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伯纳德:如何应对教会内的种族主义

伯纳德:如何应对教会内的种族主义

艾尔·伯纳德(A.R. Bernard)是基督文化中心(Christian Cultural Center)主任牧师。

纽约市著名大型教会牧师艾尔·伯纳德(A.R. Bernard)就如何打击教会和更大社会范围内的不公正现象提出解决方案。

这位基督文化中心(Christian Cultural Center)主任牧师与基督邮报进行交流,深入探讨了美国种族主义的历史,以及它如何影响西方教会。

“有一些人不想看历史。他们说,'好吧,我们能不能就从这里开始?但你看,如果你不了解昨天,你就会对今天感到困惑,明天你就会重复过去。”伯纳德说。

他说,种族主义 “是人类的社会构造”,“可以追溯到600年前的欧洲帝国主义”。他指出,在美国,奴隶制是一种经济制度,“为建立一个以白人权力精英为首的阶级制度,种族化是必要的”。

“我明白,当你的经济体系是建立在强迫劳动的奴隶制上,当这一切都被废除,那影响是毁灭性的。而这正是南方的主要问题。他们试图通过其他手段维护奴隶制,所以重新组建了三K党等组织,让非裔难以过渡到美国社会。”他解释说,并列举了吉姆·克劳法和流浪法。

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请看下文),伯纳德还讨论了黑人生命重要运动,白人的优越感和阶级主义,白人福音派的角色,以及在种族问题上他们如何解释圣经。

“从保守主义发展出来的福音派团体,他们认同世界末日的愿景,拒绝进步的社会改革,他们发展了一种种族隔离的解释学并在这个国家得到加强,”他解释说。“所以,如果你有一个种族隔离的解释学,这意味着你有一个观点,认为上帝认可种族分离和征服你认为次等的人。”

这位66岁的牧师在2018年被评为纽约布鲁克林最有影响力的50人之一,他进一步指出了他所认为的 “罪论的不足之处”,许多福音派信徒认为 “罪只在个人身上”,让这个人 “得救”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罪表现在个人身上,但也表现在社会制度、结构、准则、政策、法律上,这些都要改变。”他强调。“所以,如果我们只在个人身上,而不在社会制度和结构上处理罪的问题,那么当这个人得救后会发生什么?社会没有改变。”

虽然需要很多改变,但他认为现在和60年代至少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后,白人牧师一直在给他打电话,表示同情,并询问他们能做些什么。

他鼓励目前在进行的对话,但建议牧师们在说话之前了解情况。

“我想对我的白人兄弟姐妹说,发出你的声音,使用你的平台,发挥你的影响力。但首先要了解情况,变得聪明,与明智的人交谈,阅读,了解历史,不要从白人特权聚集的地方了解信息,”他说。

“我看到一些白人牧师召集进行对话,我问道:'好吧,他们哪来的资格进行这种对话?然后在对话中出现的情况表明,他们没有资格进行这种对话。这又引出了白人的特权:‘就像我可以有这样的对话。’不!我认为,我们需要学会倾听,在这个时期要静下心来倾听和学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伯纳德还说,不要贬低祷告的重要性。

“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权势在运作,它们正在影响、告知和塑造人和机构及政府,使他们走向欺骗、混乱、不公。祷告是大有功效的,因为祷告可以改变气氛,我们决不能,决不能低估气氛的力量,因为气氛可以为奇迹的发生创造环境。所以要祷告,不要轻忽祷告。”

伯纳德给出一些其他教会可以参与的方式。

“倡导——有一些政策、有一些制度、有一些法律条文加强了歧视、边缘化和权利剥夺。倡导反对这些政策,倡导带来公平、正义、消除歧视、边缘化、剥夺权利的政策。”

“行动——这就是你要发声的地方,你要有声音,你要发声去破坏现状,因为除非现状变得如此不堪,如此不方便,否则人们不会去寻找改变。所以,现状是如此不方便,改变才是唯一的选择。也许你被召唤去抗议。这就是你发挥你组织的天赋,把人们聚集在一个问题周围,协调公民集会,你知道,和平的、非暴力的行动是为了表达你对社会制度和结构的反击。”

“召集——也许你被召唤去召集。也许你有一个平台,你可以邀请其他的人来谈论这个问题,邀请知情者来谈论这个问题。也许你愿意借你的平台来对话。”

“发展——替换那些破碎的系统,替换那些法规,带来公平,经济发展。你有这个能力。我和摩根大通和他们的高管通电话,他们在问:‘我们能做什么?我们怎样才能参与到这个对话中来?’”。

“你要知道自己的道路,不是每个人都被召唤去做这些事。也许一个人被呼召去祷告,另一个人被呼召去促进发展,另一个人被呼召去宣传……了解你的恩赐、才能和能力是否能胜任,然后去做。”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