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事工领域的五大迷思

By格雷格·斯蒂尔(Greg Stier)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06月23日|08:0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在青年事工领域的迷思数不胜数。其中最大的是如下五个:

1.“青年事工是20世纪发明”的迷思

  • 格雷格·斯蒂尔
    格雷格·斯蒂尔(Greg Stier)。

错了!按照博客The Happy Surprise(暂译为:快乐惊喜)的说法:“在《祖训》(Avot,取自犹太法典Mishnah,拉比们对旧约的批注)第五章里,我们了解到古代犹太人的教育传统:5岁开始学习经文,10岁开始学习犹太法典 ,13岁学习律法(Torah)义务,如果选择由正式老师教导或选择从事某个行业,那这样的学习持续到15岁,18岁结婚,正式的教导开始于30岁。”

Like us on Facebook

当耶稣这位最终极的拉比在带着门徒们进入迦百农的的时候,只有彼得和耶稣付丁税(马太福音17章24-27节)。这很引人注目,因为丁税只有20岁及以上的人要付(出埃及记30章14节)。如果我对这几段经文的解读正确,那耶稣本人就是青年领袖……事工中只有一位成年参与者(彼得),还有一个真正的不良少年(犹大)。

在提多书2章1-8节,保罗挑战提摩太,要他让年长的人来教导年轻人,让年长的女性来教导年轻女性。这些“少年人”最有可能是那些年长的成年人所牧养、教导的青少年。

别相信什么青年事工是20世纪发明的迷思。青年事工2000年前就开始了。让我们的成年人去做耶稣做过的事情吧,把精力投入到青年人中去。

2.“烧掉百宝盒”迷思

我们都拿到过青年事工的那种装着各种时髦玩意的“百宝盒”。里面有躲避球、披萨、自我形象对话(self-image talks)、赞美音乐和棉花糖枪等等。

有些人说,青年事工的这种百宝盒应该被烧掉,我们需要重头开始。因为许多圈子里的青年事工并不如应有的那么成效卓著,这想法就是我们应该拿橡皮擦掉一切,从零开始。

但那不是答案所在。

对于青年事工前辈传给我们的这个百宝箱,我很是感激。普通的青年领袖都曾上过数字化课程,来教导真理,也使用游戏应用在群组内破冰。相比以往任何时代的青年事工,我们有更多的野营、会议、活动和退隐修习可选择。

对此我们应当心怀感恩!

“百宝箱”里的一切东西都可能将青少年轻轻地、一毫米一毫米地(如果我们足够幸运的话,一米一米)推近耶稣。

我们只需要在这百宝箱里为最要紧的事物留下空间即可。举例来说,在典型的青年事工百宝盒里,通常没有太多代祷、亲属间福音传播以及门徒操练。这样的空间必须被腾出来,但我们不必为此而对这个百宝箱弃之如敝履。

对于百宝盒里没商量余地的必需品清单,请查看Gospeladvancing.com网站。

3.“非此即彼,要么门徒操练/要么传福音”迷思

绝大多数青年团体都能归属这么两种:要么“广而不深“(所谓“聚焦于福音传播”),或者就是“深而不广”(所谓“聚焦门徒操练”)。

但真理在于两者不可偏废!不该非此即彼,应该两者兼顾!

耶稣将他的门徒带入属神真理的深处。但与此同时,耶稣也带着他们与福音走向大千世界。他对门徒抱有“边走边成长”的操练哲学。随着他那些大部分还是青少年的门徒带着福音走遍犹太地区,耶稣教导他们关于神的深层真理。当门徒为自己能赶鬼而激动不已,耶稣则挑战他们,要他们为了自己得到救赎的事实而更加欢喜(路加福音10章20节)。

当青年人遇到一些冲突挫折,他们可能成长得更快,传福音能在很大程度上让他们在平等社交中处于交锋的前沿。如果一个青少年宣扬基督的名,那他可能会被朋友们指责。如果青少年归属耶稣,那他们可能在孩子里属于最不流行的那部分。但这种冒险能以更快的加速度来催化操练过程。

从属灵角度而言,外出传福音最多的青少年,最能得到成长。

4.“只有爸爸妈妈才应成为青年领袖”迷思

有一个很狭隘的想法,认为只有爸爸妈妈才能成为自己孩子们的青年领袖。问题在于,对许多青少年基督徒而言,父母并非真正的属灵领袖,他们无力真正将基督教向自己的孩子展现出来。

比如,当我在青少年时,我妈妈根本就不是信徒。实际上我是在15岁的时候引领我妈妈走近耶稣,实际上是我让她成为门徒的!

还有许许多多的青少年像我曾经那样,他们父母也许并非基督徒,而是极其需要基督教的成年人,需要有人在属灵领域指导、引领他们。

但即便有信仰基督教的父母,让其他成年基督徒来对青少年产生强大的影响也是很重要的。我本人就是两个青少年的父亲,非常感谢能影响这两个孩子人生的其他成年基督徒。这些人中有一些是正式的“青年领袖”,别的就是我家孩子们认识、尊重的成年人。

认为只有妈妈爸爸才算青少年生命中青年领袖的观念只是一种迷思。

5.“离开青年事工的牧师领袖都是过河拆桥”迷思

谁没听到过这种说法呢:“他只是把青年事工当成一个真正工作的敲门砖垫脚石……就是要当一个牧师。”好吧,成为牧师是一种崇高的呼召。但仅仅因为你成为一名牧师领袖并不意味着你已经失去了对青年们的热忱!

你可以参与到青年事工中,也可以离开,不过,一旦青年事工“成为你的一部分“,那你就再也无法离开了。我知道的最优秀的青年领袖以前都是青年牧师。比尔·海贝尔(Bill Hybels)曾是青年牧师,他已将接触青少年的热忱融入血脉,永远不会失去。我确信这是他的事工如此生机勃勃、意义鲜明而又充满活力的原因之一。

我通常带着敬意给这样的青年牧师打电话……还给他们安排预算开支!

当我还是一个进行宣教的牧师时,我就为我们教会青年事工的效率提升扫除阻碍。我支持青年牧师,顶住对青年事工的批评,在很大程度上挑战我们教会的成员,让他们支持青年事工。如果青年牧师需要预算开支,我会努力帮他得到。如果他需要支持,我也会为他们寻求帮助。

离开青年事工的牧师领袖并不一定是“过河拆桥”,抛弃了对青年事工的热诚,以此作为获得更多支票和荣誉的资本。相反,他们中有许多人成为在整个教会范围内青年事工更有力的推动者。

上述是青年事工最大的五个迷思。其他还有什么呢?

(翻译:尤里)

格雷格·斯蒂尔(Greg Stier)是位于科罗拉多州阿瓦达市“Dare 2 Share”事工的主席和创始人,他通过该事工装备青年领袖和学生在传福音上更有成效。作为一位资深的教导牧师,他已经从事青年事工将近20年,以了解和连结当今的青年人而出名。他被公认为是青年灵性方面的权威和专家,也以发动、动员和装备青年的积极改变闻名。更多关于“Dare 2 Share”事工的信息,请访问网站www.dare2share.org。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