迪尼家庭

萨伊德·阿贝迪尼(Saeed Abedini)牧师庆祝从伊朗监狱获释一周年不久,4月6日和妻子南姆(Naghmeh)的婚姻不欢而散,有传言称这是由于婚外情和阴谋的指控。

4月6日,阿贝迪尼在脸书页面上写道:“南姆,经历一年半之后,今天离婚终于合法落定了。”

4月12日,两个人申请离婚的爱达荷州埃达县第四法院的官员表示,他们无法进一步讨论离婚细节,因为这些文件已经密封。熟悉南姆的消息人士也证实,离婚最终落定。现在,南姆恢复了娘家姓帕纳希(Panahi)。

4月6日以来,阿贝迪尼在脸书上批评知名宗教领袖,例如葛福临——葛培理布道团主席、撒玛利亚救援会主席,称他们利用他获利,直到媒体对他的兴趣消失为止。

Like us on Facebook

然而,葛福临对这一说法提出了异议。

“遗憾的事,葛福临努力确保他(阿贝迪尼)从伊朗监狱中获释,并提供了他从德国到美国的交通费用,并给予萨伊德和南姆个人政务援助……他提供了婚姻咨询,而不用他们掏腰包,还给萨伊德各种就业机会,但迎来的是现在脸书上有关于葛福临及其事工撒玛利亚救援会的攻击帖,”葛福临发言人马克·德莫斯(Mark DeMoss)在给基督邮报的声明中表示。

至少有两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基督邮报,葛福临听说阿贝迪尼有外遇,他在伊朗入狱前,以及回到博伊西家中后都是如此,此后这位福音派领袖就开始不再给予他财务支持。

有消息源称,这些说法都在密封的离婚文件中罗列了出来。

4月12日,基督邮报就这些说法联系萨伊德,但没有收到回复,但他在脸书上表示,南姆利用他,并在媒体上提出 “虚假的指控”。

他写道:“我被捕之前,给了南姆全部的授权委托书,她在媒体上提出虚假指控之后也是这样,我还在监狱的时候,她卖掉了我们的房产,我们的账户也空了,并且还申请了保护令。”

“因此我重获自由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我甚至不能靠近她和孩子,问问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但我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自己的书中分享和澄清。”

他补充说:“葛福临知道针对我这一切的奸计,五个星期前,他让我把这些都写进书里。”

这对富有争议的昨日夫妻有两个孩子,阿贝迪尼2012年回到伊朗参与家庭教会,因此被软禁后被关进监狱三年半,从此两个人受到公众关注。

萨伊德被监禁期间,南姆多次公开露面,为丈夫获得自由游说,包括2013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讲话。她还私下会见了前任总统奥巴马,那是2015年,奥巴马访问两个人的家乡博伊西。

但是2015年11月,南姆暂停为萨伊德公开宣传,称他们的婚姻中一直有心理和性虐待,以及其他问题。

2016年1月,阿贝迪尼从伊朗监狱获释10天之后,南姆申请与丈夫分居。她告诉路透社,阿贝迪尼威胁要离婚,她已经采取了“暂时的法律行动,确保我们的孩子留在爱达荷”,直到他们之间的问题解决。

去年10月,南姆提出离婚申请。

4月6日,他们的离婚最终尘埃落定,阿贝迪尼一直猛烈抨击司法系统、前妻及知名宗教人物。

4月6日,他在脸书上表示,“我在伊朗和美国的法庭经历都很可怕,充满了不公正。”

他写道:“我从监狱回来以后,我的前妻南姆从未私下见过我,甚至没有打电话和我谈我们婚姻的问题,她不让我见自己的孩子,我在监狱待了四年,回家后的第一天,她告诉我的孩子,我是罪犯,警察说我有问题,而不是她,是她申请了保护令。”

他在4月6日另一个帖子中解释说,离婚案中的法官把两个孩子的监护权交给了他的前妻。消息人士告诉基督邮报,这位法官是吉尔·于里斯(Jill Jurries)。

“伊朗政府让我离开家人四年之久;美国法院把我的孩子从我身边永远带走。两者都是因为错误的指控,主会审判这两件事。他知道,神一直听我,他听到了我的哭声,他一直看着我,他看到了我的眼泪,”他写道。

“我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们了,非常想念他们。他们太无耻了。一年多前,女法官朱里说:‘萨伊德,你在监狱五年,远离你的孩子,我们不在乎你是犯罪被囚,还是为基督被囚。我们的心理学家认为,我们不应该改变孩子的稳定性和生活的地方,所以我们不能让孩子在你的公寓过夜,’”他继续说。

“因为我获释了,我每周只有不到10小时的时间见他们,因为这就是前妻想要的。法庭折磨我和我的孩子,甚至还认为他们在保护孩子。你们让父子分离,你觉得这符合心理学吗?!你们是精神病。你们试图用法律改变神创造我们的本性。这是虐待,”他指控说。

阿贝迪尼声称,他的前妻操控了葛福临及其专业的婚姻顾问,指责葛福临建议他离婚。

萨伊德写道:“他和南姆多次谈话并努力,堕落的牧师鲍勃·考德威尔(Bob Caldwell)以及南姆父母狡猾的参与,六个月前他给我打电话说,’萨伊德,离婚吧,没有别的办法。’”

他声称,葛福临做出结论说,他的妻子是受他虐待的人之一,敦促他搬去弗吉尼亚州的林奇堡,有消息源说他现在和妹妹住在那里。

他写道:“南姆两次给警察打电话,并做出虚假的报告,这里有一封信,证明她公然这样做伤害我,并为自己争取平台和关注。”

他还指责伊朗情报官员积极参与,破坏他的声誉。

“昨晚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夜晚,无法停止哭泣,无法停止向我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呼求,但我认为过去几年我是在和耶洗别的灵争战,他控制了我所爱的国家美国,我绝不会放弃,”他离婚的那天说。

这位牧师还指责葛培理鼓励他离开事工,但表示驳斥这位布道家是“撒但”的差役,试图阻止他追求神对他生命的呼召 。

“他告诉我的事情不合圣经,当时我阿拉斯加像墨西哥工人一样为他工作。他告诉我:离开事工,永远不要传扬福音。神从我的生命中挪去了他的手。你完蛋了,”萨伊德写道。

阿贝迪尼说:“我听到这些话,觉得这对我来说是撒但的声音,因为耶稣基督我的主和救主17年前向我显现,他告诉我:‘萨伊德,我要再来,去传扬我的福音。’从那以后,我创建了伊朗基督教历史上最大的教会,30个城市100个家庭教会。”

“而现在,他试图阻止我不要跟随主,而不是鼓励我、帮助我跟随呼召,所以我离开了他和他的喷气机,六个月前回到博伊西。他在我的生命中抵挡神,”他辩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