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贝特森牧师介绍神的7种语言及如何听到神的声音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11月1日|02:0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华盛顿——杰出的超大教会牧师马克·贝特森(Mark Batterson)说许多基督徒在聆听神之声音的时候“有听力问题”,他的新书将介绍如何调节以听到神对他们说的话。

纽约时报排行榜上的畅销书作家贝特森带领着带领全国社区教会(National Community Church),该教会拥有8个聚会点,遍布整个大华盛顿地区。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贝特森介绍了人如何才能听到神的声音,而这正是他新书Whisper: How to Hear the Voice of God(暂译为“低语:如何听到神的声音”,下文简称“低语”)的主题。

  • 马克·贝特森
    (图片:ADAM MASON)
    美国华盛顿全国社区教会(National Community Church)主任牧师马克·贝特森(Mark Batterson)。

祷告是一种对话,贝特森说,然而太多情况下,我们在祷告的时候未能聆听。如果你从不停下来聆听,你当然不会听到神的声音,因此也无法辨明神的意愿。对基督徒而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他强调。

神最最重要的语言就是圣经,贝特森在该书第5章里写到,圣经是听到神话语“钥匙中的钥匙”。但他也很快提醒要注意到“圣经偶像化”的冲动,因为神是通过7种爱的语言来说话,圣经是其中之一。

Like us on Facebook

“我想有一些人,出发点很好,他们相信神只通过圣经说话,但他们实际上是在低估圣经,因为在圣经里神通过欲望、门、梦、人、激励和痛苦来说话。”贝特森告诉基督邮报,提到了其他六种爱的语言。

《低语》一书围绕这每种语言展开,表明这些语言在圣经叙事中以及基督徒的人生和作者本人经历中如何发生。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援引希伯来书13章8节说,但当有人认为神唯一的习惯就是通过圣经来说话,那他们最终就是在限制神。在许多人想来,圣经的特质和我们自己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但就算关闭圣经正典,也不意味着神在今天无法按照他以前那样来说话,当然,当神说话时,他永远不会与他所启示的话语所矛盾。

“你可以当我是书呆子,但我相信如果我们去做圣经里那些人所做的事情,那神就会做他曾做过的事情,神依然是那位用同样方法说话的神,他并没有被消音。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在听吗?”贝特森说。

为进一步强调这点,作者在《低语》一书中重述了阿尔弗雷德·托马蒂斯(Alfred A.Tomatis)的精彩故事。托马蒂斯是位著名的耳鼻喉科医生,当时有一位著名的歌剧演员找他看病,其病情很奇特。演员不再能够发出一个特定的音符,哪怕之前能唱到的音域内现在也力所不及。其他的专家都认为那是发声问题,托马蒂斯却另辟蹊径。他用听力计来检验患者的嗓音,意识到音乐家以140分贝的嗓音在演唱,比战斗机还响。

歌剧演员是被自己的嗓音震聋了。托马蒂斯发现,如果你无法听到一个音符,那你也就唱不出这个音符。嗓子只能复制耳朵听到是声音。法国音乐学会(The French Academy of Music)现在称此为“托马蒂斯效应。”

“我们认为我们有关系问题、情感问题、属灵问题,“在与神的关系方面,贝特森说,“不,我们有的是听力问题。神的声音是喜乐,神的声音是治愈,神的声音是能力,神的声音是智慧,神的声音是你需要的一切。”

当人学会调节到那个声音的频率,那就开始解决数以千计、震耳欲聋漩涡中的那些负面自我交谈、批评之声、世俗文化中让人烦心的聒噪以及魔鬼的谴责。但要获得来自神之特质的启示和神对人根本的爱,听到神的声音必不可缺。

2016年7月2日,贝特森启动了名称为“诸山,挪动”("Mountains, move")的教学课程,在课程中他挑战自己的教会不要再向神谈论阻碍生活的各种大山,相反,要向诸山谈论神,向这些困难阻碍宣告神是谁。他回顾自己觉得挑战教会做出“最勇敢的祷告”的情形非常鼓舞人心,就是你祷告了100次而神还没有按照你想要方式回应的祷告。

