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福音派顾问应该弃他而去吗?

By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2017年08月25日|10:50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在总统对夏洛茨维尔事件发布评论后不久,一些共和党大佬开始与总统划清界线,还有一些大公司领导不再支持他。为什么总统顾问班子里的福音派领袖们还支持他呢?

根据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报道:“特朗普总统对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仇恨组织游行事件姗姗来迟而又有口无心的抨击让他失去了许多商业领袖和共和党同僚的支持,导致至少6个非盈利组织中止了计划在特朗普海湖庄园(Mar-a-Lago)举行的筹款活动。

“相比之下,特朗普的宗教顾问大部分却三缄其口。“——除了著名的来自纽约的伯纳德(A. R. Bernard,也译艾尔·博纳)牧师。这位广受尊敬的超大型教会牧师说:”显然,在我和内阁之间的价值观裂痕越来越大。“

Like us on Facebook

  • 迈克尔·布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在伯纳德牧师宣布自己辞职之前,全美广播公司(ABC)首席政治分析师,所谓的“自豪而独立”的马修·道得(Matthew Dowd)发布评论说:“特朗普福音派顾问委员会中没有任何一名成员辞职。我们明白了,原来美国的公司反而成了更高尚的道德指标。可悲啊。”这条评论引起轩然大波。

那这是怎么回事呢,政坛大佬和企业领袖们觉得有需要和总统保持距离而其余一些属灵领袖却不这么做?这些基督徒领袖品行有问题吗?他们怎么能出卖自己的名誉呢,更不要说灵魂了,就为在总统桌边有一席之地?

当然不是,现在是总统最需要他们的时刻,要是认为公众场合前的沉默反映了私下的沉默,那就大错特错了。

恰恰相反,他们做的乃是宗教领袖应该做的事情:为总统祷告,尽己所能让言语进入他的生活,呼召总统去做在神看来是正确、对国家最有利的事情。

说明白一些,我不是宗教顾问机构的官方发言人,尽管我与其中任职的几位交往密切。但我确实相信,他们中绝大多数(或者说全部)都会认可我在这里所写的内容。这样的情况在这个顾问团存在期间发生过很多次。

首先,我们必须记住,这个团体中有一些人并不支持特朗普当总统,其中至少一位告诉过总统他是他们在共和党所有候选人中最后的选择。那为什么我们又把他们在以信仰为基础的委员会中的存在等同于支持和认可呢?

第二,认定这些人只是唯唯诺诺,永远不会反对特朗普以冒险失去在其身边职位的想法是错的。这些领袖中的一位曾在我的广播节目中谈到,在不止一个场合,他用坚定、明确的言辞、尊敬地反驳了特朗普。

事实上,这位福音派领导人曾非常强烈要求总统做出什么决定,以至于几分钟后,他回过神来为自己的强硬行为道歉。尽管如此,总统并没有完全拒绝了他们的话或者把他们拒之门外。

知道这些可靠的、敬虔的领袖还在尽力向总统说真话,难道不是很好吗?难道你不想让那样人们接触他吗?为什么他们现在要抛弃他?

第三,正如一位同事上周对我说的那样,一旦遇到冲突,我们基督徒很快就分道扬镳了。为什么我们不能走到问题中去,说:“我不喜欢你说的和你说的方式,但我是来帮忙的。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并继续前进?“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冲突发生的时候就立即抛弃彼此呢?

第四,认为宗教领袖应该跟着媒体的调子跳舞是可笑的。记住:他们是牧师,不是政客。

仅仅因为媒体处在混乱中,并不意味着其他所有人也都这样。仅仅因为媒体想要让每个人都把特朗普贴上纳粹同情者的标签,并不意味着那就是真相。

在总统关于夏洛茨维尔的言论的巨大争议这件事情上,我认为大家都可以赞同,他应该在他的第一个声明中更加明确和具体,这表明了“许多方面”指向了暴力。

总统曾试图在两天后纠正这一错误,他说:“种族主义是邪恶的。那些以其名义制造暴力的人是罪犯和暴徒,包括3K党,新纳粹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其他仇恨团体,他们对我们作为美国人所珍视的一切都感到厌恶。那些以愚蠢的名义在美国传播暴力的人是攻击美国价值观的核心。“

尽管一些批评人士认为他是不真诚的,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太迟了,但他确实说得很明白了:所有这些白人至上主义团体都是邪恶的,他认为这些团体完全不是符合美国价值。

不幸的是,总统第二天在与媒体发表讲话时发表了另一份声明,其中有一些明显是脱稿的评论,包括:“我认为双方都有责任。你看看两边吧。我认为双方都有责任。你在那群人中有一些很坏的人。两边也有一些很好的人。”

这就是一切都变得一团糟的时候,越来越多的领导人开始疏远他。

一方面,在前一天对新纳粹分子和他们的恶行进行了断然的谴责后,他有权利提请注意双方的问题,从此之后,这个指责就被流传开了。

另一方面,在说“两边也有一些很好的人”时也是错的。可能吗?有一些很好的人会参加“3K党,新纳粹?”

那他到底想说什么?我个人觉得,他只是想说,那些反对移除李将军雕塑的人与白人至上主义者不同,而在“左派”这边,他是说那些和平的抗议者反对“右派联盟”(Unite the Right)游行是正确的。

有一些事情是需要澄清的,我希望这些宗教领袖能帮总统做到。

如果,事实上,他只是以一种模棱两可的方式表达自己,那么他就可以很容易地纠正这个问题,道歉,然后继续前进,而不是让批评者火上浇油。

但如果他真想说在新纳粹、白人至上和3K党里有“一些很好的人”,那我想别的宗教领袖也会追随伯纳德牧师的脚步,让总统另请高明吧。

现在,我很高兴他们依然在一起,我很高兴他们依然尽力给总统很强大的影响力。我很高兴,在总统任期中迄今最需要帮助的时刻,神的仆人们依然准备将真理讲述给权力者听。

请祷告,求神给予他们智慧和明晰,让特朗普总统的耳朵能听进去。这真是我们国家的关键时刻了。

注:我完全尊重伯纳德牧师的选择,并不是暗示他是在总统需要的时候弃他不顾。牧师有自己需要奔跑的道路,他对神负责,不是你我。

(翻译:尤里)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2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