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如何论自由

ByMark H. Creech | 基督邮报专栏作家
2017年04月17日|12:2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很少有美国人真正明白我们人生之道遭遇到的挑战何等之大。我们被外部力量威胁,但更糟糕的是来自内部的力量。最大的问题出在智慧与道德上。现在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与那些让我们成为我们的原则相连通,其中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就是自由。

  • 马克•克里奇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

太多情况下,我们在有意无意中误读了自由。我们似乎开始相信自由就意味着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随心所欲。我们开始相信自由意味着在我们的思想、言语和行为中没有限制,这种毫无限制就是自由的必要条件。

耶稣也论述过自由。

Like us on Facebook

圣经记载:“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章31-32节)

没有什么比基督的福音更能触及自由的关键。其信息的核心就在于基督是伟大的释放者。他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带来了内在的自由——这自由让我们得以脱离自身内部败坏本性的奴役力量——是离开罪与惩罚、也就是离开死亡和审判的自由。

耶稣还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4章18节)。

我们的建国者们很敏锐地意识到,公民自由的道德伦理和基督教属灵自由的现实是一体两面。历史表明,西方世界里那些稳定的民主共和国们所汲取养分的心智源泉,都来自于接受了从耶稣基督而来的内部自由。福音里的自由是点燃美国理念之火必不可缺的火花。

当前时不时能看到有人宣布进行了某种新革命的。然而,我们这个国家真正的需要,是返回到美国建国革命背后的那股动力之上。

这是什么呢?答案能让许多人大吃一惊。这就是坚定确信,如果基督牺牲是为了让人获得自由——那英格兰国王又怎能靠不列颠的皇冠对别人拥有生杀予夺之权?因此,美利坚殖民地发出最响亮的呼喊就是:“没有国王,只有耶稣为王!”

当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 Webster)在1851年回顾这个国度的伟大历史时,他提到了这种在属灵与公民权利之间的联系。

“如果人类本性中的宗教元素被无视,”他写到,“如果他没有更高的动机,只受低级趣味影响,如果他没有受到政治权威之外其他更强的约束,那他就变成只有自私自利或盲目狂热的生物……另一方面,培养宗教感知也克制着散漫放荡……启迪对法律和秩序的尊敬,给整个社会纽带以力量,于此同时,这也让人的灵魂向上靠近其存在的主宰者。”

韦伯斯特后一百年,黎巴嫩驻联合国大师查尔斯·马利克(Charles Malik)说过同样的话:“离开了耶稣基督的祝福与能力,美国那些优点永远不会存在……我很明白,对政客、官僚、商人和愤世嫉俗者来说这事实多让他们尴尬,但无论这些正人君子们怎么想,无可辩驳的真相就是最优秀、最高尚美国的精神就是基督教的精神。”

以前有个故事讲的是想要自由的一只风筝。说某日主人带着风筝去玩,迎着风将风筝放飞到高处。但风筝很快意识到,自己只能飞那么高,因为主人就把线放得那么长。

“我何必受此拖累呢?”风筝烦躁起来了,“如果你觉得我现在飞得高,要是我能挣脱出、有自由,那我就能给你看看我到底能飞多高。”

终于有一天,风筝在纠结这问题的时候,线断了。这时风筝颤抖了几下,被风从这边吹到那边,突然又一猛子掉了下去,风筝自己却无能为力。最后,风筝被吹到电线上,就这样挂在上面,无人相助,任由风吹雨打,结果破损不堪。风筝的自由就是这样被毁掉的。

虚假的自由让身处自由中的人随心所欲,随时随地做想要的事情,真自由则是紧紧抓住我们所锚定的那点。

耶稣的教导是,自由乃是有框架范围的自由——这框架包含着我们必须遵循的一组原则、法律。更重要的是,耶稣说,他就是那些原则的实现,他成就了律法的完全。认识耶稣就是认识真理,认识真理就是真正的自由。

威廉·英格(William R. Inge)的一句话富有智慧:“基督教应许人获得自由,但从来不应许人们不受约束。”

复活节假期是一个重要的提醒,告诉我们为了父的旨意与同胞的缘故,要牺牲自己的意志、向自己而死,这才能带来真生命与真自由。

(翻译:尤里)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牧师是北卡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 of North Carolina Inc)公司的执行理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