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真理:《时代》杂志看两者(某种程度)的关联

ByJohn Stonestreet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04月13日|08:0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能让《时代》杂志宣布死亡的东西已经所存无几。不过,他们最新出炉的讣告难能可贵的却是一堂世界观教育课。

《时代》
(图片:TIME MAGAZINE)
图片:《时代》杂志1966年4月封面“上帝死了吗?”以及2017年4月号“真理死了吗?”

也许你看到过“知道神、知道平安”的标语贴纸,还有“没有神,没有平安”之类。如今,这种标签常常是被画成从孩子嘴里呼喊出的样子,但这话说很到位。如果我们把“平安”换成“真理”也一样准确。

2017年的今天,我们这世界的样子,就活生生展示出了一旦神被认为无关紧要,那对现实的认知就不可能准确。

Like us on Facebook

1966年某期《时代》杂志封面用巨大的红字提问:“上帝死了吗?”这是引用德国无神论者尼采的名言,这期杂志刊载了许多文章,从科学、技术、当代哲学的角度讨论了这个题目,甚至有一些神学家也号称神多多少少有被淘汰的感觉。

好吧,这期杂志出版的51年之后,《时代》再版了这个封面,只是改了一个词而已,而许多基督徒则难以自禁说出这么一句:“我们早就说过了吧。”

最新的这期刊物,使用了同样的红色字体,提问:“真理死了吗?”该文作者是迈克尔·舍雷尔(Michael Scherer),主题比当年那篇报道更加集中,特别关注特朗普总统及其在共和党内选举中的主要对手提到他“与真实的微弱关联。”

舍雷尔从“可替换事实”的角度在就职典礼出席人数、指控奥巴马总统在竞选期间对自己进行窃听、宣称有300万非法移民参与投票等问题上指责特朗普。

“特朗普,”舍雷尔写到,“发现了21世纪某些认识论机制。真理可能是真的,但虚假的东西往往更加有用。”

当然,在神的存在与真理之间存在直接关联。也许我应该对《时代》杂志心存感念,毕竟它看到了神与真理之间的关联。不过,上个月还在封面故事上大书特书一个变性两次之人的杂志,现在又为真理致悼词,这也种反讽也太大了吧。

“超越他或她,”标题是这么写的,“新一代人如何重新定义性别的意义。”

任何健全之人有目共睹的就是《时代》本身跟真相也只不过是有着“微弱关联”。一个男人可以染头发、抹口红,然后再怎么样一下就突然变成女人这种观念显然比特朗普总统迄今所说过的任何东西都更为虚假。当然,任何虚假都是不对的。但对《时代》而言,在宣称男性女性概念需要重新定义仅仅几天之后就为真相的消失而哀嚎,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可不仅仅《时代》一家这么做。最近我在The Point另一篇每日评论上说到过,《国家地理》杂志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一场运动,号召潜在的订阅者们——我引用他们原话——“支持真相。支持科学。支持这个星球。”无独有偶的讽刺在于,这本杂志也忘记了某些东西,仅仅几个星期之前,该杂志封面故事就是讲述一个9岁的男孩染粉红头发、穿着豹纹紧身衣,宣称“成为女孩最好的地方就在于我不用再伪装自己是个男孩子了。”

看吧,我们常在BreakPoint这里说,观念是会带来后果的。坏的观念会带来受害者。没有神,我们就没有了真理的基础。没有神,我们就看不到对人类而言真实意味着什么。更详细的说明,请查考诗篇135篇15-18节。

让我说得清楚一些吧:《时代》在半个世纪之前问上帝是否死了,答案是个响亮的“不”。上周他们所提关于真理问题,答案一模一样。尽管几十年前,我们文化中一部分人放弃了神,然后放弃了真理,又放弃了人类明确的认知,但想要用一厢情愿的想法和感觉去取代真实终究徒劳无果。

正如神的存在一样,关于世界与人类的真理也不屈从于我们的感受或意见,真理也不会受学术、政治领域的时髦流行所影响。神存在。真实存在。现实存在。阿们。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