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变性一年后自杀 基督徒父母反思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7年06月2日|05:02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简·玛丽格鲁吉亚(Jane Marie Georgia)的父母是基督徒,他们允许她成为杰伊·格里芬(Jay Griffin),做了一年男孩子。然而,这名接受抑郁症、焦虑和身份认同问题治疗的13岁小孩近日在阿拉巴马州特鲁斯维尔的家中自杀。

简·玛丽格鲁吉亚
(图片:脸书)
13岁的简·玛丽格鲁吉亚(Jane Marie Georgia)(左)在基督徒父母允许她作为名叫杰伊·格里芬(Jay Griffin)的男孩生活一年后,在阿拉巴马州特鲁斯维尔的家中自杀。

杰伊的父母马特和埃琳·格鲁吉亚(Matt and Erin Georgia)都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他们现在认为允许女儿变性太过草率,她读六年级前一直过着女孩的生活。

“杰伊六年级时还没有准备好告诉世界。杰伊最终没有准备好,”艾琳在接受AL.com采访时承认。 “这是非常个人化的过程,但学校一直非常注意。”

艾琳的丈夫马特表示,这对女儿来说是个艰难的过程,因为她想要晚一些回应变性问题。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和杰伊谈过这个问题,我问他,‘你想让谁知道?’”马特在采访中解释说:“他总是告诉我,他会告诉他想告诉的人。”

他们觉得在做对的事情支持女儿,并尽力确保她找到自己的“安全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在接受心理学家的辅导,”艾琳说。

她解释说,女儿也参加了小组治疗,并且见了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医生。去世之前两个月,艾琳的女儿也开始服药。

“我们会有起起落落。谁知道会有什么作用?我从没来想过这样的事,”艾琳说。 “这绝对是因为不平衡。我们还在调整药物,但需要时间。”

不过,她认为,杰伊从未对跨性别感到压力。

“这是个人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欺骗他。我考虑的是关心、接受并试图理解他的想法,”她告诉AL.com,“我们一直只是爱和接受我们的孩子,无论他是谁。我是非常直率的基督徒,信心坚定。我们只是鼓励杰伊。我会说,‘嘿,无论你想说什么,我都在这里’,我会那样处理事情。”

艾琳说,她一直在祷告要一个男孩,她曾以为女儿的变性是上帝的礼物。所以她和丈夫5月25日上午5点发现杰伊死在卧室时,他们真的很震惊。

“不要误会我,我痛苦失去了一个女儿,但我后来意识到我一生都在为有一个儿子祷告,”她解释说,“上帝用不同的方式回应了祷告。”

不过,她说脸书上形容自己“只是一个喜欢画画和晚睡的可爱男孩”的女儿并没有感到安全,尽管她获得社区支持。

“在我们社区他没有感到被认可或接纳,”艾琳说,“你确实需要安全地方,那里有盟友、倡导者和像你这样的人。那里是他们真正听到自己声音的地方。我在当地社区没有看到这样的安全空间。这是杰伊挣扎的原因之一。”

她补充说:“在这个过程中,杰伊会和我们一起去教会。教会欢迎我们,但没有安全空间,这是最大的问题。我和杰伊会去不同的教会,找到对我们而言安全的地方。我说,我们是因为经常觉得自己是局外人,因为我只是爱每一个人,但这在圣经带州似乎很难。”

美国小儿科学院(The 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去年警告说,让儿童觉得变性正常是虐待儿童,因为这被归类为精神疾病。美国小儿科学院是一家致力于儿童健康和福祉的儿科医师和其他保健专业人员的全国性组织。

“没有人出生就认识到自己是男性或女性,这种意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像所有发展过程一样,这可能会受到儿童的主观感知、人际关系和婴儿期不良经历的阻碍。那些感觉自己是‘异性’或‘两种之间’的人不构成第三性。他们在生理上仍然是男性或女性,”该组织说。

“当一个健康的男孩相信他是一个女孩,或者一个健康的女孩相信她是一个男孩,这是客观存在的心理问题,问题不是出现在身体上。这些孩子患上了性別不安症(Gender Dysphoria),原称性別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GID),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的最新版本中这被认为是精神障碍。”

“性别认同障碍的心理动力论和社会学习理论从未受到过否定,”该组织补充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