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特朗普挽救还是伤害了福音派?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6年11月11日|06:59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托尼·帕金斯
(图片:路透社/MIKE SEGAR)
2016年7月21日,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家庭研究委员会(Family Research Council)的托尼·帕金斯带领宣读《效忠宣誓》。

白人福音派信徒帮助唐纳德·特朗普赢得总统选举后,福音派领袖正在探讨支持特朗普是帮助还是伤害了美国的教会。

鉴于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胜利,一名重要的福音派领袖本周提到美国保守基督徒的应变力和实用主义,而有一些人认为是这是福音派的挫败。

“如果媒体质疑宗教右派的影响力,周三早晨围绕着一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显示出凝聚力已经回答了这些疑问,”华盛顿特区家庭研究会(Family Research Council)主席托尼·帕金斯在周四写给基督邮报的专栏中说道。

“事实证明,新闻媒体撰写福音运动的讣告,就像它预测这次选举一样那么成功,”他继续说。

Like us on Facebook

换句话说,与数十年来新闻头条宣布基督教右派已经落幕不同,基督教右派继续带来重要的胜利。

对福音派而言,刚刚过去的这个选举季尤其充满仇恨。不同于先前的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暴露出教会内部的分裂——通常是种族和社会经济——的界限。

虽然在美国政治中指责福音派虚伪并不是新现象,但这些指责达到新水平,鉴于共和党候选人令人厌恶的过去和不熟悉基本的基督教教义。严格的福音派信徒愿意支持这位结婚三次,在初选中称他从来不需要祈求神的宽恕的候选人,令世俗观察家感到困惑,尤其是福音派先前谴责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道德不慎重。

但初选中大部分福音派信徒并不支持特朗普,这是多数世俗的媒体在很大程度上忽视的事实。许多媒体,尤其是唐纳德·特朗普2005年有关女性的猥琐言论曝光后,只是满足于进一步描绘“福音派是伪君子”的叙述,而现实情况要复杂得多。

在10月的一篇专栏中,基督邮报编辑部指出世俗媒体将福音派分为两个狭隘的政治范畴,“绝不要特朗普”(Never Trump)运动和特朗普的热情支持者,事实是当时大多数福音派是特朗普的无奈支持者。

但随着选举日临近,无论是无奈还是热心支持这位共和党候选人的选民,理解了其中的利害攸关,选择了实用性而非纯洁。

“支持其他候选人的福音派信徒,包括我自己在内,在悄悄评估了国家的危险状态后,大多数团结在特朗普的身后,”帕金斯说。

这种评估可能包括对过去八年发生事件的审查,如在最高法院出现的热点问题,以及左翼对良心的保护及宗教自由的反对。

“自由派始终未能明白的一件事是过去8年发生的事如何使得基督徒相信他们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 梅根·麦卡德尔(Megan McArdle)@asymmetricinfo

正如基督邮报9月9日的报道,美国民权委员会主席马丁·卡斯特罗(Martin Castro)在一份政府报告中说,“'宗教自由'除虚伪之外什么都不代表,只要它仍是歧视,不容忍,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同性恋,仇视伊斯兰教,基督教霸权或任何形式的不容忍的密语。”

然而,不同于帕金斯,并非福音派领袖都对选举结果感到高兴,即使那些同意他对社会问题观点的人。对少数人而言,特朗普获得大量的白人福音教信徒(81%)的支持,是福音见证的一个污点。

神学家、北园大学(North Park University)教授宋灿·拉赫(Soong-Chan Rah),The Next Evangelicalism(暂译为“下一场福音主义”)的作者上周三在推特上表示,“白人福音派信徒,你可以站起来说你是跟随基督和基督的肢体,但你是选择了追求权力。 ”

11月9日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华盛顿特区阿纳卡斯蒂亚河教会 (Anacostia River Church)的非裔牧师安贝勒(Thabiti Anyabwile)称,除其他影响外,现在更多人更难接受福音。

“为什么未悔改之人应该倾听他们的福音呢?他们不是将福音适用在他们的政治选择上?‘难道福音派应该被视为只是关心政治而不顾其他?’他们在询问。很难找到令人信服的答案。对许多人而言,基督和福音息息相关 ——无论对错——现在福音派选择一位跟这两者没有任何相似点的人。”

“我担心[福音派]运动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被这次选举决定了,”他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