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基督徒领袖对话:伤痛、COVID-19、福传

基督徒领袖对话:伤痛、COVID-19、福传

(图片: Q Conference)
(图片: Q Conference)

上周,许多著名的基督徒牧师、思想领袖和作家齐聚一堂,参加 “Q 2020线上峰会”(Q 2020 Virtual Summit)。

4月22-23日举行的Q 2020线上峰会,包括来自陈恩藩(Francis Chan)、普里西拉·夏勒(Priscilla Shirer)、蒂姆·凯勒(Tim Keller)、比尔·约翰逊(Bill Johnson)等人的教育讲座。

该年度活动由里昂夫妇于2007年创办,旨在培养基督徒领袖从基督教世界观出发参与文化建设。

加布·里昂(Gabe Lyons)说,“我们试图尽可能理解当前文化,而要这样做,我们需要依靠圣灵的引导……圣灵的大能对我们的理解至关重要。这就是我们作为基督徒与世上其他不信、不明白之人的区别。我们有耳朵可听,有眼可看。”

“我希望我们都能以谦卑的姿态对待这一切,”他补充说。“以一种我们不全知道的姿态,我们不全都知道,但我们确实知道神祂了解和知道未来,我们仰望祂。”

以下是今年Q 2020线上峰会上几位演讲者的分享。

普里西拉·夏勒谈到信徒在低谷中的坚韧

夏勒是著名牧师托尼·埃文斯(Tony Evans)的女儿,也是专注于解释性教导圣经的“Going Beyond”事工创始人。她透露,她的家庭经历了艰难的一年,七名家庭成员——包括妈妈——相继去世。今年早些时候,夏勒因为疾病需,不得不接受肺部手术。

“这是一场巨大的飓风,”她说。“所以我们现在正在进行情感的恢复,缓慢但在恢复中,对我自己来说也包括身体的康复。”

夏勒说,在痛苦中,她感到“询问上帝但不质疑上帝”的自由。

“我们可以向上帝提出我们的问题,把我们的脆弱带到祂面前。我们能如此做却不质疑祂的品格,”这位参演《战胜自我》女演员说。“我相信上帝的良善。我相信祂对我的生活和我的家庭有计划和目的。我关于祂所相信的一切——在我们失去这七位亲人之后——没有改变。祂并没有因为我处在在低谷而有所改变。事实上,我现在比以前更能体验到他的良善。”

“一旦我发现自己步入那种质疑上帝的良善,或者上帝是否爱我,或者上帝是否在掌管察看的范畴,那时候我就停下来然后说:'那不是我们要做的,我们知道上帝所是,祂在我的生命中,祂在我家人的生活中,我们要坚定地站在这一点上,因为那是我们得救的盼望。”

夏勒说,西方的基督徒常常祈求上帝带走他们的苦难,而不是祈求:“主啊,当我受苦时,求你仍使我有忠心。”

“这就是得胜的定义,”她说。“我陷入挣扎之中,我在苦难之中,我在痛苦之中。泪水从我眼眶流下。但因为我知道我属于谁,也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故事的结局……我仍然可以勇敢的生活,拥有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我知道死亡真实存在,但死亡已经失去了刺痛,它不会控制我,它不会让我焦虑,不会让我恐惧。我知道我的生命和我所爱之人的生命都在祂手中。”

“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受苦。这只是意味着,当我经历苦难时,我祷告,‘主啊,当我受苦时,求你仍使我有忠心,帮助我更多地得胜,因为我知道你的同在,也知道你的灵在加添给我力量。’”

尼克·霍尔谈COVID-19如何在青少年中掀起传福音热潮

尼克·霍尔是一名布道家,也是青少年事工Pulse创始人。霍尔指出,由于智能手机和其他形式技术的兴起,年轻人已经习惯远离社交“大约十年了”。

霍尔透露,Pulse的数字门徒培训平台 “Move Closer ”,在过去两周内的下载量超过1万次。他补充说,“从线上层面来说,我们在过去两周内接触到的人比我们过去15年的总和还要多。”

“我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饥渴,”他继续说。“这周末在俄罗斯和东欧,我们看到1.7万人决志信主。在圣周的前一周,有10万多来自印度、非洲地区的人参加我们的线上外展活动。”

蒂姆·凯勒谈到以新方式教授儿童基督教教义的重要性

在与Q会议主持人加布·里昂的对话中,救赎主长老教会的前主任牧师、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联合创始人凯勒谈到,现在的年轻人正在被社交媒体 “教导”。

“我们现在对孩子们听到的内容没有那么多的控制权,”凯勒说。“社交媒体把那些问答——做自己意味着什么,自由是什么意思,快乐是什么——教给孩子。因此,基本上,他们正在接受慕课教育,如果你只是带他们去教堂上主日学,或者去青年团契,那些和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得到的东西比起来根本不足为道。”

根据凯勒的说法,我们周围的文化越是后基督教和反基督教,像改革宗古老的《海德堡要理问答》、《威敏斯特小要理问答》古老的教义问答书那样呈现信息就越难对抗现代社会的异端和错误的信仰方式。

“现在我们所有的教义问答书和圣经教义,实际上……只是在那……但你没有把它们和我刚才描述的那些提问连接起来,所以你没有把它们种进孩子的生活里,”他解释说。

“换句话说,当耶稣说,你必须丧失自己才能找到自己,你必须背起你的十字架跟从我——这直接违背了文化对身份的叙述。这应该是我们做教义的核心,但现实却不是这样。换句话说,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帮助孩子们分析文化。我们给他们的是这种抽象的教义,是三四百年前制定的。”

这位《新城要理问答》作者澄清说,他 “不是改变教义因为 “圣经就是圣经”。

“教义都是一样的,但你呈现它的方式必须改变,”凯勒强调说。“否则,我们没有真正地把基督教文化灌输给孩子们,并没有把他们培养成基督徒。”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