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肉体受饥,灵魂得饱

ByShane Idleman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8月23日|07:5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我们身处十字路口——滥用鸦片和酒精通往毁灭的道路。肥胖率如火箭上升,让年幼的和年长的都深陷其中,在儿童中更达到了流行病的程度——咖啡因和糖俘虏了我们。还有数百万人感染了糖尿病,癌症和心脏病则是美国数一数二的杀手。

对此有解决办法吗?是的,内容如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他们却说:‘我们不行在其间。’”(耶利米书6章16节)。我们必须回溯古道,才能真正找到自由和解脱。

  •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
    (图片:Shane Idleman)

28岁时,我的人生充满了世界给予我的那些东西,但我内心很空虚。那时的我处在一个转折点上。我能选择完全转向神,不再“装出去教会的样子”,或者继续拒绝神。因着神的恩典,浪子回家了……我悔改,完全信靠基督。

尽管我绝非完美,但神还是极大地改变了我,重新指导我的人生。在随后的几个月中,我真正体验到在全部圣经中都能读到的那种圣灵灌注(比如,因为热爱神和神的话语所带来人生的改变)。因为体验,就去读书、读文章、参与谈话以及最终的,去往教会。然后我开始阅读数百本信仰领域伟人的著作和文章,其中绝大部分都谈到了禁食的属灵操练。但今天,我们很少听到关于禁食的祷告(比如,让肉体饥饿以充满圣灵)。

Like us on Facebook

此外,在早期的教会文献,比如十二使徒遗训、新约和旧约里,都多次提到了禁食的内容。禁食在全部圣经里都能看到——当你祷告、施舍和禁食的时候(参见马太福音6章)。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课题在今天被轻描淡写或避而不谈?”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我只能推断一些情况,但要宣讲你不会做的事情确实很难。可悲的是,一切活动,包括教会的许多功能,都是围绕着食物举行——百乐餐、聚会、团契聚会等等。我们最不想要讨论的就是通过禁食来操练谦卑。但如果我们想要成为“补破口的”(参见以赛亚书58章),那就必须通过破碎、祷告、谦卑和禁食来回到圣灵的大能之下。

伦纳德·拉文希尔(Leonard Ravenhill)提醒我们:“早期教会是燃着火焰的马可楼,今天我们是冒着白烟的晚饭餐厅。”他的意思是说,我们都吃饱喝足、心满意足了。一种死一般的深层麻木占据了教会:“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示录3章1节)。灯塔中的光已经黯淡,盐也失了味,十字架的信息已经从绝大多数布道文中被剔除。我们失去了对真理的热忱。拉文希尔还提醒我们:“当圣经里有某样东西而教会不喜欢这样东西,教会就称其为‘律法主义。’”说得太好,在禁食这件事情上确实如此。

禁食如务农。农民并不让种子成长,而是创造一个可成长的环境。这就是禁食的功效——让我们的心与神在一起。我们在身体上所做出的决定会影响属灵领域:“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章12节)。

禁食的时候,摩西得到了属神的话语。约沙法王体验到了胜利。以斯贴得到了保护。以利亚获得了恢复、更新。但以理拥有了超自然的经历。以斯拉得到了指引与安全通道。尼希米得以坚强。约珥提供了审判的治愈。耶稣获得力量,等等。

绝大多数信仰中的伟人都曾禁食过。在中国、韩国这样的地方,禁食依然很普及,他们专门用来祷告和禁食的隐修处所。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不会任命任何人为牧师,除非他每周禁食两次。他这是在考验此人的自律。

你靠神越近,就为神做得越多,神也做得越多。禁食就是对着地狱绝食示威——以此制服肉体。“如果你连关掉自己电视的力气都没有,又谈何摧毁撒但的城堡呢?”(拉文希尔)

不仅仅属灵上会得到难以置信的益处,身体也是。那位伟大的医生常常会通过祷告和禁食来治愈我们的身体。“有许多疾病都是源于过分饱足,这些疾病也许可以通过禁食来终结。”(詹姆斯·莫里森,James Morrison)

禁食并不能取代健康的生活方式,而是对其的一种补充与完成。疾病常常是忽视了洁净过程的后果——禁食是让疾病挨饿,清洁身体。禁食并不是让身体挨饿——而是给身体营养——禁食是让肉体受饥,灵魂得饱。

(翻译:尤里)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国加州兰开斯特“西部基督徒团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始人与主任牧师。他刚刚出版了他的第七本书《Desperate For More of God》。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