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与功利逻辑:错误世界观带来灾难性后果

ByJohn Stonestreet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08月24日|07:15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我们的价值从何而来?如何回答这问题将塑造我们的生活方式。也许甚至能决定我们如何死亡。

稍早时候,我们讨论了亚伦·克里亚蒂(Aaron Kheriaty)在《第一要务》(First Things)杂志发布以美国自杀蔓延为主题的警示性文章——以及教会如何对抗自杀的首要致因:孤独。这种孤独会导致抑郁和自我毁灭。

但克里亚蒂也关注到了其他原因,其中的文化因素就是我今天想要讲的内容。

Like us on Facebook

  • John Stonestreet

克里亚蒂用一个令人寒心的故事开始自己的文章,那是一位在加州卧轨自杀的全A学生。“他的遗书并没有写明白自己行为的原因,”克里亚蒂写到,“没有明显的精神疾病,他也没有被谁欺负。他的死紧跟三周内的另外两起自杀事件,一位自杀者来自同样的学校,另一位则来自附近的私立高中。”

真令人痛心。在科泉市,我也见过类似的青少年系列自杀。这是全国泛滥的潮流。“要理解这些数字,”克里亚蒂写到,“自杀是青年和青少年死亡的第二大原因。”

正如我前文所提及那样,社交孤独当然是因素之一。

但克里亚蒂还看到了另一个因素——我觉得这也是相当重要的。“在精英统治的时代,我们的价值由自己的有用程度来衡量。”克里亚蒂说。富裕的孩子和贫穷的孩子都越来越明白,自己只有在社会生产中有用,才有价值可言。”

因此,家庭教育、参与教会、社会活动“在考试分数和赢得权力面前都越发不重要了。”

这就是克里斯蒂聚焦的地方:“当有用取代了善,功效就成为最高的价值,人类被工具化了。”人成为了“功利逻辑的附庸。”

当学生不再紧跟考分,或者不再关注学校运动队会怎么样?当他们觉得自己不再有用又会怎么样?或者,当他们达成自己的远大目标,却发现自己身心俱疲了又怎么办?他们在自己的成就中找不到意义所在又怎么办?

这种功利主义的宇宙观将使个人的灵魂衰竭,从社会层面而言,也会带来很悲惨的后果——从苏联劳改营到纳粹集中营、从计划生育诊所到所谓的“安乐死法”。

克里亚蒂提醒我们,法律是一位教师。安乐死法发布了明确、魔鬼的信息:当生命变得太痛苦,或者当你觉得自己不再有用,好吧,杀了你自己吧。

正如克里斯蒂所说那样,也难怪“两位英国学者发布的研究表明,在奥兰治州和华盛顿州立法允许协助自杀后,导致这两个州总体自杀率上升。”毫无疑问,部分原因就是“被公布出来的自杀案例容易引发模仿。”比如仅仅几周之前,华盛顿邮报报道,在网络搜索如何自杀的点击率在网飞(Netflix)频道播放自杀题材的连续剧《十三个原因》(Thirteen Reasons Why)后飞速上升。

各位,这是世界观为何重要的又一例证——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寇尔森中心(Colson Center)以事工来帮助信徒们理解、捍卫、宣扬基督教价值观。这世界观认定人类每一员都有价值,并不是因为他/她能够生产什么、做什么,而是因为我们都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

正如查克·寇尔森(Chuck Colson)多年前曾在本项目上说过:“人类居然具有如此不凡价值,甚至神牺牲了他的独生子以拯救我们脱离罪——不仅仅是低估相互价值的罪,还有亏欠了神之荣耀的罪。”

“对人价值的估算超越了我们的理解能力……我们中的每一位都注定要活到永远。正如C.S刘易斯(C.S. Lewis)所说,没有谁见过什么‘渺小而必死之人’。“

这是每个绝望的灵魂需要听到——并感受到的。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