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德尔卡·斯特罗要我们记住为何乌托邦主义总会失败

ByJohn Stonestreet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6年12月1日|12:1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John Stonestreet

这残酷的共产暴君一命呜呼。但对于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所留下的传奇,舆论却莫衷一是。

星期五(11月25日),90岁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他远比自己的对手们要长寿。如果你不断看到媒体上那些摇尾乞怜的悼词(或者相信某个橄榄球四分卫为卡斯特罗的辩护),请牢牢记住:虽然准确数据难以计算,但被卡斯特罗政权所谋杀的古巴人数量高达数万之众,如果不是更多的话。

1998年时,曾经有那么一次我与卡斯特罗仅数百码之遥。那时我大学刚毕业,在牙买加待了一年,那时碰巧卡斯特罗进行国事访问。回忆往昔,就我现在对卡斯特罗的了解而言,当时他所受尊敬简直令人瞠目:官方和民间为他奉上英雄凯旋般的欢迎仪式……更不要提破败多年的大街小巷被装点一新、为了欢迎他连下水道都被疏通并打扫干净了。

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为什么?当我问这问题时,我牙买加朋友给出的最好答案是,卡斯特罗几十年来都在“对抗”美国。

Like us on Facebook

这答案中所暗含的意思就是卡斯特罗对抗美国,是因为在他心里把古巴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所发表的一段深情评价中,他称卡斯特罗是“一位英雄式的传奇领袖,为人民服务了近半个世纪。”

这就是胡说八道!

卡斯特罗当然是个传奇,我在那天就领教过了,一位天花乱坠的演说家。但信口雌黄并不能减轻其邪恶观念的后果。只有那些不必生活在卡斯特罗统治下的人才会吹捧他对待古巴人的方式为“服务。”古巴档案披露,在卡斯特罗臭名昭著的监狱里,至少15000名古巴人被枪决、绞刑、炸死或因为其他原因死亡。

这就是列宁钦定“有用的白痴”当代后学们所夸耀这个人的所谓传奇。

除此之外,卡斯特罗的“服务”也包括让古巴成为苏联的卫星国。他允许苏联在这小岛上安装核导弹,由此让他的人民在可能的末日之战中有幸成为的前排炮灰。

当然,还有古巴令人毛骨悚然的人权记录。按照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说法“在卡斯特罗治下,数以千计的古巴人被囚禁于地狱般的监狱中,更多的古巴人被骚扰、被恐吓,整整几代人没有最基本的政治自由。”

如果这是“服务”,那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邪恶”了。

我说得更明白一些:在卡斯特罗的古巴所发生的事情完全符合共产主义的历史记录,也与其他人造乌托邦企图的历史一致,所谓乌托邦,你应该明白,一言蔽之就是“不存在的地方。”

所有的乌托邦愿景都试图重新创造人,按照意识形态导向下的标准,由国家层面的政治高压下用强力来重新塑造人。这永远不会奏效。人类的本性并非如此可塑。

2001年的电影《兵临城下》(Enemy at the Gates)讲述的是二战时候斯大林格勒围城战的故事,这是我听闻过的对共产主义最清晰而又简介的批判之一。在影片角色丹临死的时候,那个任务是创造“新苏维埃人”的政委丹尼洛夫对主角说:“我真是个傻子啊,瓦西里。人永远就是人。没有什么新造的人。我们费那么大的劲要去创造一个平等的社会,没有谁需要羡慕谁的邻居。但总有要羡慕妒忌的东西。一个微笑,一段友谊,还有你并不拥有却想要占有的东西。”

丹尼洛夫只有一点是错的:确实有“新造的人”。但人类只能通过一种方式成为新造的人,而这正是卡斯特罗在他整个统治期间竭力想要摧毁的:基督教的基督。我祷告祈求,我们还活着的人不要忘记这个教训。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