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比勒·库雷希支架掐在喉咙 住院已三周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8月10日|10:39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纳比勒·库雷希
(图片:YOUTUBE / NQMINISTRIES)
纳比勒·库雷希在7月28日发布的视频中解释说卡在他喉咙内的支架管有多长。

癌症患者、作家纳比勒·库雷希(Nabeel Qureshi)已经住院三周,因为本应帮助他获取营养的支架发生移动并掐在喉咙。

周二下午,去年诊断为晚期胃癌的库雷希在脸书的一则帖子中解释说,由于支架滑动,他7月21日进急诊室后仍在住院。

“我还在医院。第19天!请继续为我祈祷,”库雷希写道,去年夏天被诊断出患癌前,库雷希在撒迦利亚国际事工侍奉。

库雷希也对未频繁通报病情,向关心者表示歉意。

Like us on Facebook

库雷希现在与家人住在得德克萨斯州休斯顿,7月23日他在脸书页面上解释,支架移动造成他住院,称那是毕生最疼痛的时刻。

7月28日,库雷希在医院病床上录制了他的第38个视频博客,并解释说他还在住院,虽然五天前造成疼痛的支架已经移除。库雷希在视频中解释说,他预计还需要几天才能出院。

“现在,我们一整个星期都在医院里。一些文书工作,一些繁琐的手续……,”库雷希在视频中说。

库雷希在7月28日的视频中称,支架最初是在7月20日安装的,当时他告诉一名医生,由于数周无法进食,已经瘦了二十多磅。

虽然支架本应有助于防止胃中堵塞,但是在第二天早上发生滑动,并且一直进到库雷希的食道,并在那里扩张了。

“如果你能想象一个14厘米的管子卡你的喉咙里,那就是所发生的,”库雷希说。 “我们赶往急诊室的路上,我一直在吐血。我在急症室时疼痛难忍。我从来没有感到或想象过这样的痛。这是身体里面的,就好像里面有什么要爆炸一样。”

库雷希说,直到星期天,挣扎了大约60个小时之后,支架被移除了。

“那时候,我感觉到巨大的疼痛。我几乎去了那个我不会感到痛苦的新阶段。我正在看着自己感到疼痛,”库雷希说。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称之为灵魂出体。但是,我甚至无法告诉你我所遭到的痛苦。这打破了记录,”他说,“不管是有人摸我,还是移动我,我就开始吐血。我两个晚上都只能笔直坐着。我不能躺下睡觉。星期五晚上和星期六晚上,我一直坐着。”

等待把支架从喉咙里取出来期间,一连串打嗝导致库雷希一再痉挛。

库雷希解释说,这段期间,他经历了属灵的平安——就好像神或天使在安慰他一样。

“当我经历了这种我以前从未想过的巨大疼痛……我觉得我听到了安慰的声音。我不知道这是否只是我的头脑里的,或者是耶和华与我说话,或者天使向我耳语。我只是感觉到有一个同在——即使我知道这不是具体可以看见的,我只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库雷希说。

“一些朋友来为我祈祷。当他们为我祷告时,我在想,‘他们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吗?他们把手放在我的胃上吗?’我想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站在我旁边,他们没有按手。但是,我可以感觉到有手在我的胃和我的头上。”

库雷希强调,肯定有某种神圣的同在。

“根据上周的经验,我知道当你在最糟糕的时候,上帝会在那里。他会赐下安慰,无论是通过天使,还是他自己的声音。我仍然不知道是哪个,”库雷希说,“他在我身边,我不认为我是特别的人。所以,如果你经历类似的事情,他也会在你那里支持你。毫无疑问,在我最疼的时候,神在那里。”

据库雷希说,他之后安置了空肠营养管,以便能将营养物和水直接送入小肠。

“这样,我可以得到营养补充,不再消瘦下去,希望再次健康,”他说。

7月31日,库雷希做了腹腔镜手术,安装空肠营养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