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女婿库什纳陷“通俄门” 福音派领袖纷纷力挺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7月25日|03:22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特朗普女婿库什纳陷“通俄门” 福音派领袖纷纷力挺
(图片:路透社/JOSHUA ROBERTS)
2017年7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深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在白宫西翼办公室外发表声明。

7月24日,白宫高级顾问、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就联系俄罗斯官员一事接受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闭门听证。知名福音派领袖为库什纳辩护,称他是白宫中基督教领袖最有价值的密友之一。

库什纳接受参议院情报委员会闭门听证后,在白宫外发表公开声明说,他和特朗普2016年大选相关的任何人都不曾与俄罗斯官员勾结,并保证他所有的行为都“适当的,而且都是在一场非常独特的竞选活动的正常情况下发生的”。

库什纳还表示,岳父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是因为他向选民传达了更好的信息,使用了比希拉里更聪明的竞选策略,并不是因为俄罗斯的帮助等“其他原因”。库什纳补充说,任何关于俄罗斯在选举中发挥作用的说法“都在嘲笑投票给他的人”。

投票选择特朗普的人中,绝大多数的白人福音派都被他提名反堕胎最高法院大法官及保护宗教自由的承诺所吸引。

Like us on Facebook

2016年的大选已经成为历史,但特朗普及其政府一直在各种政策问题上努力寻求福音派领袖的意见。本月早些时候,大约30位福音派领袖参与到白宫西翼办公室整天的工作中,并与政府官员就某些政策问题表示担忧。

据担任特朗普政府非正式顾问的福音派领袖说,当谈及政府与福音派牧师和政治活动家外联一事,库什纳,正统犹太人,在白宫中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

“从我个人与特朗普总统的互动开始,每次会议都有一个人在场,可以回答每个问题,并立即跟进我们的关切。那个人是贾里德·库什纳,”美南浸信会前任主席、阿肯色州牧师罗尼·弗洛伊德在给基督邮报的声明中写道。“尽管,我和他并没有个人性的关系,但我想当我说我们把库什纳当成亲密的朋友,他非常关心我们最前线的问题,以及兑现总统对于我们的承诺,这反应出了全美各地许多福音派领袖的感受。我很欣赏他,并感谢他对我们国家的服务。”

杰克·格拉姆(Jack Graham),美南浸信会另一位前任主席,德克萨斯州普莱诺市普斯顿沃浸信教会(Prestonwood Baptist Church)牧师,称库什纳是“福音派与总统之间的重要联络人”。

格拉姆给基督邮报的声明中表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认真对待我们向他提出的任何问题。认识他,我觉得很自豪,感谢他在其中的服务。”

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美国西班牙裔基督徒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 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主席,加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牧师,称库什纳是“给福音派非常棒的礼物”。

罗德里格斯是1月20日参加特朗普就职典礼的六位信仰领袖之一。他在声明中表示,“我已经发现每次与贾里德·库什纳的互动都是典范。我们总是在有需要的时候发现他是随时的帮助。”

约翰尼·摩尔(Johnnie Moore),福音派人权倡导者,作家,自由大学前任资深副院长,在声明中表示,库什纳成为了福音派的“密友”。

摩尔说:“我会说在白宫和福音派的关键接触上,他已经成为我们的密友。我们认识他的人都会说,我们认识的人中不会有比他更诚信,更善良,更周到的了。有他在白宫美国总统的旁边,美国会更美好。这个国家不应该惩罚他,而应该为他的服务而欢庆。”

摩尔周一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解释说,虽然库什纳并不是白宫福音派的专属联络员,但福音派领袖可能会更经常联系他,超过政府中的任何人。

“他认真对待我们。他有求必应。他积极主动地联系我们。一些[福音派]领袖现在和他很熟络,有时会直呼其名,并和他就各种问题进行了多次交谈,从宗教自由到刑事司法改革,关于以色列的外交政策,”摩尔解释说。“我会说,他是我们有着实质性沟通的人。不只是我这样认为。整个顾问委员会都这样认为——从神召会的乔治·伍德到塞缪尔·罗德里格斯,到哈利·杰克逊主教——相关广泛的一群人。”

摩尔补充说,“他可能是我们沟通最频繁的人,但是很难说,因为你在政府当中有那么亲近的人。我会说,白宫中没有比他和我们联系更频繁的了。”

当许多福音派和保守派领袖呼吁教会、宗教组织和以信仰为根基的公司获得一些奥马政策的宗教豁免时,《政治报》(Politico)2月的一篇报道指出,库什纳和妻子伊万卡·特朗普向总统施压,让他发表声明说将坚持2014年奥巴马保护LGBT个人免受联邦承包商歧视的命令。这种行为违背福音派领袖的意愿,他们曾呼吁有信仰的联邦承包商不必遵守违背其信仰的招聘政策。

然而,摩尔认为,《政治报》中关于库什纳和伊万卡的报道中,涉及两名熟悉这对夫妇的消息源是虚假的。

“我记得那些报道,读完之后我立即的反应是,这可能是媒体虚假信息的最新例证,”摩尔认为。“这当然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摩尔补充说,库什纳甚至让福音派领袖提交联邦政府如何侵犯宗教自由的备忘录。

“实际上,在他的要求下,我们中的许多人提交了关于宗教自由问题的相关备忘录,以及就这个问题整个政府中的具体案例。我想库什纳和伊万卡对某些问题有真知灼见,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认为那只是一些人所说的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