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狂欢和基督徒的责任

ByMark H. Creech | 基督邮报专栏作家
2017年09月26日|09:35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几天之前,我们全国都在纪念世贸大厦和五角大楼恐怖袭击。在2001年9月11日那天的早上,死亡、屠杀和恐慌蹂躏了我们国度。

  • 马克•克里奇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

“作恶者——这个非常老派、几乎一眼就能看出圣经风格的词语被时任总统小布什用来描述911屠杀的行凶者,而‘邪恶者’则是他当时使用的另一个词汇,”威廉·本奈特(William J. Bennet)在他的著作 Why We Fight(暂译为:我们为何而战)中写到,“在罗纳德·里根用来描述苏联为‘邪恶帝国’之后就没有人这么说过了,里根因为这么说,被各地所谓的聪明人认为是因愤怒而失去理智……所以需要小布什总统,这个和罗纳德·里根一样的‘牛仔’,重新启用善、恶这样的词语。”

善与恶到底发生了什么?恶在今天常常被称为善。而善被称为恶。

Like us on Facebook

道德意义的问题过去并不像现在这么混乱,本奈特在他的著作中说:“以各种形式出现的道德和文化上那种毫不在乎的相对主义,就是我们今天普遍的智慧。但过去并非如此。过去这个国度中,孩子被培养成人是要去尊重其机制和价值观,认同其风俗和传统,为其出类拔萃的成就而骄傲,尊重其国家的象征。这些内容过去在家庭中就被教导,在社区和学校里被强化,家里所需要的品质在社区和学校中也能被运用,并被公共权威所强化。美国生活方式的优越美德、广义的美国文化,这些题目被广泛的谈论,并以无声的方式指导公民品德。”显然,这些都已经恍若隔世了。

路易斯(C.S. Lewis)曾说:“当一个人往好的方向发展,那他就更清楚地明白自己内部所残存的恶。当一个人变坏,那他对自己的恶所知则越来越少。”对极了。我觉得这对个人而言有理,对文化亦然。美国似乎越来越不知道我们文化缺陷的严重程度了。

今天,我们的国家充满了邪恶,“作恶者”比比皆是。

在国家中最大的几个城市,暴力犯罪正在上升。

堕胎者的刀具,每年让大约一百万生命被无情切成碎片。

人类的性现在已经在许多层面上变态、被扭曲。

整体而言,宗教被边缘化了,从公众领域被驱逐出去,基督教成为众矢之的。

新闻媒体已经变成撒谎者、贴标签者的巢穴。

政府里的腐败已经常态化。问题已经太多了,美国人现在已经对公务员欺骗、操控行为司空见惯。

贫困的苦难非常现实。然而,那些号称要帮助穷人的人最常见情况是把贫困作为自己政治资本、兜售政策的手段,让穷人成为国家的奴隶。

酒精和药物滥用已经成为全国性的灾难。很少有什么地方有什么家庭没有被其中某一个所触及。

政府剥削自己的公民,以投机生意维持自身。

上述这些是邪恶的冰山一角。

基督徒已经明白了这些事情。许多次我与其他信徒在谈论我们的文化瘟疫时,无论是私人谈话还是小组交流,普遍的回应就是他们完全认同道德正在自由落体,我们的国度处于真正的困境中。

不过呢,他们几乎都在自己表示赞同之后加了类似这么一句:“好吧,你知道圣经说过的,基督再临之前就是这样。”

我并不热衷于参加末世论的讨论。然而,请让我告诉你真正让我揪心的事情吧。我觉得很少有人会问:“对此我们应该怎么办?”似乎太多人宁可因为不用负责任而兴高采烈,而不是参与到社会中来做出改变。

基督徒拥有那一个能逆转作恶潮流的答案。我想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的座右铭非常好,我是这联盟北卡罗来纳州的代表。这句座右铭是:“对于邪恶、不公的唯一、长效拯救就是基督徒的行动。”

1961年,苏联一艘K19型核潜艇在北大西洋训练,当时向核反应堆输送制冷剂的管道爆炸。在反应室里,温度快速上升到了140摄氏度,辐射迅速上升。反应堆必须立刻降温,否则会爆裂并以有毒害的放射物污染海洋。

潜艇船长号召志愿者走进发生危害的反应室,焊接并启用新冷却系统。尽管知道其中危险,船员只穿戴雨衣和防毒面具,三人一组轮班,每次工作5-10分钟进行修复。他们最终成功修复了冷却管道,防止潜艇爆炸。

此后,这些曾走进反应室的人开始严重的呕吐。他们的皮肤变红、膨胀。额头和头皮上出现了出血点。几个小时后,他们的外表就已经严重变形。几天后,其中八个人在痛苦中死去。两年中,还有14人死于辐射效应。

邪恶就像辐射。如果任其放任自流,那就会到处传播,结果就是灾难性的。

锡安号之舟的船长也在召唤志愿者——愿意为公义背负十字架的志愿者,愿意承受痛苦的志愿者,甚至愿意为公开说出社会之恶而死的志愿者。

耶稣确实正要再来。也许他很快会来,但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可能距离现在还有几十年——或者一个世纪、几个世纪。当下,邪恶正在传播,如果我们不愿用自我牺牲的方式来抵抗,那道德的核屠杀似乎也已迫在眉睫。

如果耶稣迟迟不来,我们今天任由邪恶滋生泛滥,那我们的后裔会过什么样的人生啊?

心思别只盯着天上,甚至抛却了你在地上的善。

有工作需要去做,有短期的工作、也有长期的工作。当救主到来时,他会应该会看到我们的所作所为。

(翻译:尤里)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牧师是北卡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 of North Carolina Inc)公司的执行理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