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派博:幼年得救就不能深刻理解救赎之恩吗?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8月9日|05:41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约翰·派博
(图片:视频截图)
在视频信息中,约翰·派博解释“凯撒的物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的意思。

富有影响力的神学家、作家约翰·派博(John Piper)在周二发布的一篇博文中回答了一个问题,即如果基督徒年幼的时候信主,那他们是否能够理解上帝救恩背后的“恩典”?

派博,加尔文主义浸礼会牧师,“渴慕神”(DesingGod.org)网站创始人,他在该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如果我6岁得救,我能唱出《奇异恩典》吗?”的文章。

考虑到这首诗歌是从一位“失丧之人”的角度写的,那些称自己年幼就得救的人,例如6岁的人,有可能理解一生在罪中生活或“失丧之人”唱出这首诗歌时的心情吗?

“如果你6岁就得救了,你能感受到神拯救你脱离了多大的罪恶吗?”派博问道,“或者更加尖锐的看:如果你甚至没有不信的记忆,你真的可以唱出‘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Like us on Facebook

派博也是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伯利恒学院&神学院(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院长,他解释说他的母亲告诉他,在6岁时就告白了对基督的信仰。派博解释说,他已经没有这段记忆了。

“其实,我记不得六岁时发生的事情。如果记忆是对现实的衡量,那么我的生活日益变得越来越不真实!所以我的问题是这样的:六岁的经历是否影响我对上帝拯救之恩感到敬畏的程度呢?”派博思考说。

派博写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

“71岁时,我没有不信的记忆,但我仍对神拯救了我感到吃惊。我人生中从未想过回头,并且对神拯救我的恩典感到更加惊奇和感谢,”派博解释说。“我曾(现在仍然)从罪中获救,让我仍然如此震惊,就像从前一样。我毫不犹豫地吟唱‘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派博概述了六个原因,解释为什么对得救没有记忆的基督徒“仍可以感受到罪大恶极和拯救的奇异恩典。”

派博的第一个论点是,那种认为生活在“颓废”中更长时间的人,对于神拯救他们脱离罪恶有更深刻的理解是一种“表面信仰”。他表示,这样的想法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是真实的,对其他人来而言并不对。

“只有那些根本上把罪看成把生活搞得一团糟,而不是视其为亵渎上帝的荣耀的人,就会认为生命被罪摧毁的人自然会比其他人更加认识到自己罪恶的严重性。”派博说, “但事实上,许多从堕落和毁灭中被救出的人从来没有深入明白什么是罪。”

派博还认为,圣灵可以透过圣经彰显给在六岁得救的基督徒罪的可怕性。

“事实上,除了通过神话语所启示的(罗马书7章13节),没有更好的办法知道罪的可恶,”派博说。 “我们不能仅仅透过对照或我们的过去就知道罪。我们知道罪的真实性质,就像我们知道上帝圣洁的真实本质一样。因为罪是亏欠了上帝的荣耀。但上帝的圣洁并不能被自然的心灵所辨别。只有圣灵才能将其彰显。他透过上帝的话显露出来。”

派博的第三个论点是,只有上帝的话才能揭示“原罪”的真相,而非一个得救之人的经历。派博引用罗马书5章18-19节,“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派博还认为,“对我们的罪最真实的写照”不是我们被救赎脱离的那个罪,而是“上帝之子被钉在十字架上”。

他说:“6岁得救的人,在看到上帝拯救他脱离多么恐怖的罪上并不存在任何劣势。那个罪恶的写照并不是一张6岁孩子脸面愤怒的照片,这个罪的写照是耶稣鲜血淋淋的脸庞。”

派博的第五个论点是,长期的犯罪经历并不会改变“地狱的恐怖和存在”,而是使我们看到自己罪大恶极。

派博写道:“我信主之前的任何叛逆记忆无法增加我对罪严重性的意识。”

派博的最后一个论点是,基督徒不需要长期的罪恶过往来了解他或她的生活会如何。

他说:“我不需要有成为基督徒前的残骸回忆,以表明如果没有神的拯救之恩,我将会如何。”

派博最后指出,只有基督徒“按照上帝的真道解释记忆”,记忆才能帮助基督徒。

“但是很多人认为他们知道罪恶的严重,因为他们记得过往的悖逆和毁灭的生活。但那记忆永远不会揭示罪恶的程度。只有上帝的话才可以,”派博写道,“所以尽管我从来不是像约翰·牛顿那样的贩奴者,但是我会举起双手,用最大的信念唱歌,‘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