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不该爱不虔诚的教会(第二部分)

ByA. Larry Ross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02月9日|10:1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Kyle Strobel
    凯尔·斯特罗贝尔(Kyle Strobel)是拜欧拉大学(Biola University)塔尔伯特神学院灵性神学和塑造的助理教授。

当直面教会中的不虔诚问题时,我们的回应方式非常能表明自己对权力的态度。在上文中,我们明确了爱耶稣却不爱他的教会是不可能的。爱耶稣,就是要爱他的教会,这并非因为教会值得爱与否,而是因为基督对她的献身让教会变得可爱。但这并不意味着无视教会中的邪恶。相反,我们需要在真理和爱中说出这邪恶来。

在真理和爱中说出邪恶来

如果我们献身于教会,我们可以确信在某些问题上自己会很疑惑、会在教会这里遭遇痛苦,会对其不虔诚有所愤怒。无论如何,这些都不是失望的理由,因为我们的希望并不在教会这里,而在教会的主那里。

这揭示了我们需要争战的两大诱惑:我们要么忍不住避免在教会中说出邪恶来,要么我们被诱惑谈得太多、太吹毛求疵。这都是信靠基督之道时的错误。

Like us on Facebook

雅敏·高金(Jamin Goggin)与我合著了The Way of the Dragon or the Way of the Lamb: Searching for Jesus' Path of Power in a Church that has Abandoned It(暂译为:“龙道还是羊道:在抛弃基督的教会中寻找耶稣权能的路径”)一书,当我们探究此问题时,需要直面教会中各种失败的故事。其中许多可不是什么小悲剧,我们所知道的事情乃是真正的邪恶侵袭了教会。当我们更深入地从圣经角度来研究这些事情,我们所直面的现实就是邪恶,是雅各所谈论世界、肉欲和魔鬼的一部分(雅各书3章)。

这些事情可不是小错误,靠着程序和方案上的零敲碎打就能弥补。这些错误是教会中权力系统悖逆耶稣之道的标志。当我们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心里很明白我们需要找一个能在当下这邪恶时代“站立得住”(以弗所书6章13节)的办法,尤其是在这邪恶已经渗透进了教会的时代。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发现我们必须对自己也对教会公开说出邪恶所在,同时也要寻求把其余的交托给基督。面对教会错误的时候我们不要失去希望,因为教会的作用是做见证,不是对教会自己虔诚,而是要对基督虔诚。当雅敏与我合作《龙道还是羊道》一书时,我们知道我们需要找到以智慧、爱和真理来说出这些事情的人,所以,我们与达拉斯·魏乐德(Dallas Willard)、尤金·毕德生(Eugene Peterson)和巴刻(J. I. Packer)这样的前辈们交流。难以置信的是他们能非常坦诚地谈论教会中真实存在的邪恶与虐待事件,却毫不失去哪怕最丝毫的希望。他们的希望在于主,而且他们相信主的道必然得胜。

不幸的是,在我们当前的教会文化中,我想我们喜欢于转向别人来寻求解决之道。有些关注于模范教会的“锦囊妙计”,以此避免那些邪恶的混乱现实进入教会。这些人寄希望那些模范教会,他们相信可以籍此绕开败坏之人不可避免将带进教会的那些伤痛。还有一些人则躲避耶稣之道,对教会总是敬而远之,渴望耶稣但并不响应耶稣爱他不虔诚妻子的呼召。有些人只是找一个能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教会,将希望放在一个机智精明、印象不错、强大有力的教会只是为自己的失望预留好伏笔而已。

上述这些做法,从一定意义上说,都是将应该放在基督身上的焦点和希望放在别的东西上面。每种做法,从一定意义上是相信教会为自己缘故应该如何、可以如何,而不是成为基督之美的见证人。每个这样的做法,进一步而言,都是认为教会内部的与邪恶的斗争都是可以避免的,而不是必须对抗邪恶。

这不是我们在圣经里读到的事情。相反,我们在思考教会的时候都仿佛站在分叉的路口,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打算走哪条路,是龙的那条路,还是羔羊的那条路?

龙的那条路会不断诱惑人败坏——在教会中、在基督徒的人生中——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国度,由此扭曲了我们大家的灵魂。

行在羔羊之路的人,在爱中说出真理、在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上都寻求去荣耀神,那是什么样子呢?

这是推动我们思考教会、邪恶和我们呼召时的问题。归根结底,爱基督的教会对基督徒而言不是可有可无的自选项,对抗邪恶也不是。我们必须分辨清楚自己对抗邪恶的方式,即便在教会里,那也是对耶稣虔诚的一种方式。

(翻译:尤里)

凯尔·斯特罗贝尔(Kyle Strobel)是拜欧拉大学塔尔伯特神学院灵性神学和塑造的助理教授,著有多本书籍包括The Way of the Dragon or the Way of the Lamb。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