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论叙利亚问题

ByChuck Colson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2年02月24日|05:4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如果过去的十年教导了美国什么,那就是绕过法律的后果是无所得,尤其是对外政策。

不管我们的动机是多好或者是我们计划得多么严密,一旦我们“下达命令发动战争”,我们就不再对事件有控制权,而是这些事件来控制我们。

就像我所说的,这些到现在为止应该非常明显了,但是事实是,到现在还没有。

对关于叙利亚的新闻并且不受到震惊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如我在这里所记录的,忠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Bashar al-Assad)的部队正在向霍姆斯(Homs)城射击,据路透社消息,“已经到了反对巴沙尔11年统治的心脏地带。”

这个场景让人想起30年前的几乎同一天在哈马(叙利亚西部城市)所发生的可怕事件:由巴沙尔的叔叔带领的部队在他父亲的带领下展开的行动,瞄准了哈马这个城市作为对抗穆斯林兄弟会的政权战争的一部分。有1万-2万人死于那场战争。

脱离叙利亚政府,没有人想要看到这样的历史重演。问题是:我们怎样能够使它停止呢?叙利亚已经不理会来自联合会和阿拉伯联盟的“哀求”。经济制裁即使奏效的话,对于防止杀戮来说也太慢。

Like us on Facebook

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周三的共和党候选人辩论会上,四名总统候选人中的三位都建议美国介入推翻叙利亚政府的行动。在美国国会山庄,参议员约翰·麦肯恩(John McCain)和林塞·格拉厄姆(Lindsay Graham)都对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的观点表示支持。

对于正义战争理论将会发生什么?

将支援反动派只会延长杀戮的时间的事实放在一边,再一次,我们的领袖和意见精英们正在催促使用军事武力在完全不想这些“坏蛋们”消失之后将会发生什么。

叙利亚是一个分裂的国家,统治这个国家的阿拉维派(Alawites)是少数群体。在叙利亚占多数的是逊尼派穆斯林。另外还有一定数量的基督徒和库尔德语少数族群。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呢?事实上,叙利亚和伊拉克之间还是有所不同的:很多逊尼派穆斯林不认为阿拉维派是穆斯林,并且他们憎恨巴沙尔政府将其视为穆斯林的方式。也因为此,一个人权积极分子预言叙利亚内战将“对于人类生命、损失及地区的不稳定具有更大的破坏性。”

让我们不要自欺欺人了:内战就像西方干预的结果。即使巴沙尔被说服而退出叙利亚,剩下的350万阿拉维派将无处可去。他们将进行报复。因为他们控制着军队和安全装置,所以他们肯定会展开战争。

在这些破坏、损失及不稳定中,无处藏身的将是叙利亚基督徒少数群体,他们占据着叙利亚总人口的10%。就像他们的伊拉克弟兄姐妹们,他们在这些将要进行的介入中将处于命运未知状态。

这些在我的思考中,也应该在你的思考中。当我明白这些感情将带来所谓的“保护的责任”时,我同样也明白在“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个词背后的历史。

问题是:我们的领袖们呢?

本文选自突破点(BreakPoint),2012年2月24日,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意为监狱团契事工)。经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同意后重印。保留所有权利。在没有得到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的同意下不允许重新生产或分发。 “BreakPoint®”和“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是监狱团契的注册商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