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国际 |
土耳其基督徒新冠疫情中成为“替罪羊”

土耳其基督徒新冠疫情中成为“替罪羊”

2015年4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Surp Asdvadzadzin教堂举行弥撒,纪念在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时期遭屠杀的亚美尼亚人。 | (图片:Reuters/Murad Sezer)

据一家主要的基督教卫星电视台报告,土耳其教会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受到的攻击激增,因为一些人将危机和其他社会困境归咎于基督徒。

在中东及北非地区以卫星播放基督教节目的SAT-7警告说,由于“冠状病毒引发的愤怒”导致了 “恐惧[和]仇恨气氛”,愤怒的人袭击教堂,包括企图纵火和拆除十字架。

截至周四,土耳其已经有至少19.1万新冠确诊病例和5000例相关死亡病例。早在疫情发生前,土耳其就陷入经济困境,失业率不断上升,而冠状病毒相关的经济困难使这一问题更加严重。

SAT-7在本周向媒体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警告说,一些土耳其人“寻找替罪羊来发泄他们的愤怒”,这使得 “基督徒和其他少数群体成为抗议的目标”。

“我们亲身体会到仇恨气氛对土耳其和暴露其中的教会产生的破坏性影响,”土耳其SAT-7主持人塞内姆·埃克纳说。“我们的目标是以反映基督生命的方式来对抗这种情况”。

5月初,有人试图在伊斯坦布尔的Dznunt Surp Asdvadzadzin亚美尼亚教堂的前门放火,好在教会没有人员受伤,大门也没有受到结构性破坏。

教会领导层报警,并被告知当局将尽一切努力抓到肇事者。总部设在亚美尼亚的News.am报道说,一名嫌疑人已被抓获。

本周,一名叫塞林的土耳其公民被判处5年零4个月的监禁,他被拍到在5月23日打破伊斯坦布尔Surp Krikor Lusavoriç亚美尼亚教堂大门上的一个十字架。

据《Middle East Monitor》报道,塞林告诉调查人员,他 “那天只是很生气“,并没有 “计划或打算破坏教堂”,并补充说,他尊重 “所有宗教”。塞林被控以 “破坏礼拜场所和墓地”罪名。

SAT-7是唯一一个每天用土耳其语广播的基督教网络。它试图利用自己的平台来传达这样一个观点:基督徒不是威胁,并鼓励当地基督徒通过 “践行爱和信心,走和平之路 ”来应对袭击。

“疫情在土耳其造成了恐惧和挫折,基督徒有时被指责为是问题的根源,”SAT-7主席罗杰斯在一份声明中说。

根据非政府组织国际基督徒关怀差会(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 简称ICC)的说法,土耳其的亚美尼亚教会时常遭到破坏和损坏。该组织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警告说,袭击教堂和基督徒的人经常 “逍遥法外”。

“土耳其的媒体有时也助长这类事情的发生,”总部设在美国的倡导组织ICC认为。“土耳其的媒体大多是国营的,它经常发布针对基督徒、犹太人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的仇恨言论。这些仇恨言论事件往往与迫害事件的增加有关。”

ICC在5月报道,土耳其杂志《Gercek Hayat》发表了一个176页的特刊,指称包括关键宗教少数派领导人参与恐怖运动,并指责他们在2016年发动政变企图推翻埃尔多安政府。

据国际刑事法院称,宗教领袖谴责了这些指控,并警告说这可能会煽动攻击和亵渎。

美国传教士安德鲁·布伦森也受到了类似的指控,他在土耳其被监禁两年,在2018年10月被允许返回美国家中。

卡内基国际事务伦理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剑桥大学宗教与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助理亚历山大·戈拉赫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警告说,“基督徒越来越成为安卡拉的替罪羊”,甚至在有关叙利亚和利比亚的问题上也是如此。

“土耳其基督徒被边缘化对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来说并不陌生:他一直忙于将他的世俗共和国重组为奥斯曼主义和伊斯兰教的混合体,”戈拉赫表示。

根据总部设在美国的敞开的门的数据,土耳其是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之一,在基督教受迫害方面,土耳其在守望名单上排在36名。

敞开的门在一个关于土耳其的在线事实页中指出,媒体对那里的基督徒的报道 “非常有偏见”,导致歧视。

“那些来自少数群体的人,如希腊东正教、亚美尼亚和叙利亚基督徒,在工作场所受到歧视,特别是在雇主与政府有联系的地方,”敞开的门警告说: “宗教归属会记录在身份证上,所以基督徒申请者很容易受到歧视。”

最受欢迎

更多国际新闻