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减少使用社交媒体?

绝大多数人挂在社交媒体上并不是要改变他们对一个问题的想法。

我是认识人中间第一个使用脸书的,也曾经是社交媒体的支持者,鼓励许多人跟着我参与其中。当我加入老版脸书(Thefacebook,这是我2004年加入其中时它的名字)的时候,那还只是个简单的网站。只有被选中几个学院、大学的学生能够加入。每个人的页面就是一张照片、教育信息、性别、住址、交往状态,联络方式以及像兴趣爱好、最爱的音乐、最爱的电影、最爱电视节目之类的个人信息。网站有一些群组和“刺poking”(戳一下)功能。除了新的私人消息,也没有什么提示功能。那时候没有新闻流,没有“点赞”。没有公司和机构的存在。没有应用程序。让别人看到一篇文章,也不需要花成千上万的美元。

在我看来,应用程序的增加是脸书自创立以来最糟糕的改变,因为从那之后,脸书就不再是一个用来寻找关于别人信息、与他人互动的平台了。

有那么一段时候,我总是在浏览器上打开脸书的标签。几个月前,我觉得是做出改变的时候了。我决定不再在浏览器上保留那个标签,只在收到来自教会页面的信息时再看看脸书上有什么。这么做是有好几个理由的。

我往往没想到,脸书会成为进步派议程的宣传工具,成为互联网上最重要的网站。脸书汇聚着新闻,选择想要让读者看到的新话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脸书总部支持许多进步派事业,这当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有权支持他们喜欢的东西。然而,如果他们参与欺诈,那就是问题了。2016年的时候,一些脸书员工承认曾“对保守派新闻进行例行公事的压制。”一些左翼人士宣称这些指控查无实据,但随后却东窗事发,参议院商业委员会(Senate Commerce Committee)就此质询过扎克伯格,而扎克伯格则邀请了格林·贝克(Glenn Beck)、 达娜·佩莉诺(Dana Perino)和塔克·卡尔逊(Tucker Carlson)访问脸书总部。

脸书审查保守派使用的另一个途径是给保守派贴上“仇恨”标签,认定其违背了使用条款。媒体评论家马克·戴斯(Mark Dick)的账号被停用30天,只是因为他发布了一条多芬(Dove)广告,其中有一个自认是女人的男人,而戴斯说这让他恶心得想吐。没有做出任何威胁,他只是因为公开不喜欢这个广告而被禁用30天。一位在家教育孩子的妈妈撰写广受欢迎的博客,因为发布关于同性恋的圣经经文而被禁用。在加拿大和英国,有人因为在脸书上发布反对移民的内容而真正被逮捕。许多在媒体工作的人警告我们,特朗普会创造一个奥威尔式的政权。如果因为反对移民而被逮捕不是奥威尔式,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才是了。脸书还与德国、中国签订了审查内容的合同。

推特封禁了保守派人士的账户。他们放行了关于唐纳德·特朗普和他家人的不恰当内容,包括强奸和暗杀的东西。只要觉得合适,他们也会审查或者推广“趋势”话题。这些公司可以为所欲为,但只要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公司伪装出公正的样子,那我就会批评他们,因为他们显然货不对版。

社交媒体是浪费时间。绝大多数社交媒体使用者花了无数时间来寻找内容。争论或者说讨论通常会离题千里。绝大多数人挂在社交媒体上并不是要改变他们对一个问题的想法。互联网上的争论可以很激烈,很有趣。有一些显然不会结出什么属灵的果子,比如关于音乐和电影的争论。也许就关于属神那些事情的争论会结出一些果子。坦白说,我也喜欢在互联网上论辩。然而,我不觉得自己从中收获到什么。然而,同样的是,人永远不会知道神播下的是什么种子。主要的问题在于互联网讲论内容中那些恶毒的话语。因为基本上没有什么个人标记,很容易隐藏在匿名状态中,使用者尽可以随心所欲地放肆。在推特上尤其糟糕,评论必须短,所以没有什么解释的余地。脸书的某前任高管甚至说“社交媒体在撕裂社会。”

使用社交媒体的目的主要是虚荣和自我显摆。绝大部分发布的内容都是吸引人关注自己。发布内容的主题通常都可归结为“看看我”、“看看我在哪里”、“可怜可怜我”、“看看我完成了什么”等等。每个人都喜欢有机会来显摆自己。这是人类本性。这是为网页上最多“点赞”和评论内容的竞赛。这是高中生中永恒的受欢迎程度比拼。我们想要别人羡慕我们。当我看到自己过去发布的那些社交媒体内容时,真让自己恶心。圣经有许多关于虚荣、骄傲、谦卑和傲慢不逊的经文,其中包括加拉太书5章26节、腓立比书2章3-4节,加拉太书6章4节,约翰一书2章16节等。

这些问题会带来焦虑。脸书承认自己可能对心理健康有害。因为社交媒体,我们恐惧自己会错过那些不需要立刻知道的事情。使用者如果有一段时间不去查看社交媒体就会变得焦虑起来。他们觉得需要立刻看到被发布出来的东西,担心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发布的东西,或者别人会对自己的讨论、争论做出如何回应。许多研究还表明,使用社交媒体会带来孤独和焦虑的感受。

在浏览器上不再保留脸书的标签真让我如释重负。我甚至不再想到要去查看一下脸书。我工作效率更高了,也不那么焦虑了。我时不时会发布一些旅行的照片,因为家人想要看。但我不是在旅行途中发布,而是等到旅行结束再做。我很享受旅行中真实进行的时刻,而不再担心社交媒体上有什么聒噪。好消息是,拯救并不取决于我们在社交媒体上花费多少时间,按照诗篇119篇37节祷告则是个不错的主意:“求你叫我转眼不看虚假,又叫我在你的道中生活。”

(翻译:尤里)

本文为外撰,其表达的观点和评论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