对贝特森本人而言,他的祷告是神能治愈他的哮喘,这是他迄今为止应付了一生的问题。他3、4岁时的某天半夜,哮喘首次袭来。对他而言,肾上腺素注射和急诊室是家常便饭,有过几个月时间的重症监护的经历,还因为疾病几次 “病危”。他最难想象的事情就是要自己相信神会治愈哮喘。

但他开始对自己的哮喘说话,那就是他的大山,他讲述神和神的善。哮喘的山还是挪动了。

“四十年来,从来没有哪个40天我可以不使用吸入器的。”贝特森回忆道。

“但到今天已经有474天了,”他在接受采访时微笑满满,“我没碰过吸入器。”

为了庆祝,他做了过去从来觉得自己不会去做的事情。他在10月8日跑了芝加哥马拉松比赛。他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他说,那就是“你觉得为什么自己要花40年?”

“我得诚实。这超过了我的等级了,我难以找出。”贝特森如是说,强调想要《低语》的读者抵挡住给神下完成任务时间限定的冲动,要相信神有自己的时间安排。

“有时候那是40天,有时那是40年,不过在日期到来时,神会下达命令。”

基督徒想要寻找神,而神并不能适合左脑的那种逻辑限制,贝特森进一步解释道:“我想神以陌生、神秘的方式在做工,部分是因为在于,这是他说‘你无法限制我。’”

这就是学会聆听低语的历险,需要时间才学得会。

“部分问题在于神被许多人用误导的方式来代表,那不是真正的神。对那些处在错误立场的人而言,我很抱歉,请听我说:七种爱的语言是爱的语言。”作者在该书的最后一章中写道。

美国社会并未践行爱与真理,他坚称这些术语被错误的定义了。

“我们认为爱就是容忍,其实并非如此。我们生活的文化里,说某件是错误这做法本身就是错误的。我觉得这不对。然而与此同时,我更想要因为我们支持什么而非我们反对什么而知名。”

基督邮报问贝特森,基督徒该如何将梦想、行动融入到他写到的其他语言中,并确保那确实是神在说话,而不是痴人说梦,对许多西方世界的基督徒而言,这确实是首先浮现的想法。

“妻子与我结婚25年来,我知道她的声音,我知道她的调门,我知道她弦外之音,”他回答到,“在关系中,没有捷径可言。”

对神而言,同样如此,他引用耶稣在约翰福音10章27节中的话:“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随着时间流逝,当你在与神的关系中成长,你会学会分辨出这声音的意蕴。通常,神会用多种语言来说话。”

“你也许有一个意愿,你觉得那是自神而来的,那你最好能够区分一个自私、有罪的意愿和一个真正在神里以神为乐的意愿。”贝特森说,转引了诗篇37章4节。

如果这个念头从神而言来,他会以圣经来确认肯定,贝特森补充道,在其他情况下,他会用打开一扇门或者关闭一扇门来确认。作者要求每个基督徒听取路易斯(C.S.Lewis)的建议:“让神在与别人同在与曾经和你同在一样原汁原味。”

“换言之,我们都有独一无二的个性,神通过每个个人的个性来做工方式鲜有差异。”贝特森认为。

“太多情况下,我们把许多压力放在‘纠正问题’上,自己从未走到现场,也没有体验属灵的恩赐,因为我们实际害怕这些东西,我们害怕自己犯错误。”他说。

《低语》是一份邀请,邀请基督徒回到属灵的幼儿园里,建立起符合圣经的框架结构,读者能在毫无惧怕的情况下学会这些事情,不仅仅要学会聆听、分辨神的声音,还要确保神的声音是房间里最响亮的声音。

“当我们调整到神的波段,听到他的声音,那我们就能唱他的歌曲,人生也就与他的音调相呼应。”贝特森说。

“这可是相当美妙的交响乐。”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