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米妮:山达基教虐待精神病患者 折磨记者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1月11日|06:39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莉亚·莱米妮(Leah Remini)继续强调山达基教(Church of Scientology)涉嫌虐待——这在周二的A&E纪录片大结局中播出——包括虐待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并折磨调查记者。

山达基教会
(图片:路透社/FRANCOIS LENOIR)
图为山达基教会公共事务和人权欧洲办事处入口,2016年3月11日摄于比利时布鲁塞尔。

周二《莉亚·莱米妮:山达基及余波》(Leah Remini: Scientology and The Aftermath)播出了最后一集,讲述这位于2013年高调离开山达基的女演员,和她一起离开的还有前山达基高级发言人马克·林德尔(Mark Rinder),他们采访前教会成员布兰登·赖斯多夫(Brandon Reisdorf)及其家人。赖斯多夫回忆了他被山达基关在房间里的悲惨经历,他们试图要治愈他令人困扰的精神状态,山达基教友认为不应该用抗精神病药来治疗。

林德尔指出,山达基创始人L·罗恩·贺伯特(L. Ron Hubbard)认为,山达基教友应该“恨恶”精神病治疗法,把精神病医生当作“人类的敌人”。当贺伯特把他那臭名昭著的戴尼提(Dianetics)(译注:戴尼提是一套精神、心灵和身体之间关系的理论,由作家罗恩·贺伯特所研究发展出,是山达基理论基石。)介绍给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和美国精神病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时,“他们嘲笑他,”他说。

赖斯多夫来自一个山达基教友家庭,他告诉莱米尼和林德尔,2012年他躁狂发作,这是躁郁症的一部分,这种情况后来被真正的医生诊断了出来。但是山达基内部用他们所谓的“内省纲要”(introspection rundown)来处理精神疾病,因此他们把赖斯多夫带去一个山达基教友控制的设施,在没有医疗护理的情况下,对他监控了整整六周。

Like us on Facebook

“我一天24小时被锁在房间,脑海里都疯狂了,”赖斯多夫回忆说。他没有得到专业的关注,他说,山达基官员告诉他“放手”,他的癫狂“最终将耗尽,[你会]再次好起来”。

这些方法与十几年前L·罗恩·贺伯特对一名精神病发作的男子所作的一致。贺伯特把这名男子锁在房间,直到他停止尖叫,然后声称他找到治愈精神病的方法了,林德尔解释说。

赖斯多夫变得如此厌恶他们对他和家人所做的一切,他最终从洛杉矶山达基教建筑的窗户扔了一把锤子,然后他被捕了。教会尽其所能地摧毁他,主张他要被控犯有各种罪行,赖斯多夫说。

“教会又一次把自己当作心理健康的权威,”莱米尼向观众解释说,“然后起诉[赖斯多夫],毁掉他的未来。”

周二播出的节目中,莱米尼和林德尔经常讨论,把他们的发现拿去联邦调查局,希望找到进行正式调查的办法。

然而,山达基领袖对调查记者所作的更加令人不安,这些记者曾揭露他们的内部运营情况。

BBC记者约翰·斯威尼(John Sweeney)告诉莱米尼和林德尔,在他的记者职业生涯中,他曾报道了各种极权主义的故事,并前往像朝鲜这样被暴君控制的国家,但当他报道山达基教时,这些都显得很苍白。

“我对朝鲜没有像对山达基教这样噩梦不断,因为那时感觉就像和我自己的理智交战,”斯威尼说,回顾了山达基无数次跟踪他,并聘请私人侦探去骚扰他,当时他在2007年拍摄BBC一台的《山达基和我》(Scientology and Me)系列片。

“没有其他组织,没有其他令人讨厌的政府,没有其他任何极权统治者对我做过这样的事。但是,这从要把你的头吞进去开始,”他补充说。

托尼·奥尔特加(Tony Ortega)——曾在《村声》(The Village Voice)和《原生故事》(Raw Story)工作,现在《地下碉堡》(The Underground Bunker)写博文——表示当他批判性地写山达基时,“你开始收到高中同学的信”,因为山达基教雇佣了私人侦探,让他们问这问那。

山达基甚至聘请了一名失去工作的记者,假装他在写一篇关于有关奥尔特加妻子的故事,试图吓唬她的老板。虽然她的老板支持她,”我觉得他们真的希望她被解雇,让她陷入困境,但这也让我们两个真的很害怕,”奥特加说。

“他们跟踪我的母亲。他们两次出现在她家里。最近,当我去看望她时,我接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电话,‘为什么你和你母亲一起来这里’。他们只想让你知道,他们在看着你,在看着你的家人。”

“相信我,这很管用,因为你不得不自问,‘好吧,我是记者,我可以处理这类事情,但我希望只是因为写一个故事,就让我的家人经历这些吗?”他补充说。

节目大结局的最后,莱米尼指出,山达基教“教会了我生活中的一切”。“他们教我去攻击批评我的人。现在我攻击批评我的人。现在批评我的人是山达基人,”她断言。

“我不能让山达基教继续虐待人,拿走他们的钱和生命……由于某种原因,我相信我是那个帮助这成为正确的那个人,”她总结说,当时可以看到她在纽约市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祷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