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比勒·库雷希在梦境中看到耶稣 让他脱去恐惧仰望神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3月28日|01:3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著名的基督教护教学家纳比勒·库雷希(Nabeel Qureshi)说,他在化疗期间寻求神给他更多引导后,耶稣最近在梦中向他显现,并给了他一个奇怪的命令。

纳比勒·库雷希
(图片:基督邮报/LEONARDO BLAIR)
纳比勒·库雷希(Nabeel Qureshi)是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事工的演讲者,Answering Jihad: A Better Way Forward的作者。

库雷希,巴基斯坦裔美国人,原是穆斯林,后改信基督,作家,也是拉维·撒加利亚国际事工(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的一员,去年宣布确诊患有四期胃癌,四期胃癌患者再活五年的机会仅为4%。

库雷希在本月初发布到YouTube的一则更新视频中请求代祷,因为他吃食物变得非常困难,并表示过去几天因为辐射造成了一些炎症,他过得“相当艰难”。

他在视频中说,他求耶稣在梦中或异象中向他显现后,二月底的一次睡梦中第一次见到了耶稣。

Like us on Facebook

“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事,”库雷希详细解释说。 “很多人离开伊斯兰教变成基督徒,就是因为他们在梦中或异象中看到耶稣。当我在寻找有关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真相时,我确实得到过梦境和异象,但我从来没有在梦中或异象中看见过耶稣。我所看到的让我转向福音。我很高兴能在梦里见到耶稣。我已经为此祈祷很长时间。我一直在祈求得到引导,我想我得到了一些。”

库雷希一直渴望见到耶稣,他理解有些人可能认为,他在梦里见到的耶稣可能是他心里凭空想象的。

“也许吧,但我一直在祈祷关于耶稣的梦或异象,所以我做了这个梦,”他说。 “在这个梦里,我坐在某种室内的阳台,有点像[购物]商场,但我不觉得是个商场。如果你曾经去过商场,有许多层,你可以从更高的层往下看......类似那种玻璃阳台,有栏杆之类的。我坐在那里等耶稣,因为我知道,我正要去见他。然后,耶稣向我显现。”

“他向我显现的方式非常惊人和醒目。他没有发光。有些人说,他们看到了不少的光。我没有看到很多的光。我看到一个30多岁的年轻男子,这让我很吃惊,因为每当我看到耶稣的肖像……如果你看一下绘画或艺术家的描绘,他们通常把他描画成40多岁的中年男子,”库雷希继续说。“在我的梦里,我看见的这个人与我的年龄相仿。他就像我的同龄人,蛮帅的,浅色皮肤,但不是白色,黑眼睛,短发,短胡须。他穿着一件有绿色饰带的白色长袍。那是森林的绿色,深绿色。布很有质地和形状……是一种菱形图案。”

库雷希解释说,耶稣来到他身边,给了他一个拥抱,让他感到“被爱”和接纳。

“他坐下来,和我一起交谈。不幸的是,我不记得我们谈了什么,这非常困扰我,”库雷希承认,“我要为此祈祷,如果神愿意,他会提醒我交谈的内容。”

然而,库雷希确实回忆起了其中奇怪的部分,他后来理解为“预言性”的命令。

“我记得他说的词是'孩子'和'擦浴',”库雷希回忆说。 “'孩子'和‘擦浴’,这并非是我期待从耶稣听到的。但除了拥抱、他长什么样和我们在哪里,这些都是我从梦中能记住的事。”

当库雷希从梦中醒来,他告诉妻子米歇尔,他要给自己的小女儿洗澡。后来他去了商店,并买了一块海绵回家,按耶稣要求的给女儿擦浴。

“这个梦可能是我的头脑产生的,但如果我长时间祷告寻求耶稣得到指导,如果是他在梦中说:‘孩子’,‘擦浴’,我准备好应付各种情况,并给我的女儿擦澡,”他说。

考虑到库雷希的女儿喜欢洗澡,喜欢和海绵玩,他说,他没想到她女儿洗澡时做出的反应。他解释说,当他把她放在浴缸里,拿出海绵时,他的女儿开始痛哭,并要求从浴缸出来,因为她被海绵吓坏了。

“你必须理解,我一整天期待给她擦浴,并且我一直在祈祷这件事。这完全不是我所期待的反应。她绝对吓坏了,只是在浴缸里站了起来,走到了浴缸的边缘,并怔怔望着墙......看她的肩膀颤抖,她在哭,并盯着海绵,”他说。“我在想,'你究竟在害怕什么?这就是我[和]妈妈。我拿着海绵。这没事,我们只是给你洗澡。你为什么害怕?’”

库雷希说,他基本上只是象征性地给她洗了澡,洗了她的背部和头部,没有“折磨她的太多”。他把女儿抱给妻子擦干后,随即走进祈祷室为刚刚发生的事情祈祷。

“我走进房间,开始祈祷,我突然想到,这可能是就像我们在看圣经中看到的先知性行为。我们经常在圣经中看到先知性的行为,这可能是一个,”他说,“耶稣告诉我给[女儿]擦澡,当我去擦洗她,她害怕海绵,她不让我擦洗,即使是我,她的父亲正握着海绵。她还是吓坏了并求救,以至于我无法可以按我想要的方式擦洗她。”

“我开始想,这是神给我的一副图像,显示在我生命中所正在发生的,神是我的父亲,他一直在洁净我,或者至少是他想通过这个来洁净我,通过这种癌症,这种疾病。我不是说,让我有这种癌症或疾病是神的旨意,但我要说的是,如果你患有疾病,你可以通过它荣耀神,你可以通过它得到洁净,你可以从中学习,成为更好的人,通过它把荣耀归给神。”

库雷希的结论是,他的女儿在浴缸里的恐惧象征着他自己的恐惧。

“我的意思是说,这是洁净我以及我荣耀神的机会,但我非常害怕这个疾病,即使它在我父的手中,不是我在做清洁的工作。我只是求他救我,带我脱离这种情况,以至于工作无法完成,我不让这件事发生,”他推论说,“我不知道这是否是神给我的画面。”

库雷希说,这种情况让他决心“不再成为害怕的奴隶”,要“坦然无惧为得到医治热切祷告”。

“现在,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为得到医治祷告,但我不应该是出于恐惧,”他说。 “我想我要让那工作发生在我身上,这个疾病在我父亲的手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