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L抗议者们是在对国旗不敬吗?

By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2017年10月16日|09:34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NFL下跪
(图片: BRIAN SPURLOCK-USA TODAY SPORTS)
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球员在纳鲁卡斯石油体育场(Lucas Oil Stadium)迎战克里夫兰布朗队比赛前演奏美国国歌时下跪,摄于在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2017年9月24日。

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说,自己的抗议的对象就是国旗。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的球员工会支持球员屈膝下跪的权利,声明抗议与旗帜无关。对于星期天(10月8日)旧金山20名队员下跪后走出印第安纳-旧金山比赛球场的副总统彭斯而言,这一切都与国旗有关。我们该如何理解呢?

上个星期天,是多少年来第一次,我带着一个孙儿去观看联盟的橄榄球比赛,球票由底特律雄狮队一位球员提供。置身此情此景,能帮助我从个人角度理解了这些抗议国歌的人对被认为是攻击国旗有何感受,即便那并非球员们的本意。

有军队的仪仗队护旗肃立。有国旗(或者许多面国旗)迎风飘扬。扩音器里有人宣布要大家起立向国歌致敬。有国歌中本身就很激动人心的歌词,我们很可能比以往更认真地聆听。在这场特别的比赛中,在半场的时候,本地一位珍珠港、二战的幸存老兵走到场地中间接受人群的鼓掌致意。

Like us on Facebook

  • 迈克尔·布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无论每个运动员本意如何,如果他们选择下跪,那确实有冒犯国旗的嫌疑。这就是我之前为何会认为,从战略角度而言,运动员是通过抗议国歌来伤害自己的目标。

他们也许并不反美。他们甚至可能来自军人家庭。不过,如果有任何球员在我出席的那场比赛中跪下,那就会在运动场中感觉格格不入,当我在家观看电视时更是如此。为什么要疏远那些你想要加入你事业的人们呢?

至于抗议是否是侮辱国旗,我们还是不要忘记发动了屈膝运动那位科林‧卡佩尼克的原话:“我不打算起立向代表压迫黑人、有色人种的国家的旗帜致敬。对我来说,这比足球更重要,如果我不这样做,那我就是自私的。大街上有尸体,人们杀人之后拿到报酬就转身而去。”

无论你是否赞同他对美国、美国对有色人种作为的评价,无论你认为他是英雄还是傻瓜,无可否认,他就是在抗议美国国旗。重复并强调一下:“我不打算起立向代表压迫黑人、有色人种的国家的旗帜致敬。”

相比之下,在达拉斯牛仔队老板杰里·琼斯(Jerry Jones)则宣布,不起立向国歌致敬的球员不能上场比赛,在此之后,国联球员协会执行主管德茂莱斯·史密斯(DeMaurice Smith)发布声明说“没有球员对我们的国家或我们的国旗不敬”。

不过,卡佩尼克的话不是与此截然相反吗?那些屈膝的球员不是在表示与他共进退吗?

我相信史密斯先生是真诚的,不过,是他能代表抗议的球员们还是卡佩尼克能代表抗议的球员们?如果那些屈膝下跪的球员们,事实上不打算对国旗不敬,那他们能发布联合声明来反驳卡佩尼克的话吗?

作为对副总统彭斯离开比赛的回应,旧金山49人队的埃里克·里德(Eric Reid)说:“就这样,这就是系统性压迫的样子。有权势的人来到比赛,发布了几条推特,然后离开了比赛,想要挫败我们的努力。”这就是“系统性压迫?”

彭斯通过推特解释说:“我离开小马队的比赛,因为美国总统和我都不会尊敬给任何不尊敬我们士兵、我们国旗、我们国歌的活动。”作为前印第安纳州的州长,他亲眼见证了被杀戮士兵遗体的回归,这些士兵的棺材覆盖着国旗。你能理解他为什么不会对我们的国旗有哪怕最轻微的不敬。

这么说来,埃里克·里德又怎么能说彭斯的行为是“系统性压迫”的例子呢?这是什么系统?这是什么压迫?如果里德想要抗议的权利,彭斯没有抗议这抗议的权利吗?像这样的声明只会伤害里德的目标本身,让一些人怀疑他到底生活在哪个世界。

如果你的回答是:“那就是关键所在。埃里克·里德和其他球员所成长的世界与麦克·彭斯所成长的世界非常不一样。”

这也许对吧,不过他的观点显然是歪曲的,他吸引注意力聚焦到所感知问题上的方法弊大于利。

所以,重申一下,我强烈鼓励球员们听听他们老板的建议——现在是听听总裁罗杰·顾戴尔(Roger Goodell)的建议,他号召球员们站起来——寻找为他们在美国任何地方发现的种族压迫、不公吸引注意力的方法。

如果成百上千的足球明星(还有教练、老板们),有黑人有白人,在我们内陆城市的道路上游行,然后发布能概述他们观点的简短演讲,你不觉得这样能够吸引到整个国家的关注吗?不必对我们的国旗不敬又能发布自己的信息,这只是办法之一而已(许许多多办法中的一个)。

归根究底,只有通过团结协作,我们才能真正让美国再度伟大。

(翻译:尤里)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麦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代东方语言学与文学博士学位,他有25本著作,他也主持全国联播、每日广播脱口秀等节目。可在他的脸书AskDrBrown或是推特@drmichaellbrown上查看他的消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