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恩藩与脸书员工畅谈放弃大型教会与大笔稿费内情

2017年06月29日|06:2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陈恩藩与脸书员工倾情畅谈放弃大型教会与大笔稿费内情
    (图片:脸书)
    2017年6月22日,畅销书作家、我们是教会领袖陈恩藩对脸书员工发表演讲。

畅销书作家陈恩藩与脸书员工倾情畅谈,详细透露了他七年前为什么辞去加州蓬勃发展的大型教会主任牧师一职。

2010年,加州西米谷基石教会吸引了大约5000人,并持续增长。但是陈恩藩觉得,他所创立的这所大型教会并不像神想要的那样。

上周四陈恩藩在脸书加州总部说,“我对一点感到沮丧,就是在合乎圣经上。我要等一下。根据圣经,这些人中的每一个都有超自然的恩赐,要用来成全基督的身体。我想5000人每周来听我的恩赐,看我的恩赐,这是多么大的浪费呀。然后我开始思考,这么做要花多少钱呢?数百万美元!”

“所以我在浪费这些人力资源,根据圣经,这些人都有神奇的恩赐,他们可以成全肢体,但他们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他们只是坐在那里听我说。”

Like us on Facebook

此外,他觉得教会没有遵守神的吩咐彼此相爱——来教会的人只是用30秒简单地互相打个招呼,大体上参加每周一次的小组聚会。

“我说,‘神啊,你想要一个因为他们的爱而为人所认识的教会。你想要一群人,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在使用自己的恩赐……我们是一个身体。我们是一个整体,也许我是嘴。但是,如果嘴只是唯一工作的肢体……我想努力拖动身体的其他部分,反复思考……”

他2010年决定离开基石——他在客厅创立这所教会——这让很多人感到震惊,包括福音派的牧师们。他当时向会众发表声明,他说他一直感到不安和骚动,要放手这所大型教会,开始一场新的冒险。

他也表示,他对“过舒服日子”持谨慎的态度。

他上周在脸书更多谈到了为什么决定离开的细节,包括希望摆脱骄傲,他从自己的书《疯狂爱上神》(Crazy Love)畅销,他成为广受欢迎的讲员时就开始感受到了这种罪。

“我在生命中的那段时间感到害怕,”陈恩藩回忆说。“骄傲……去参加会议,看到杂志上我的脸……听到低声耳语……走进房间,实际上喜欢这个。”

有一次,陈恩藩觉得有负罪感,意识到他成了自己不想成为的人。“你(神)说你所恨恶的一切,那就是我现在的样子,”他意识到。“我得离开这里。我要失去自己的灵魂了。”

想要躲避“那些奇怪的名人的事情”,他也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以前的陈恩藩了——“那个傻傻的小孩,在高中时爱上了耶稣,开始打给纪念册上他认识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关于耶稣的事,因为他如何关心他们永恒的命运。”

陈恩藩对脸书的一群人强调,神恨恶骄傲,一个人很容易失去谦卑。

  • 陈恩藩与脸书员工倾情畅谈放弃大型教会与大笔稿费内情
    (图片:脸书)
    2017年6月22日,畅销书作家、我们是教会领袖陈恩藩对脸书员工发表演讲。

今天,陈恩藩在三藩市带领家庭教会“我们是教会”(We Are Church)。

陈恩藩从基石社区教会的领导职位上辞职后,率先与阿拉巴马州大卫·普拉特(David Platt)牧师展开名为“Multiply”的门徒训练运动和名为我们是教会(We Are Church)的家庭教会建立活动。

他说,目前有14至15个家庭教会,30位牧师(每个教会两位牧师)——他们都是免费工作。每个教会都做得很小,这样更像是家庭,会友可以真正互相认识,彼此相爱,并且发挥他们的恩赐。

陈恩藩解释说,“我们现在有几百人了,没有任何花费。每个人都在成长,每个人自己都在读这本书(圣经),人们真正地互相照顾。我甚至都不讲道。他们就在自己家里聚会,他们学习,他们祷告,他们彼此相爱。他们成为教会,我非常喜欢这一点,并且发现这30个人带领发展,女人也是这样。”

他说,参加的人包括“街头上的人,出狱的人,医生,还有在这里(脸书)和谷歌工作的人”。

他希望家庭教会的数量每年翻一番,那么10年内,“我们是教会”就会有120万人。而且他重申,这是全部免费的。

他如何比较曾经带领的大型教会和现在的家庭教会运动?

陈恩藩说,“一个人这样说:这好像是被领养,而不是在孤儿院。我以前做的教会像孤儿院。这里有一群孩子,但只有一名领袖。倒不如说,‘不,你知道吗,我们要把你放在家里,这些家伙会真正认识你,爱你,并且照顾你。’”……

“就像家人一样。”

陈恩藩回忆起在基石教会让他清醒的时刻,他说他给一个从帮派出来的孩子施洗,后来这个孩子离开了,尽管完全参与到教会中。

“我的一个朋友问他,‘嘿,你怎么不在基石了?’他说,‘我不明白教会。我受洗的时候,我以为这是加入帮派,那里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都是家人,因为我不知道那只是我们周日去的地方。’”

陈恩藩听到这话的时候,他说这让他很不舒服。

“这让我很不舒服,帮派比耶稣基督的教会更好的体现了家庭的意义。我不能忍受这一点……我们要做一些不同的事。”

尽管陈恩藩说他喜欢现在所做的事,但他承认这并不容易,在某些方面他之前在大型教会的工作更容易些。

“有些时候,我只是讲道,开车出去、回来,和他们所有人再见,我觉得这会轻松很多,就像今天一样,”他说,脸书员工笑了起来。“我不必关心你的问题,你知道吗?……我永远不会再见到你了。”

“这很容易。但是你在这里有这个圈子,你就在彼此的生活中,我无意冒犯,这并不是脸书——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就是教会的方式。这就像让我给你看到我周日上午的一面,让我给你看我自己最好的样子,以及我最伟大的成就。”

“但是那是家,就会变得凌乱。你会发现人们的污秽。就像你每个感恩节知道你的兄弟姐妹一样。这有点凌乱的,因为这是家。这就是基督想要的。所以我们为此奋斗。”

而他透过畅销书赚的所有钱,他都给出去了。

他多年前曾向神祷告,教会里的有钱人只是把5%到10%的钱给教会,自己却花掉了数百万,他为此感到沮丧。他祷告说,要么神兴起新一代的有钱人,他们为永恒而活,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要么就让他有钱吧。

“我会把所有的都给出去,表明你比所有这一切都更美好,”陈恩藩记着当时的祷告。他第二年透过畅销书意外地赚了一百万美元,接下来的几年又赚了更多,他把所有这些钱都放进了慈善基金,“这样我都会碰到。我甚至都不能用这些钱买午餐……我甚我只能用来做慈善。”

“这是最好的事。现在我过日子,看看世界各地有什么需求,我该为此贡献些什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