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福音派这一说法是否值得保留?

ByStoyan Zaimov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8月23日|03:59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福音派:福音派这一说法是否值得保留?
(图片:福音联盟/截图)
2017年8月22日,拉塞尔·摩尔在福音联盟发布的视频中讨论“是否值得保留福音派这一说法”。

两名知名基督教伦理学家、牧师说,当和那些可能不太熟悉福音派这个词的人讨论时,重要的是定义福音派的真正含义,并告诫说人们有时可能会对福音派有非常错误的认识。

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Christ Covenant Church)主任牧师,主持了这场讨论会,该讨论会视频周二发布在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网站。

他首先问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拉塞尔·摩尔(Russell Moore),以及密歇根州新城市团契牧师米卡·埃德蒙森(Mika Edmondson),他们是否认为自己是“福音派”。

“这取决于谁问我这个问题。我想知道的是,当他或她说‘福音派’时,这意味着什么?同样也有人以前问我,‘你是基要主义者吗’,”摩尔开始说。

Like us on Facebook

“这取决于他们对‘基要主义者’的看法,”他补充说,如果人们想的是信仰基本原则,那么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大多数人有其他联想,当他们这样说,他们意味着一整套没有说出来的事情。”

至于“福音派”,摩尔说在几乎每一个语境中,他都会说“是的”,但是坚持认为这种说法首先需要被定义。

他说:“有时候,人们对于福音派是什么的看法非常歪曲。你必须确定基督徒是什么,定义福音是什么,定义福音派是什么。”

埃德蒙森说,他正好相反,通常他会说不,但偶尔会说是。

这位新城市团契的牧师解释道:“通常我不说自己为福音派,我说是长老会教徒。”

“只要人们指的是那些从新教改革走出来的人的历史意识,那么我就称自己是有那种历史意义的福音派。但从那时起,就有一些福音主义的政治身份,这并不适用于我,因为我是从非裔美国教会传统走出来的。”

然后,德扬提出另一个问题,“‘福音派’这种说法值得使用,值得保留吗?”

当被问及非裔美国人的传统时,埃德蒙森认为,牧师原本应该把自己当做“圣经的信徒”,“基督徒”或他们属于的具体教派的会友,而不是“福音派”。

摩尔指出,这“全都是真实的”。

这位伦理学家说:“通常有人问我福音派的问题时,总会是非宗教的记者或学者。”

“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人通常都会说,‘我是基督徒,我属于哪个教会’,并谈论他们的经历,以及他们相信什么。”

他说,开始谈话的时候,没有多少人使用“福音派”这个词。

当被问及人们有什么对这一说法的主要误解让他觉得需要进一步解释时,摩尔说:

“其中之一是,我有时候会想,当外界人士想到‘福音派’时,他们会恰好想到所熟悉的电视布道家。”

“所以人们有时并没有真正思考福音主义,因为1980年代的福音派丑闻或余波,我猜。或者他们想到一些关于健康和财富的成功神学布道家。这在海外更是如此,但有人谈到福音主义时,我真的要解释这意味着什么。”

“但大多数的时候,这首先是一种政治身份。许多记者只是假设福音派整天在做的就是等待每四年一次的爱荷华党团会议,”摩尔说,意指美国总统大选进程,在场的专家们都笑了。

然而,他坚持认为,政治认同只是大多数福音派基督徒生活的一小部分。

德扬承认,他在主流教派中长大时,经常使用“福音派”这个词。

“这把我们区别开来。‘我们是好人,我们是相信圣经的人,我们相信耶稣是唯一的道路;所以我发现我的朋友[问],‘你是福音派吗?’但是,如果你处于不同的语境,那就有不同的意味。”

关于牧师们为是否应该保留“福音派”这一说法而挣扎时,埃德蒙顿说:

“我们想用这个词,并限定这个词。我认为,你可以用这个词,在你真的指出做福音派意味着什么的神学特征的情况下。”

“通常情况下,现在这往往和政治认同相关,所以这只是语言的方式,根据你使用的语境,这就会具有不同的意义。这可能有用,也可以弊大于利,”这位牧师继续说。

“如果你进入一种情况,人们想到福音主义主要与政治认同有关,那么你可能一点都不想用这个词。在某些方面,这类似于‘加尔文主义者’这个词。取决于你去哪里,有些人说,‘我不想说这个词。’甚至‘改革宗’——对一些人来说,他们说,‘这让我感到不舒服。’”

摩尔说,在这两种情况下,讨论主要取决于那些人对这个词的了解程度。

“他们[知道]的越多,我越有可能用简单含糊的说法,说我是福音派,或者我是加尔文主义者,等等。但是,如果人们不知道,他们可能就引入你并[不认同的]各种想法。”

德扬认为,“带着这一说法死在一些山上并不值得,这种说法可能有重要的历史,重要的身份,但真正的问题是,‘这个说法在这种语境下是否帮助我推广和捍卫福音?’”

摩尔说,很多时候,需要的是清晰地表达一个人相信什么。

“我们相信圣经正确无误,我们相信人必须重生,所有这些意味着成为福音基督徒。”

德扬总结说:“关键是,让我们确定使用什么说法,或者为他人使用什么说法,我们是福音人,我们介绍福音,我们的说法为这一目的服务,而不是破坏这一目的。”

今年2月,基督邮报发表了两篇系列文章,介绍特朗普总统时代的争议中,“福音派”这个说法能否挽回。

文章第一部分,畅销书作家、福音布道家托尼·坎普洛(Tony Campolo)告诉基督邮报,“福音派的招牌”在公众眼中无可挽回地破坏了,需要寻找新身份。

文章第二部分,美南浸信会牧师、环球神声(His Voice Global)的创始人维农·伯格(Vernon Burger)认为,尽管有对特朗普和右派思想的支持,但确实可能挽回与恢复福音派的身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