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囚犯学编程获高薪工作 没有一个二进宫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7月27日|04:1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硅谷囚犯学编程 没有一个二进宫
(图片:公共安全联盟)
加州圣昆丁监狱的囚犯参与“最后一英里”编程培训计划,照片未标明日期。

在无法上网的情况下,加州圣昆丁监狱(San Quentin State Prison)的囚犯仅仅依靠监狱再创业项目的帮助,成功地重新设计了一家领先的刑事司法改革组织的网站。该项目成功地培训囚犯,使他们获释之后可以从事软件编码工作。

该刑事司法改革组织公共安全联盟(Coalition for Public Safety)——由保守派和自由派组织组成的两党联盟——刚重新设计的网站周三上线,该网站就是在参与“最后一英里工作”(The Last Mile Works)网站开发项目的圣昆丁囚犯帮助下完成的。

考虑到司法部统计局研究最新发现,美国各地大约三分之二的囚犯获释三年后再次被捕,5年前硅谷风险资本家克里斯·雷蒂茨(Chris Redlitz)和妻子贝弗利·班蒂(Beverly Parenti)创立“最后一英里”,希望打破大规模监禁的怪圈,培训圣昆丁囚犯进行电脑软件编码,这是当今就业市场高度追捧的技能。

Code.org研究发现,美国大约有50万个计算机工作岗位,“最后一英里”与加州监狱工业局(California Prison Industry Authority) 、加州惩教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 and Rehabilitation)合作,在圣昆丁创立培训计划,教导囚犯计算机编程基础。

Like us on Facebook

2016年10月,“最后一英里”网站开发店在圣昆丁内部推出。“最后一英里”经营合资网络开发公司,雇佣从这一培训计划毕业的犯人, 给该组织客户制作网站。

由于监狱设有规则,无法上网,因此他们设计了模拟服务器,允许囚犯在监狱内参与网站建设。

“最后一英里”截至目前最大的项目就是重新设计了公共安全联盟的网站,并且为像Airbnb这样的客户制作了较小的网站开发项目。

“我们是他们截至目前最大和最复杂的项目。我希望我们可以以这种方式帮助实现大量参与‘最后一英里’计划,”公共安全联盟的联盟与拓展主任贾丝明·希斯(Jasmine Heiss)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说。

“我们在寻求并思考如何重新设计自己的网站,最好地讲述组织的故事,以及我们所追求的改革和使命。‘最后一英里’是这项工作的明确合作伙伴,”她继续说道。“不仅‘最后一英里’的工作人员是圣昆丁囚犯,他们获得工资相当于硅谷实习生的工资,而且实际上这也是美国任何被监禁的人中薪酬最高的工作之一。”

其中为该联盟重新设计网站的圣昆丁囚犯之一是史蒂夫·拉塞尔达(Steve Lacerda),他因车辆过失杀人被判入狱十多年,6月底获得假释。拉塞尔达没有花太多时间就找到了编程的工作,他曾是该联盟网站的首席工程师。

“我一直在用电脑。所以即使在[进监狱]之前,我也参与了网络故障排除。我看到[最后一英公里]申请书出来,我就一下子被吸引了。我就申请就加入进来了。从那时候起,我拼命努力工作,我们能够学习和进步。最终,我们进入合资项目,从那里继续进步,尝试新事物并学习,”拉塞尔达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说。“我上个月回到家里,终于意识到这一切多么重要,因为这里似乎程序员的工作机会相当多。”

该联盟网站重新设计是由名叫阿利·坦布拉(Aly Tambura)的项目主管负责,他也曾被监禁在圣昆丁。

“我们在里面所做的是,我们所设想这会是什么样的,实际上就开始做一些模拟的构建。因此,当我出来后,遇到公共安全联盟的人,真的看到他们想要构建的东西,就很容易告诉里面的人,”坦布拉在公共安全联盟视频中说。

埃里克·奥康纳(Eric O'Connor),圣昆丁囚犯,“最后一英里”工程师,也参与了这个项目,他在视频中说,做这样的项目让他有种“成就感”。

奥康纳说:“我其实有事可做,可以积极地为别人的生活做出贡献。我为这个项目感到非常自豪。”

希斯告诉基督邮报,像“最后一英里”这样的计划最美好的一面是,所有参与该项目的囚犯获释后都没有二进宫。尽管没有任何税金资助“最后一英里”或“最后一英里工作”计划,但希斯说如果州政府决定在全美各地资助像圣昆丁监狱“最后一英里”的项目,这会很好地使用税收。

“如果你可以向参加‘最后一英里’计划后回家的二三十甚至更多的人扩展像这样的项目呢?如果你发现随着项目发展,不再存在或者非常低的再犯,那么这会大大降低成本,”希斯说。“我认为要理解再投资一些减少监禁的成本节约到一些措施中的价值,这些措施可以帮助人们真正地改变自己的生活,在全美减少再犯的比例,这将是纳税人的宝贵投资,因为这最终会节省所有人的钱,并为更安全、更健康、更流动的社区做出贡献。”

拉塞尔达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表示,监狱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缺乏像“最后一英里工作”的培训计划,这可以教导囚犯做一些除了焊接、加工或体力劳动外的其他工作。

“有一些计划,他们培训你做焊接、加工这样的事,但这是第一个实际上更倾向于高薪工作的计划。我认为这是很大的差别。我不会做焊工。我在进监狱之前是就是网络工程师,”他解释说,“我认为有一些这样的工作需要,但我认为还有人们适合的其他工作。不是每个人都适合那一种模式,他们出去的时候不想做苦力。”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