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写障碍,我的天赋

ByNathan Tabor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9月18日|11:19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我写这篇专栏是为了鼓励患有读写障碍的同路人。编排很简单,没有括号的段落是我的原稿。括号中的段落是编辑的更正版。

  • 内森·塔博
    内森·塔博(Nathan Tabor)是商人、企业家,自1999年以来成功建立并运营超过25个商业项目,年销售额超过1.5亿美元。

成长过程中,我不知道自己患有读写障碍。我三年级才懂得阅读,一生都在竭力了解自己在读的内容,正确拼写、理解含义和清晰地朗读单词。重复读一个字三、四、五或更多次令人沮丧,特别当我仍然不明白的时候。今天,无论我听见什么,已没有同样的挣扎了。

(对一些孩子来说,上课总是很容易。阅读,甚至写作,似乎是他们的第二天性。但对我来说,学校是一个不断争战的地方。我三年级才懂得阅读。我竭力了解所读的单词,正确拼写、理解含义和清晰地朗读它。重复读一个字三、四、五或更多次令人沮丧——特别当我仍然不明白的时候。我害怕考试。事实上,我讨厌考试。我的手心会出汗,胃会痛。直至今天,想起考试仍觉得难受。)

Like us on Facebook

我是多么讨厌考试啊。我的手心会出汗,我的胃会痛。直到今天,我想起考试仍觉得讨厌。大多数学校的老师、大学和研究院的教授都觉得我不认真。我总是用幽默来掩饰我的无能。

(那些年,我不知道自己患有读写障碍。大多数学校的老师、大学和研究院的教授都认为我不是一个认真的学生,因为我总是用幽默来掩饰我的无能。)

专注于一项工作总是很困难。从学校功课到工作项目,我都会深入思考……“松鼠,你看见那只跑过的松鼠吗!太棒了!它有一条浓密的尾巴,嘴里咬着一个橡子!”……多么恼人,令人沮丧!但我正学习管理它。

(我很难专注于任何工作......从学校功课到工作项目,我都会深入思考......“松鼠!你看见那只跑过的松鼠吗?太棒了!它有一条浓密的尾巴,嘴里咬着一个橡子!”……我在做什么?)

头脑上我知道edition(版本)和addition(加法)的分别。很简单。可是当我写字时,心里想着edition,却写成addition,可是,我竟然完全没有察觉这错误。我检查了许多次,仍然没有发现它。

(我的读写障碍既恼人又令人沮丧,但我正学习管理它。头脑上我知道edition(版本)和addition(加法)的分别。很简单。但有时当我写的时候,心里想着edition,却写成addition,而我竟然完全没有察觉这错误。我检查了许多次,仍然没有发现它。)

开会时写笔记令我万分尴尬。当前的想法是“哦,希望他们用我懂的字!”几年前的我,还会掩饰这软弱或用另一个字。现在,我会预先宣布我拼写得不好,然后开玩笑说我在南部乡村长大。

(在会议上简单记录都是一件尴尬的事。我以前的想法是:‘希望他们用我懂的字!’直至几年前,我还会掩饰我无法拼写的弱点或直接用另一个字代替。现在,我学会了坦然。我会预先宣布我拼写得不好,然后开个玩笑说我在南部的乡村长大。)

我写的字看起来像小鸡在雨中乱舞。过去我想我的笔迹很难看,直至最近才发现自己是故意这样做,为了不让你知道我拼错字。对There,their这些字,明显是难以理解!不管是谁作这些字,都应该被拿出来打。我经常说错、用错或读错字,而自己却不知道。当知道时会或可以非常尴尬。

(我的笔迹如“鸡爪划拉”。我以前只是觉得我的字很难看,而直到最近才发现自己是故意这样做,为了没有人知道我拼错字。我经常说错、用错或读错字,自己却不知道。当知道时会非常尴尬。必须指出的是,从读写障碍患者的角度来看,There,their这些字明显是难以理解!不管是谁发明这些字,都应该挨打。)

现在,解决问题是另一回事。给我一个智力游戏,谜题或挑战,我会用一个古怪的方式思考。走进房间,我可以立即注意到一个角落比另一个角落低。我可以告诉你一堵40英尺的墙矮了半英寸。有时候,这特质令人惊讶,但大多数时间,都惹人厌烦。一张挂歪了八分之一寸的图画或任何应该是对称而不对称的东西。

(现在,解决问题是另一回事。给我一个智力游戏,一个谜题或一个挑战,我会用一个古怪的方式思考。走进房间,我可以立即注意到一个角落比另一个角落低。我可以告诉你一堵40英尺的墙矮了半英寸。一张挂歪了八分之一寸的图画。我很容易留意到任何应该对称而不对称的东西。有时候,这特质令人惊讶,但大多数时候,都令人厌烦。)

数字和数学对我来说很容易。我记得20年来没有拨过的电话号码。对几年来开出的发票金额,我可以准确地记起。如果你曾经在我身旁看见我的手指轻拍在一起,或在我的腿上。重复着这模式。全部必定是双数,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正这样做。

(数字和数学对我来说很容易。我还记得20年来没有拨过的电话号码。我可以准确记得几年来开出的发票金额。如果你曾经在我身旁,看见我的手指轻拍在一起,或在我的腿上,重复着这模式。全部都必定是双数——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正这样做。)

我能辨认面孔,但记不起名字。我对过去发生事情的记忆很差,但我善于跳出框架思考。我享受公开演说和交谈。我已经完成了两本书,写了上百个专栏,我正在写第三本书。幸好世界上有优秀的编辑!我无法告诉你过去30年来我驾车到过的街道名称,但对识别地方标记的方向,我非常敏锐。

(我能辨认面孔,但对记名字感困难。我的记忆力很差,但善于跳出框架思考。我不能告诉你过去30年里我驾车到过的街道名称,但我的方向感和识别地标的能力很强。我享受公开演说和交谈。我完成了两本书,写了上百篇专栏。我现在正在写第三本书。幸好世界上有优秀的编辑!)

读写障碍就像一把双刃剑。我终于明白我就是我。我开始把读写障碍看成是一种天赋而不是负担。我开始专注于我擅长做的事,并在遇到困难时寻求帮助。

(对我来说,读写障碍是一把双刃剑,既是礼物也是痛苦。我终于明白,我就是我。我现在开始视读写障碍是我的天赋而不是弱点。我开始专注于我擅长做的事,并在遇到困难时寻求帮助。)

内森·塔博(NATHAN TABOR)和妻子女儿居住在北卡罗莱纳州。自1999年以来他曾创立并拥有20余家企业,市场销售超过1.5亿美金。一些企业非常成功,而有的惨败。他热衷于将上帝的话语运用到他的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中,也作为高管培训师帮助其他人如此行及业务增长。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